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53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俊感叹道:“到清乾隆时期,这种绝技有了更大发展,象牙球从最开始的一层,发展到十四层,清末已达到25或28层,目前最多能刻至42层,真乃鬼斧神工!”
  离开何家,在车闻一鸣把玩着象牙香筒,今天没有白来,象牙也是能用来合香入药。本草纲目记载:象牙,清心肾之火,可疗惊悸风狂,骨蒸痰热。
  记得洪氏香谱里有两种香方,正好需要象牙作为臣药,虽然香筒能可惜但为了合香,回去只能忍痛割爱,为伟大的香道事业粉身碎骨,奉献生命。
  闻一鸣第二天午又接到姜震宇电话,邀请咖啡馆面谈,其他人已经到场,等他一个人。
  “杀人木马,这是资料,看看吧!”
  唐小雅满脸严肃的递给闻一鸣厚厚资料,让他研究,自己介绍道:“这次案件2001年9月至2003年11月期间,发生在咱们原省平舆县的恶性连环杀人案件。”
  “2003年11月,凶手认为最后一个受害人张晓阳死亡,抛尸荒野,但被人发现送进医院,经过抢救才挽回生命。”
  她可惜道:“不过受伤太重,失去部分记忆,不能给破案提供线索。”

  三个人都盯着闻一鸣,姜震宇笑道:“这次又要靠先生出手相助喽!”
  闻一鸣耸耸肩,无所谓,一回生两回熟,寻找多年悬案凶手也很有成感,对自己也是难得磨练。
  “那个县城是国家贫困县,民风彪悍,治安很差,每年都有不少因为斗殴死伤的案件。当年有家属报案孩子失踪,当地公丨安丨局还没重视,以为是普通案件,毕竟没有发现尸体。后来报案人越来越多,最后张晓阳的出现,才并案调查。”
  “这是一些简单资料,很粗糙,除了张晓阳的供词,根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所以变成十几年的悬案。”

  姜震宇笑道:“次南大案子悬案组办的漂亮,领导很满意,认可咱们的能力,所以这是第二个任务,一定要完成!”
  “没有发现任何尸体,我这里提供不了什么线索,不好意思!”
  冷梅很是遗憾,次她有任务,没有参加最后闫华明的案子,这次又没有尸体,真是倒霉!
  “我也收集过这个案子的资料,听当年审讯过张晓阳的丨警丨察说,他只能记得自己最后在吧,然后好像躺在一个木马,最后什么都记不清。”
  姜震宇分析道:“失踪报案的都是十几岁年轻人,都是男性,最少有二十多个报案。如果都被杀害,那数量很惊人。”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喜欢去吧打游戏,去录像厅看影碟,县城很穷,吧当年也全部被走访过,但有用线索很少。”
  “受害人都是男性,我分析这个凶手作案动机应该跟性没有关系!”唐小雅分析道:“而且受害人身份不同,很多没有联系,肯定是随机选择目标。”

  “这么多人失踪,却没有发现任何尸体,说明他有一个安全的藏尸地点。”
  “最有可能是分尸后埋尸!”冷梅推测道:“很多连环杀手都享受分尸的过程,有一种掌控感,很多还特意保留一部分器官,为了日后回忆,增加刺激。”
  “也是说,凶手应该是当地人,对县城很熟悉,年龄我估计也是二十以下的年轻人,才能有共同语言轻易诱拐走这么多受害人。”
  唐小雅无奈道:“县城也有几十万常住人口,当年地毯式搜查也没有结果,现在过了十几年,线索更少。要不是闻一鸣次成功催眠证人,找到关键线索,破获这种悬案基本难度很大。”
  所有人很期待闻一鸣的再次表现,这次难度更大,证人受到过生理和心理双重创伤,他也没有十足把握。

  第二天四人出发去县城,下午在公丨安丨局见到当年唯一的幸存者,张晓阳。
  “看资料,今年三十五岁,无业,因为当年的窒息导致脑部长期缺氧,手脚不协调,行动缓慢,已经失去劳动能力。”
  几个人来着询问室一脸颓废的张晓阳,那次事情让他生理和心理受到重创,改变终生。
  “这次难度很大,对象不但脑部有生理创伤,心理还有创伤后应激,你?”
  唐小雅关心的看着闻一鸣,真是个巨大挑战,闻一鸣摆摆手,转身进房间。
  “不要害怕,我叫闻一鸣,是来帮你的!”
  张晓阳很紧张,一看有陌生人进来,本能的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放轻松,我知道那件事情对你伤害很大,一个十几岁花季少年,被一场意外毁掉终生,很痛苦吧?”
  张晓阳听见那个事情,更加恐惧,嘴里不知道嘀嘀咕咕什么,双手不停挥舞着,很是惊恐。
  闻一鸣感觉有戏,张晓阳还是对事情有记忆,不过是很难提取出来,开始点燃迷魂香,正色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去拯救当年的自己,愿意吗?”
  “救我自己?”原本一脸呆滞的张晓阳神情微震,慢慢抬起头,迷茫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喃喃自语道:“救?怎么救?”
  闻一鸣正视其双眼,坚定道:“待会你能重新经历一次当年的场景,我知道那一幕对你来说是无尽噩梦,但既然老天爷让你活下来,难道这样自暴自弃一辈子?”
  “不,我好怕!”
  张晓阳又开始颤抖起来,全身缩成一团,头深深埋在双腿之间,不敢看闻一鸣。
  闻一鸣把迷魂香放在对方面前,低声诱导道:“你面前有一扇门,推开它能回到当年一幕,鼓起勇气,你能拯救自己!”

  张晓阳慢慢挺直身子,脸越来越坚毅,深吸口气,终于第一次敢面对被封印的心魔。
  “你看见什么?”闻一鸣轻声引导问道。
  “我……我看见一个小黑屋,很脏,很乱。”张晓阳眼珠快速闪动,开始读取潜意识回忆道:“我还看见一个长凳,对,长凳,一个人被绑在面!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着,他一动不动!”
  “好,你慢慢走近一些,看看还有什么?”
  “好像还有一个人,他站在那个被绑着人身边,再说着什么?”张晓阳有些恐惧道:“我很害怕,不敢看!”
  闻一鸣赶紧稳定情绪,安慰道:“不要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他用一个白布条再勒脖子,不停的用它勒那个人的脖子!”突然张晓阳好像看清什么,大叫起来:“我看清了,那个人是我,我好痛苦,喘不气。”
  “放松,深呼吸!”闻一鸣继续道:“坚持下去,你能拯救你自己,看看是谁在勒你脖子?”
  “很瘦,最多十五六岁,头发很长!”张晓阳坚持道:“眼睛细长,鼻子不高,嘴很大,他笑着,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问询室外边姜震宇边听陈述,边画像,做凶手模拟图。
  “他离你越来越近,你不能放弃,开始反抗,你拼命抬起头,又看见什么?”
  “我……”张晓阳全身紧绷起来,脸色很痛苦,好像在努力挣扎着,突然大声道:“我看见了,他右耳耳垂有个疤,脖子还有颗红痣!”

  “干得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