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4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与我担心吴越不同,他们可能只是担心伏羲琴,像吴越说的那样,她斩断魂脉,从此伏羲琴魂消失,便是将吴越永世囚禁在伏羲琴内,也无法让伏羲琴再焕发出一丝神采。
  看着吴越的举动,再听着她的话,不知为何,我竟有些隐隐支持她的做法,但很快,这个想法便一闪而逝。此时我们已经在蚩尤头颅冢内,吴越的夫君,当年的道子,阴魂并未散去,应该在前方焦急等待这吴越,而吴越早在墓外等了百年,两人马要相聚,吴越怎能此时半途而废?
  还有,像龙虎山天师说的那样,吴越本是伏羲琴魂,若是将自身与伏羲琴魂的牵连完全斩断,她会不会立时消散?
  当年大闹东海的哪吒,割肉剔骨之后,不也丢了性命魂飞西天了吗?

  念及这些,在龙虎山三人还在呆愣之时,我快步跑到琴匣之下,抬头大声冲着吴越道,“前辈,你不必如此,道子还在前方等你!现在胖子已经重新启发了十绝阵,你随我一起过去,只要摆脱龙虎山的人,咱们便能进到前方那个山洞里,与道子前辈见面了!”
  龙虎山的三个天师此时才终于注意到我,但他们的眼里,显然吴越更为重要,听到我的话之后,非但没有理会于我,反而还赞同的点着头,尤其是苍老的李淳旭,更是大声对着吴越齐声道,“对啊,吴越,你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考虑考虑当年的道子。”
  “道子……”吴越虚幻的面部之,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嘴里轻轻呢喃着道子两个字,一连数遍之后,才转头看向了我,开口道,“一路行来,实在多谢周先生的帮助,只是周先生您无须劝我,先前我已经见到了道子的阴魂,已经慰了相思之苦。更何况,算没有道子的存在,吴越也早想割肉剔骨,只做自己了……”
  说完,她怔怔的看着我,虚幻的脸露出一个笑容,继续道,“周先生,你若能继续前行,见到我家夫君时,请帮我给他带句话,说……吴越未能伴他一生,但必会念他一世。若如吴越这般的残魂也能有来生的话,必会清清白白如凡俗夫妇一般嫁给他……”
  说到这里,吴越右手猛地一扯,左手臂处仅余的三根荧白魂脉齐根而断,琴匣外的瑶琴虚影忽的一下,便消散不见,而吴越的身子,也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

  “不要!”
  吴越显然是厌倦极了自己的身份,前一秒还在低声呢喃,下一秒便决绝的扯断了自己的魂脉,以至于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伸手大喊一声,却怎么也无法阻住她的动作。
  我出声的同时,一旁传来一个我更加高亢的声音,“你敢!”
  这个尖利的声音,乃是那个执掌剑匣的道子所发出,但很显然,声音无法阻拦吴越的动作,所以,第一时间,那个道子和我同时跃起,飞速往吴越那边扑了过去。
  龙虎山道子,修为自然不俗,速度一点也不我慢,与我同时到达吴越身前,不过他却没往剑匣里的吴越身凑,而是身子一转,扑到旁边瑶琴虚影消散的位置,状若风魔一般四下乱抓,似是想把那消散的伏羲琴魂重新抓回来。
  他状如疯魔的同时,我则是扑到了琴匣旁,吴越的身体虽然已经黯淡到了极点,但依稀还能看到一丝模样,我不敢伸手触碰,只能浮在琴匣旁,大声冲她呼喊道,“吴越前辈?你怎能如此?道子前辈还在前方等待,你虽是伏羲琴内诞生,但既然已经有了灵识,吴越便是吴越,又何须如此证明?”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心里又觉不对,顾不得责备,连忙又开口问道,“前辈,我该怎么做才能救你?”
  吴越身体虚影看着我,嘴巴动了动,但却发不出声音,片刻之后,她的嘴角忽然挑起一丝笑容,没再张口,而是冲着我摇了摇头。
  虽然听不到她的声音,但我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她的意思是,没有办法能够救她,而对于之前的行为,她也没有一丝后悔。
  我心里十分着急,与吴越虽然只是萍水相逢,进这蚩尤墓,也说不是她帮助我还是利用我,但这一路走来,我们互相帮扶,总当得朋友之称。更何况,她与道子之间的感情,与我和姽婳极为相似,这些天听着她的故事,我心里一直想着姽婳。这些天来,我一直尽力想要帮助吴越,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和道子之间的故事本是悲剧,我想尽我全力,帮他们扭转这个悲剧,谁知到了最后,依旧是这般结局。

  他们的故事如此,那我和姽婳呢,是不是也只有这一条路?
  这般想着,我心里愈发难受,深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略微平静下来,心里迅速思索办法。
  吴越此时已是残魂,让她不消散,最直接的方法,是给她找个容身之器,保住她的一丝残魂,不至于消散,如此一来,才有充足的时间想办法帮她恢复。
  只是看吴越此时的状况,显然撑不了多久,我该去哪里寻找她的容身之器,又哪有时间去寻找?
  正焦急间,我忽然想起了瞳瞳。瞳瞳也是阴魂之体,当初她寄身在玉环,我是不是可以用玉环帮吴越?
  想到这里,我顿时眼睛一亮,连忙把挂在胸口的玉环取了下来,小心递过去,触碰到吴越的残魂。

  当初我让瞳瞳寄身之时,便是将玉环碰触她便可,但这个方法这次却失效了,玉环放过去之后,吴越的身影愈发黯淡,却没有像当初瞳瞳那样直接消失。
  很明显,玉环没有起效!
  我心下着急,连忙唤出瞳瞳,问她知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瞳瞳虽然寄居于玉环内,但却能感应到外界事务,所以也知道眼前的情况。她出来之后,脸带着悲伤,对着我摇了摇头,“哥哥,玉环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进去,吴越姐姐现在根本没有力量……所以才进不了玉环。”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便掉了出来,伤心的不行。
  像我看着吴越和道子的事,想起我和姽婳一样,瞳瞳看着此时的吴越,必然也会联想到自己。
  我叹了口气,伸手揽住瞳瞳,让她先回玉环去。
  等瞳瞳乖巧的点点头消失之后,我才愤怒的狠狠一拳砸到了琴匣旁边,心里说不出的烦恼无助。
  今日还只是吴越,若是他日姽婳也这幅模样出现在我面前,到时我是不是也像今日这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到?
  以我和姽婳的身份,以我之前接触到的种种线索来看,这种担心并非无的放矢。生活在一个残酷的世界,身旁最不缺的是各种残酷事实,当有一天,这种残酷降落到自己身时,才会真正知道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这一刻,像当初看着父母死在我面前时一样,我无渴望力量,渴望强大到无视生死的力量。
  抬眼看着已经几乎透明的吴越,我深深的叹气,事已至此,我再无计可施,正欲开口告诉他我一定会把她的遗言带给道子时,脑海之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小子,先莫要放弃。”
  听到这个声音,我先是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是卸甲。方才他帮我一剑逼退陆振阳之后,我一直牵挂吴越这边的事,也没来得及管他。
  日期:2018-01-23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