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62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锋没说话,而是掏出烟给两个人,头也不抬的翻看着手里的银币。
  “你们要卖?”
  “卖卖卖,卖撒。来这就是卖这个的?”
  “对了,这还有一个。这个干净,我们没用钢丝球刷。”
  金锋不动声色接过另外一枚银币,又看了看,指指面馆说道。
  “饿了。我再去喊碗面。你们吃没?”
  六叔跟大娃相互推辞着,嘴里却吞咽着口水。
  小吃车摊那里叫了三碗面,三个人蹲在杨柳树下呼啦呼啦的吃得津津有味。
  日期:2018-03-06 14:11:45
  三个人的打扮都是民工,完全不引人注意。
  聊了一会,金锋突然淡淡说了一句话。
  “你们那里这几天水大不?”

  “大得很哦,水库天天泄洪。我六叔去了年纪,差点起不来啰。”
  大娃没心没肺应声而答,六叔的手却是变得僵硬如铁。
  金锋嘴角一撇,大口吃完面,点上烟,静静的不说话。
  大娃还兀自吃得欢实,身边的六叔却是放下了纸碗。

  “吃饱没?没饱再去买两碗。”
  大娃双眼放光,嗯嗯点头,接过金锋的钱再去买面。
  金锋歪着脑袋,看了看身子僵硬的六叔,两枚银币在手指缝里钻来钻去,看得人眼花缭乱。
  嘴里点燃两支烟,一支烟递给六叔。
  “水性不错。小时候练过吧。”

  六叔沉寂不说话,更不敢去接烟。
  金锋淡淡说道:“你的喉咙管跟别人不一样,有人教你练过特殊的闭气。”
  “你和大娃的听力也有问题,耳膜打小就戳破了。”
  “这样,才能潜得更深。”
  “蛤蟆喉,水鬼耳。”

  “下九流里的捞尸匠。”
  “我说的,对不对?”
  六叔猛地抬起头来,手一抖,纸碗掉了下去,汤水倒在六叔的皮鞋上。
  “还有你的皮鞋。沾了一点泥沙。这种泥沙,只有在江底才有。”
  六叔身体一软,突地双膝就要下跪,金锋一把拎住六叔衣领摁回原位。
  “你年纪大,跪我,我会折寿。”
  六叔抬起头望向金锋,眼中露出一抹惊讶。
  金锋将烟递到六叔嘴边,六叔颤抖的拿着放到嘴里,嘴角都在抽搐不停。
  金锋蹲在六叔身边,轻声问道:“家里还有谁?”

  六叔低着头,轻声回应:“就一个孙女,上大一。跟我们一起来的,等钱报名。”
  “哪个学校?”
  “蜀大。牙科。”
  金锋低着头,嗯了声:“牙科不错。未来光明,年薪至少二十万。”。
  2018-03-06 56

  日期:2018-03-07 08:37:30
  六叔低声说道:“她是今年我们那儿的女状元。牙科好是好,学费也高。”
  “捞尸匠到大娃这辈就绝种了。”
  “我人老了挣不到钱,没得法了,就会点水。”
  “你既然晓得了,要咋样随你。但不要给我孙女晓得。”
  “她以后还要见人。”
  说完这话,六叔深了一口烟,忽然间爆咳,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令人心悸。
  金锋长长吸了半截烟,将烟头甩一边,站起身来。
  “东西在哪?”
  六叔浑身抖着,慢慢站起来,金锋摸出两张钱,冷冷说道。

  “出门往左,肖妈自助火锅,在那等我。”
  遇见六叔和大娃耽搁了不少时间,等到再回銭莊的时候,店子里所有的灯全都打开。
  除了覃允华和小廖外,店子里还多了一个人。
  金锋这一去就是大半钟头,让覃允华急得不得了,见了金锋二话不说,拉着金锋的手,急切的叫道。

  “哎呀,金锋你去哪儿了?都快急死我了。”
  “这水仙盆哪来的?还有这漳州军饷,你从哪儿弄的?”
  金锋早已把手闪开,解释了两句。
  覃允华埋怨起来,说什么要吃饭叫个外卖,让他们送一桌就来不就完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给金锋介绍起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对面这人是覃允华的大学同学董志勤。
  日期:2018-03-07 10:07:30
  身材魁梧,虽然六十多岁了,但却是保养得很好,戴着副无边框树脂眼镜,看上去年轻不说,气质也颇为儒雅。
  董志勤来头不小。
  覃允华已经退休享清福,而董志勤还在坚守一线,现任文物大省中洲省博馆长,还兼着文物局分管领导。在行内很有几分能量。
  董志勤笑着跟金锋握手的时候,也在观察金锋。
  金锋的穿着普通,身上还有不少油渍,但那股子气质和眼睛里那股子气势却是令人惊讶。
  一般的民间藏友和玩家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那就是见到知名的专家特别恭敬,要嘛就特别的激动。
  而金锋却全然不是。
  见到自己,金锋丝毫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甚至对自己还有那么一些淡淡的不屑。
  这让董志勤很是惊奇。

