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15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想等了,拿起东西和钥匙,就准备去里面看看,就当我踏出集装箱房的时候,那里面传来了他们说的动静,但是没有我相信的那面夸张,就是一个金属敲敲打打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比较尖锐所以也听得清楚。至于哭喊声,我确实没听到。我心里一激动,赶紧朝那个新厂房的门口跑了过去!
  听到响声后我慢慢的朝着那个门走了过去,我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想听听里面动静是出自一个人或者一个灵神的手里还是多个。那个新厂房的门是一扇大铁门,不锈钢的,我把手电关了,慢慢的凑了过去,在距离门十公分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之所以没有选择把耳朵贴在门上面听是因为我知道,如果他或者它突然猛敲门我怕我耳朵受不了。
  我定了定身子,让我奇怪的事,我越靠近那个门,厂房里面的声音就越小,总是保持在我能听见但是听不清的分贝,听了两分钟我有点按捺不住了,我慢慢把头凑到门上面,因为金属是传播声音很好媒介,可是当我凑上去的时候,声音确实清楚很多,听起来像是一个动静,而且有轻微的哭喊声,确切的来说不是哭喊声,而是哀叹声,唉声叹气的那种。
  正当我确定了声源想要把耳朵移开准备去窗户看看的时候,门"砰"的一声。真的是把我吓得辣条都吃到鼻子里面去了,那不是用手拍打门的声音,而像是用什么铁棍从远处丢砸到门上的声音,所以声音特别尖锐。即使我有心理准备,但是也抗不住这高分贝的轰炸,我赶紧下意识的离开那个门,跑回那个集装箱房。看到刘哥还在睡觉,并没有被声音吵醒。我一边揉耳朵一边想,我已经90%确定是灵神在作怪了

  据我所知,灵神还没有这么玩的,还会拿东西砸门的灵神我是第一次见。心里默默的嘀咕了一句,你们大城市的灵神真会玩。但是俗话说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个灵神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据我所知,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就是怨气达到一定的程度,而且在极阴之地待的时间到达一定年限。
  第二就是这个灵神是被人控制的。也就是受人指使!
  我又立刻用灵活的脑瓜排除了第一种可能性,首先这个地方开阔,四周平坦,无河无桥,连榕树槐树这种聚阴的植物都没有,十字路口是有,但是这一片地区人气很旺,所以并不聚阴。如果说有个年久的怨灵在这里出现,我是不会相信的,那么这么一想,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想到这里我就越发觉得我这次玩的有点大了。首先,如果是被控制的灵神是没有自己的主观意识的,就是送也送不走。如果说一定要处理,只能打散,这一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做的。其次,控制灵魂出来作恶的那个人,姑且不说他心地如何,但是道行至少比我高,应该是个前辈级别的人物,我不一定惹得起。再次,这个灵神好似能感应到我和他们不一样,动静并没有脑到前几天那么大,也就是说,这个灵神好像也不简单。

  越想越觉得有点虚,本想推了这个业务星夜赶回广州算了,但是又觉得不妥,既然叫我碰上了,而我又是做这个的,也算是我的一个劫,既然我选择了过来这里,那我现在就没得选择,逃避无用,只能去面对,而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又拿着包裹朝着那个新厂房走去,这次我左手拿着罗盘,右手拿着一个强光手电,没有走门,直接走到旁边那个窗户,想照照里面看,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看它是不是想让我看到。灵神的思维很简单,如果故意要吓你就不会躲躲藏藏,如果不想吓你,你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我先看了看罗盘的反应,有点微弱,说明灵神有,但是离我很远,我赶紧拿出手电朝里面照了去,果然在十来米处对面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个惨白脸色的灵神,和他们说的一样,但是由于距离太远,我并没有看到眼角的血痕,而且它也直愣愣的看着我,一副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的样子,想吓我,却知道我并不怕他。
  就这样我们对望着,我用手电照着它,它没有手电,所以只能看着我,所以在气势上我是不输它的,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有一个误区,觉得灵神的眼睛用手电照着会发光,或者反光很厉害,但是事实上,灵神的眼睛不单不会发光而且不会有任何反光,所以看到一些灵异图片的话,如果那个鬼的眼睛是有高光的,那必然是PS的。
  言归正传,虽然我在气势上不输它,但是它是有靠山的,我除了车上有几个靠枕,其他啥都没。所以我的姿态是很低的。就那么相互对望了几分钟,实在无聊,感觉这么下去也不会擦出什么火花,我赶紧喊了一句,你等我一下啊,然后掏出大门的钥匙,走过去打开了大门,就冲了进去,走到它之前站的那个角落之后,却发现它已经战略性撤退了。我拿出罗盘仔细看了看,嗯,又离我远远的了,但是没有出这个厂房。居然在和我玩躲猫猫,但是大晚上的,我并没有兴致玩这个,既然你躲我,我就去掀了你的供奉台。

  说是供奉台,其实只是一个小供奉阵,要控制灵神在一个地方作恶,首先在作恶的附近要摆好阵,然后家里也要起个阵台,而且家里不能里作恶地点太远,否则也很难控制,而且是有时间限制。一般都是一炷香或者三炷香的时间。这些偏门的法门我只是大概了解过,具体怎么操作我还真不清楚,我也不想清楚。
  我在厂房里面找了一圈没找到,就有点纳闷。突然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骂猪脑子,这里面一直是锁门的,摆阵的人怎么进的来呢,肯定是在外围嘛!我赶紧又跑到外面,找到了墙边的一堆木板,下面确实有个小阵法,阵法的东西很简单,但是作用却不小。
  一个小小的香炉还有几块镜子等等,香炉里面有个小红布包,红布里面是猫骨,冥币,等等。。。。。。这些细节就不透露了。

  本来我以为只要破坏了这些,就能解开灵神的束缚,我就能用常规的手段制住他然后送走它。但是事实上,我想的太天真了,在我正要去碰那些东西的时候,突然看到我放在地上的罗盘疯狂的抖动,我心里一凉,还没来得及拿出符咒打出手决,就感觉背后一凉,好似被个人压了上来一样,而且当时我还是蹲在地上的。它这么一搞,顿时把我推倒在地。。。。。
  我想过它也许攻击性很强,但是没想到它攻击力那么强,我已经暗自后悔当初把师傅亲自给我加持的护身符送给那个谁了,也许是我太自负了。而自负和犯二一样,迟早是要付出代价的。当我被压倒在地上的时候,那种感觉很难受。动也动不了,类似于鬼压床,但是它只是把我压倒,并没有下一步动作,也许这也是它的极限了。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神智有点模糊的时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念起了攻击性很强的驱鬼咒。这咒语是不能轻易念的,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我也算是慌不择路了,等身体稍稍能动的时候,我一脚踢开了那个香炉,而且还打碎了一面镜子希望这样能把这个灵神的束缚给解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