《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20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我不说话,师父开口问张师父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跑这么远。而且你们现在都很少走尸,怎么突然又干起这个行当了?听到走尸这个词的时候,我瞬间感觉有点明白了,也许是心里作用,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发麻,也知道他们说的我胆子大是什么原因了,原来在我身后半米处,那个躺在躺椅上面的人,是一个死人。。。。。。而且还黑衣黑面沙。
  那个时候的我虽然见过灵神,也见过棺材里面出殡的逝者,但是棺材外面的死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处于英叔僵尸片的感染。我是真的担心后面那具尸体会突然尸变。我离的最近,那第一个要掐死的肯定是我。想到这里。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而且手是放在桌子下面的。过于紧张的我,在站起来的一瞬间,手直接砸到了桌子下面,疼的我就想哇哇叫。
  这个时候,周大哥还是不成熟的终于笑出了声来。张师父也笑着看着我,只有师父一脸严肃的盯着我,似乎我给他丢人了。我知道师父的意思,冷静下来想了想,至少不能丢人。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又扭扭捏捏的坐了下去,显得我并不害怕。然后回头瞄了瞄身后躺椅上的那位老板,煤油灯火苗一闪一闪的。照的那位老板的两只脚底板映射在墙上的影子忽隐忽现,就感觉他的脚一直在动一样。

  看到这个情景。我又有点要跑的冲动,但是为了证明我真的是有点胆量的,我还是强行定了定身型,然后趴在桌子上面,一副要认真听他们讲事情的姿态。其实他们看不到,桌子下面我那双因为害怕而以极快速度发抖的大长腿。
  师父和张师父看到这个情形也乐了,然后张师父开口说道:这次的老板是个熟人,也是我们行内的,说起来比我还高一辈。

  听到这里我又不淡定了,我知道我们行内的前辈们离世之后,如果化灵也很厉害,要是恶道灵要作恶的话,分分钟要把我弄成白痴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一层关系,我赶紧低调的离开了那个位置,绕到对面张师父那边,无耻的把周大哥往凳子那边挤了一下,坐在了他和他师父中间和他同一张凳子上面。然后挤出一个笑容,又一副要认真听讲的模样。周大哥也笑了笑,然后直接把位置让给了我,他淡然的走到我原来的那个位置上坐了下去,顿时我觉得他好酷。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之后,就开始认真的听师父和张师父的谈话内容。
  张师父说:这个老板也是个赶尸人,干这一行即使年了。但是现在社会已经基本没有人需要用脚走尸,。所以基本上也绝了这门手艺。但是他生前很热爱他的职业,也觉得这是对落叶归根一种最好的表现形式。
  他觉得人在异乡离世之后,如果能一步一步归根。是对家乡的一种莫大尊重。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最好的交待。更加算是给他从业的这几十年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能让他死而无憾。
  张师父说了这段话之后,我们都沉默了。
  是啊,人活一辈子,能做到对一种职业兢兢业业几十年,死后还能为了这一职业给自己画上句点的人还有多少?而且这种职业还是付出最多,得到最少。还会被人误解看不起的职业,他们一步一个脚印的成全别人落叶归根,磨破了多少千层底,留下了多少汗水,耽误了多少正常睡眠?
  再想想我和师父,不知道真的等到需要别人做科仪来超度我们自己的灵魂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有勇气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
  做了一辈子别人眼中的神棍,是否真的能在离开的时候,敢于为自己的职业正名,敢于面对被我们亲手送走过的那些灵和处理过的那些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很佩服躺在躺椅上的那位老前辈,敢于用生命来热爱自己的职业,敢于用灵魂来捍卫自己的职业,敢于用**来感受自己的职业
  而我,除了敢于在别人怀疑的目光和诋毁的语言下去做自己觉得很正义的事情,我真的敢用一辈子的瞬间去捍卫我的职业吗?显然我是没有这个勇气的。。。。。
  师父显然也感触很深,沉默了一下,没有说,只是看了看躺在躺椅上的那位前辈,然后问张师父前辈是不是已经超度好了?
  张师父说:没有,所以特意绕了点路来找你一趟。这也是老前辈的意思,他说要找个比较德高望重的送魂师父送他上路,显然在张师父认识的送魂师父当中,师父是排的上号的。
  师父赶忙站起来,对着躺椅上的前辈鞠了一躬说:非常荣幸前辈能看的起我们这些道士,您放心,我们会用最有意义的方式,送您上路的。
  我赶紧也站起来,对着躺在躺椅上的前辈鞠了三个躬。然后和师父说,我回寺里拿东西,师父点了点头说:你去吧,记得多拿点纸钱和贡品,我们给前辈好好做场超度法事。
  我转身出了门,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寺里。拿了师父出活的包,然后把他房间里面所有的纸钱和纸衣服鞋子什么的都装进了口袋里面,还问寺里的老爷爷要了一些糍粑和香烛。最后火急火燎的下了山,赶到了那个土砖屋里面。
  天色已经黑了,当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中间的那张八仙桌给移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条长凳上面架着一块门板。门板上面铺了一张白布,白布上面铺了一张凉席,那个八仙桌上面,点了两个红蜡烛。屋子里面光线昏暗,随着红蜡烛跳跃的火光,再加上屋子里面的摆设,和旁边的那具老前辈的遗体,在一般人看来,显得特别的恐怖,但是我们四人看来,这是很严肃的场面,甚至是神圣的。。。

  喔。不对,不是四个人,是五个人。此时此刻,那位老前辈也和我们呆在一间屋子里面,我不禁对我刚才的失态感到愧疚,只希望我的那些失态,不要玷污了这一场来自心灵深处的洗涤法事。
  师父对张师父说:我们先喊老前辈出来,一起给他送个行,这样成吗?
  张师父说:前辈也是这个意思,而且前辈也想亲自看看,自己被走尸,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师父说:那行,我们今天就避开那些忌讳,我们互相给对方看看自己本事。也让前辈认识认识我们恰灵。。。。。。

  师父说完满脸自豪。就开始起阵,做法,喊魂。
  正当师父正准备开始喊魂的时候,张师父突然拦住了师父,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也包括周大哥。张师父想来也是性情中人,他说:老大哥,既然你说为了这个前辈互相避开那些忌讳,让大家看看真本事。那么我想你比我年长几岁,这种事情还是让我先来。
  张师父这么说,我顿时也听明白了。原来这种泄露本行本事的事情,本来就属于门派大忌
  但是师父和张师父的做法让我瞬间明白了他们对眼前躺在躺椅上的老前辈是有多尊重,为了合力给他做一场法事,既然能够不顾忌行规。

  有的时候想想,所谓规定,也并不是不能打破的。所以在我当初写文的时候,是这件事情给了我极大的勇气。尽管有些道友在质疑我,甚至用言语来威胁我,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只说故事,没透露太多细节,让大家明白一些事情,有什么因果孽障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