  一番介绍,金锋知道了董志勤是来找覃允华,两个人应邀要去赴宴。
  覃允华刚刚把漳州军饷银元鉴定完毕,董志勤就到了。
  两个人都是老三届燕大历史系的同学,更是古董古玩这方面的权威。
  覃允华的强项是杂项,专精古钱币,董志勤的专长则是瓷器和青铜器。

  董志勤进来就看见覃允华在聚精会神的寻摸着东西,刚要打招呼,却一眼就瞅见了桌上的水仙盆。
  灯光下,水仙盆发出的玻璃光泽顿时就叫董志勤咯噔了一下。
  日期:2018-03-07 11:37:30
  来不及放下包,董志勤拿起水仙盆凑近一看,当时就咝咝抽了两口冷气。
  双手再一摸水仙盆的表面,有些凹凸不平,就知道有门。
  戴上眼镜再细看釉面,天青色釉面中显现出丝棉状的浅蓝线条,心头顿时一紧。
  翻过来再看底款和水仙盆的六个支钉,当即就叫出口来。
  “六支钉!”
  仔细的再看露出胎体的微微火石红,细摸如泥鳅脊背一般的圈足,眼睛都亮了。

  覃允华这当口刚取下高倍放大镜,董志勤一把就夺了过去,凑近看水仙盆的釉面开片和气泡。
  边看变啧啧有声的叫道:“老覃你来看看,这件有点意思啊。比宋汝窑的开片规整,很自然,胎质硬……”
  “火石红,泥鳅背,大开门的乾隆官窑精品呐!”
  “单色釉的水仙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嘞。”
  覃允华听了当即就傻了。

  而董志勤听了覃允华的话,也愣住了。
  一个年级不过二十岁的少年竟然有得起两件不同时期的真品!?
  漳州军饷那是南明王朝发行的钱币。
  崇祯皇帝自缢煤山,大明终结。
  满清入关之后,朱家的四位宗室王爷在南方先后称帝抗击清朝,结果一一失败,直到最后永历帝父子被吴三桂用弓弦勒死,南明宣告结束。
  这就是南明王朝的出处。
  日期:2018-03-07 13:07:30
  漳州军饷是南明王朝的特殊钱币,历史意义很大。
  在神州钱币史上,除了已知出土的春秋铲形银币之外,就是漳州军饷的圆形银币。
  关于漳州军饷的来历,到现在也没扯清楚,有的说是郑成功抗击满清时候发行的,有的则坚持是朱家王朝发行一说。
  但着并不影响到漳州军饷存世量稀少的事实。

  金锋在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就告诉过周淼,这玩意,不应该出现在锦城。
  覃允华也是这么认为的。
  第一枚漳州军饷的出现还是民间捐赠给鹭岛博物馆的,这些年市面上也有,真伪却是很难辨认。
  但金锋这枚却是实打实的真品无疑。
  鉴定器物的真假对于普通玩家和藏友来说,都觉得很难很难,对于覃允华这样的专家,却是相当容易。
  因为,覃允华他们几十年来接触过的真品多不胜数。
  天天摸真品,时间一久,功夫就磨了出来。
  漳州军饷不算什么,但那乾隆仿汝窑水仙盆却是真正的给两个馆长级别的专家震住了。
  拿董志勤的话来说,这种单色釉的水仙盆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
  无论从胎质、釉面、圈足、开片、宝光和包浆各个方面来看,金锋这件水仙盆都是真品。

  落款竟然是大清乾隆年制,这可是太有意思了。
  这种样式的水仙盆,乾隆皇帝自己珍藏得有一个。
  日期:2018-03-08 08:36:15
  一听金锋要走人,两个人精可急了,赶紧劝阻。
  “能能能,别急啊,人马上就到。我跟志勤都打了电话了,你不都听见了嘛。”

  赶紧挽留金锋,覃允华立刻跟金锋谈起了漳州军饷的价格。
  漳州军饷银币曾经有过两次交易记录,都是在港岛的拍卖会上。
  第一次是三万五,第二次是六万五。
  时隔十年,现在的古币市场不景气,但这枚可是覃允华苦苦追寻了很久的玩意。
  这枚银币覃允华自己寻摸了好些年,曾经在参加全国巡回简报的时候也见过真品,但银币持有人不转让,自己也没法子,心里难免有些个遗憾。
  今天遇见了这枚,无疑是天降惊喜,说什么也得拿下。
  开出来的价格让金锋也有些意外。
  十一万的报价,金锋却是没有理会。
  覃允华有些诧异,笑着说道:“小金,那你看看……”
  金锋这时候说话了。
  “水仙盆和鼓凳卖出去再说银币的事。一起算账。”
  覃允华当即愕然。
  鉴定的时间很长,等人的时间可就少了许多。

  两个馆长亲自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自然来得很快。
  知道金锋话不多,两个人精也知趣,叫小廖换了新茶,两人在一边吹着闲牛。
  嘴里说的却是同一件事。
  那就是周一的时候,福源典当总店,出了一件了不得的宝贝,堪称国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