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4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父说,走,我们去那个池塘边看看!
  那个男主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领着我们向池塘那边走了过去。因为那个时候虽然是白天,但是也是傍晚了,天色渐渐变暗。我们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到了那个池塘边,但是那个池塘的水已经差不多被放干了,师父问是怎么回事,男主人说道,由于那天晚上他放了很多水,里面鱼又很多,所以承包池塘的人就干脆把里面的鱼都捞出来了,水也基本都放干了!
  师父点了点头说道,那先回去吃完饭,只有等子时再过来了。我明白师父的意思,因为水已经没有了钓魂钓不了了,他这是准备要等到子时强行喊魂了。
  晚餐是丰盛的,茶油炒的鸭子特别好吃,但是享用的时间也是短暂的,百般无聊的等到了子时之后,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师父也停下了和男主人的交谈,起身说道,该去办正事了,然后问男主人要不要一起去,男主人咬了咬牙,仗义的说道,那我一起去吧,他小儿子也想跟来,但是被他阻止了。就这样,我们三个人拿着两个手电筒就出发去了池塘边,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师父先照了个水碗,找到水鬼的大概位置。

  那是一个杂草比较茂密的地方,在一颗枣子树底下,背阳。然后师父叫我们后退,他自己开始喊魂。步骤和手法我就不透露了,总之在我看来是熟练无比,行云流水的,
  男主人也是一副看热闹的架势,因为他看不懂,所以也只是死死的盯着,过了大概几分钟。师父的身体都有点颤抖了,好像体力透支的样子,正在我想前去扶他的时候,师父突然停止了动作,然后右手指了指那一堆杂草中。我拿着手电照过去。赫然发现一个人形,但是四肢却异常粗壮的物体趴在杂草丛中,而且皮肤也泛着青色,头对着我们,面色却泛白。就是被水泡了很久的那种白。
  说实话,第一次见水鬼,长得确实超出了我的认知,虽然我并不害怕,但是胃里还是一阵翻滚…………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水鬼被喊出来都是这种形态,但是那种状态的灵神是我不能接受的,所以导致我从来不去接水鬼的活,即使我水性极好,被人称为浪里小白龙。我知道你们看到这句话又准备拿起手中的西瓜刀,但是还是放下吧,你们根本砍不到我。
  日期:2018-02-21 12:28:23
  言归正传,在我看到水鬼的同时,男主人也看到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他并没有很害怕,而是跟着师父一起走了过去,我也强压着翻滚的胃走围了过去。
  师父开口问道,你仔细看看,然后仔细想想,他是不是你刚才说的四年前犁完田发病失足掉到池塘里面淹死的人。男主人盯仔细看了一下说道:"嗯,没错,除了手和脚稍微大了点之外,样子还是没有太多变化。就是那个"

  师父点了下头,然后我问师父,它怎么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师父说首先离开了水,它就很弱了,而且我也打了符,定住了它。
  然后我说,现在是不是要送魂了?
  师父点了点头。然后问了男主人这个灵神坟墓的方位。得到方位后,师父就站在灵神的身后,朝着坟墓的方位开始送魂。手法很怪,和平时送魂的手法大不相同。然而我并没有想要去现场学的心思。第一是因为师父的手法太快我记不住,第二是因为我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不接触水鬼的活,第三就是那套法确实很复杂很困难。
  送完魂后,师父在水鬼身下的位置拿了三条本来属于水下的水藻,交给男主人说和中药一起煎,喝了药7天之内差不多就好了。然后又叮嘱男主人,病好了之后全家人一起去那坟上烧点香烧点纸钱,感谢它的不杀之恩吧…………然后一起回到男主人家里。男主人拿出报酬和一筐土鸭蛋。师父收了报酬,拒绝了土鸭蛋,说把这土鸭蛋送给那个水鬼的家里人吧。,得要去祭拜哦!
  说完我们就回去了。路上我问师父,那个水鬼去哪儿了?
  师父说,它没有找到替身,所以轮回不了,为了免得他再害人。只能打散了!
  我说,那为什么还要人家去祭拜。
  师父说,那是他们应该做的。捡回两条命,应该要懂得去感恩!

  我又说师父你打散它不怕背业障吗?
  师父说,怕,但是没办法,以后你我要继续多做善事去消除业障。然后一路无话,看着师父单薄的背影。心想,师父这么强大,也有属于自己的无奈。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呢!
  201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到了黄河以北,也就是北方,天津的北辰区有个地方叫小淀的地方,小淀那边又有个叫云鼎花园的小区,好像是这个名字。
  小淀是郊区,很郊的那种,然而云鼎花园这个小区里面却都是独栋的别墅,虽然不怎么高档,但是好歹也是别墅,那个小区环境还可以,每家每户都有个独门小院,但是人气缺很低,
  入住率不高,所以周边的配套也不齐全,娱乐场所也很少。门口就是一条国道灰尘也不少,所以我并不喜欢那里。好了,不说这个了,说的好像我买得起别墅似得。

  一零年的时候,我刚好大学毕业,那个时候大家纷纷为了找工作忙的热火朝天,好像迫不及待要建设祖国似得。我的两个同学,一个姓谢一个姓赵,毕业之后就去了天津。那是一个创业团队,整个团队就6个人,一个老板,五个员工。那个老板在云鼎花园里面租了一套别墅,1楼办公用,2楼都是卧室,就给员工睡觉用。
  起初他们和我说起的时候,说实话,我挺羡慕的,因为听起来****的,然而就在半年后,谢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们那边出了点事情,我问他什么事,他说好像闹鬼。
  我说:什么叫"好像闹鬼",到底闹没闹?
  他说:哥咋知道闹没闹,你过来看看啊。发生好多事情,很离奇。顺便过来玩玩,我们老板有钱。冲着他后面那六个字,我当天下午就买了晚上去天津的火车票。并不是我财迷,我也需要生活,生活就需要开支,开支就需要钱,要钱就得出活。
  第二天上午到了天津出了火车站,就看到谢和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在等我,应该就是他老板了。
  谢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那个老板姓张,是天津人。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有了点积蓄,就回来组建了这个创业团队,是做游戏美术外包的,接的是日本的外包,我上过游戏美术培训班。也算业内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润。。。。。。但是我却对日本这个岛却并没有太多的好感,知道他们在给日本人做游戏的时候,我就决定事情解决之后,要多收点报酬了。反正你们赚的是日本人的钱。那么我多收点,到时候捐给红十字会,应该也不算过分。

  上了车,和他们聊了起来。先和谢寒暄了几句,还没说完。张老板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我很奇怪的看着他,不是说日本人很讲礼貌的么。为什么他在日本待了几年反而把最基本的礼貌都给丢了,不过我也并不生气,就连忙和张老板聊了起来,他和我说了一下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