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14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刘哥通完电话,我大概分析了一下这个事情,姑且不说是不是人为的。主要是他说的灵神出现的方式有点暴力了,我心里也没底,如果是灵神作怪,我感觉我不一定搞得定,如果说是人为的话,那我更加搞不定了,毕竟打架不是我的强项更不是我的爱好,但是让我纠结的是刘哥他老板说的那句,钱的事好说。。。。。。
  大家不要说我势利俗气,不管做哪一行,都需要谋生计,谋生计就需要钱,我没有其他工作,和大多数人比起来,甚至算是没有稳定的收入。虽然这行酬金高,但是也不是那么稳定。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付出就有权利得到回报。在这一点上,我问心无愧。
  事实上,大多数城市里面生活的行内人也都是量利而行,并没有那么多免费的义务劳动。因为大家都需要生存,当然农村里面的相对来说利益看的并不是那么重,有些隐居的高人已经不看利益了,这个我也不多说了,我怕被行内人围攻。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当然我也不例外。考虑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去一趟,不管接不接这个活,我总是要去看看再说。万一只是一起普通的灵神事件呢?还能赚一笔,何乐不为!而且深圳离广州也不远。

  考虑清楚之后,我给刘哥去了个电话,我说我先去看看再说,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过来,他满口答应,好像松了一口气。当时是下午三点多,我想我要赶紧了。因为不管是开车还是坐高铁,我都能在晚饭前赶到,这样还能去那边找找当地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挂了电话,我收拾好了东西就出门了,本来想去坐高铁,但是想起南站那高额的停车费,还是咬咬牙直接开车过去了,而且虽然高铁快,但是有个车,在那边也方便一些。

  到了宝安的时候,才六点多七点不到,确实是饿了,也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刘哥,先去附近找了间小饭店,我不是那种看环境吃饭的人,因为我相信地道的美食总是藏在巷子里面的。而且喜欢那种农家乐或者城中村里面那些人气高的店,人越多越好。然而并没有让我找到满意的美食,而且时间不等人。草草的吃了个比较偏爱的木桶饭对付了一下,就给刘哥打电话,问他们工厂的地址,他发给我之后,我直接找了过去。。。。。。

  到了他们厂门口的时候,他已经和另外一个老乡在门口等了,工厂算是个比较新的工厂
  还算比较干净整洁,那个老乡也是我们那个镇的,但是我并不认识。互相寒暄了几句之后,他就直接领我去到了他们老板的办公室,办公室有两个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油光满面的,有一股暴发户的感觉,我忍不住想去看他的面相来分析他,但是这样是不礼貌的。
  经过刘哥简单的介绍之后,我们也算熟悉了。那个老板姓张,听口音好像是福建那边的。我也没有多问,另外一个是第一天晚上在新工厂守夜的工人。

  聊了一会儿之后,我开门见山。我问张老板:你们起地基的时候有没有挖到棺材或者尸骨什么的。
  他说没有,如果有的话他肯定知道。
  我说那施工过程中,有没有工人发生意外?也得到他一个否认的答案。
  我又问到,那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会不会是什么人恶作剧。他想了一会儿说道:也。。。。没有吧?
  听到他这个回答,我就有点疑惑了。其实按道理来说,开厂开到这么大,要说没有得罪什么人,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很多事情都见不得光,他也不会给我分享这些事情。我要的只是他的一个反应,但是他的反应给我反馈的信息就是他有一件事情可以和我说,但是又在犹豫,而且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应该和新起的厂房有关系。
  既然他不说,我也不好追问。我得自己去寻找答案,这也是我的责任。我说:那好吧,晚上我去守夜看看,如果张老板你不放心里面的设备的话。

  你可以找个人和我一起去守夜,他也确实有点不放心,问了问在场的其他三个人。最后还是刘哥选择和我一起去守夜因为我是他介绍来的,我并没有因为他对我的怀疑而有什么想法,如果我是他,我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年轻帅气的牛鼻子老道。
  聊完出来之后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工厂里面失去了白天的喧嚣,除了寥寥几个人在里面走之外,剩下的就是并不明亮的稀稀拉拉的几盏路灯,我和刘哥走到了那个新厂房的临时的集装箱房里面,找了个凳子坐下之后,刘哥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抓鬼。我说不管是人是鬼,晚上11点以后再开始,或者等里面有动静了再说。
  东拉西扯了几句发现我们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我问刘哥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宵夜摊,我们去撸几串烧烤。
  他说有,我说:走,我们先去填饱肚子。因为这一天,我吃的东西确实不多。
  他说等他一会儿,他去把车骑过来。

  我问他有没有新厂房的钥匙,
  他说有个主管拿着钥匙但是已经下班回家了,不过老板哪里有个备用的,我说那你顺便去找一下你老板,把钥匙拿过来。
  趁着他去骑车的空隙,我拿着手电走近那个新起的厂房。四周转了一下,除了周围没有灯显得很黑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我还凑在窗户边往里面照了照,里面有一些设备,都是新的,也许还不完善,里面显得比较空旷。杂物也比较多,但是并没有发现他们说的动静,也没有发现什么吓人的东西,当我还想拿罗盘再找一圈的时候,刘哥骑着一辆摩托车过来了,我赶紧收起罗盘,上了他的摩托车。

  就这样,他带着我,还带着钱。就去了一个宵夜摊,撸了N串烧烤和喝了一煲砂锅粥。刘哥还独子搞了半瓶白酒和两瓶啤酒,我知道他是为了壮胆。吃饱喝足之后,已经快十点半了。
  我说走吧,我该干活了。然后我带着他,他带着醉意。骑着他的摩托车又回到了那个集装箱房,到了地方之后他就开始嚷嚷着要去抓鬼了,我知道他是喝醉了。和很多不能喝却能吹牛的人一样:一瓶的量,一箱的心。
  看着他说胡话,我也有些无语,他在凳子上边抽烟边叫嚷,各种不满,各种话唠。相信大家应该都有体会,和喝醉酒的人聊天是一件很辛苦的差事。我也不接他话,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在哪里自言自语,我开始准备晚上可能会用到的东西,过了没几分钟,他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本想把他扶到床上休息,但是我怕把他弄醒了等下又给我添麻烦,所以我也没有管他,他这样也挺好。
  看了看时间,快到子时了。但是还是没有出现他们说的那种动静,难道是有所察觉了?然而我并没有着急去拿罗盘找,因为我听他们说的玄乎,那里面敲敲打打的动静和哭喊声,我也想亲自验证一下,我想看看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所以我下定决心,等到十二点,如果没有动静。我再去看看。
  摸出了刘哥拿的新厂房的钥匙,我就开始等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我也一直在考虑,如果真的是碰到凶的灵神我该怎么去应付。想了很多种可能和应对方法之后,时间慢慢的接近了12点,然而还没有任何动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