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2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迷药还是下少了。”灵儿懊恼地想着,不得不放弃再度破坏的计划,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她没走多远,便看到南城门处有一队人马正朝她而来,灵儿猜想是城内毒王殿的百毒神教教徒看到信号烟弹赶了过来。
  双拳难敌四手,灵儿才不与他们硬拼,忙转身撤退。
  可对方骑着马,灵儿纵使轻功再好怕也很难逃脱。灵儿环顾四周,心生一计,往东边陡峭的山坡奔去。面对陡峭的山路,马儿想跑快都难。
  可惜灵儿才刚靠近山坡,便被敌人拦了下来。拦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装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从身形可看出她是一个女子。
  那女子怒道:“大胆的丫头,竟敢放走本尊的奴隶!受死吧!”

  听这声音,此女子约莫而立之年。她甩出长鞭打向灵儿。
  灵儿怎敢硬接?她一个侧身险险避开。
  接着,那女子又是一鞭子攻向灵儿的下盘,灵儿一跃而起,顺势了山坡。
  “美人,我来追!”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一个与那女子打扮相似的男子从马跃起,带着几个手下飞身追前去。
  地形不熟,灵儿暗道不好!她慌不择路地向奔去。突然,她耳边“唰”地一声,似有疾风吹过,然后是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扑鼻而来,接着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挡在她的面前。
  “好厉害的轻功!”灵儿惊叹之余已被后面追来的几个百毒神教教徒围住。
  这几个百毒神教教徒形成半圆形围住灵儿后方,与那个蒙面男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虽然天已微亮,但由于树木的遮挡,林子里仍十分昏暗。
  眼前的蒙面男子负手而立,从头到脚裹在黑色之,只露出两道幽深的目光,整个人散发着危险而冰冷的气息。
  灵儿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觉得那两道目光要把自己的灵魂都吸引了进去。
  “人是你放的?”那个男子冷冷地问,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般,令人不寒而栗。
  “不错,人是我放的。”灵儿却不怕他。声音阴森又如何?精通医理的灵儿一听便知此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是服用一种药物所致,那人是在装神弄鬼。灵儿突然想到自己遇到的那对可怜的母女,义愤填膺地控诉道:“你们这些歪魔邪道,霸占百姓的土地不说,还强拉壮丁,拆散了他们的家庭,害得多少丨妇丨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沦为乞儿!”
  “丫头,连我们百毒神教的事情都敢管,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男子冷冷地说,他的口气不若先前那么阴森,却带了点调侃的意味。他心想:“这个小丫头居然不怕他。”

  灵儿正义凛然地说:“天下人管天下事!你们做这些伤天害理之事,良心何在?”
  “哈哈,说得好!这让你看看我的良心何在!”男子突然笑了起来,低沉沙哑的声音已不再阴森,却让灵儿觉得有种勾魂摄魄的魅力。说着,那男子拔出宝剑。
  灵儿只觉一阵寒气迎面逼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灵儿猜想那男子修炼的应该是极寒的内功。男子只一个拔剑的动作,便给人带来如此强劲的气流冲击,可见内功修为应该很高。灵儿心大急,心想:“他的轻功远在我之,想逃脱已不可能。现下只能智取……”
  灵儿还不及想好应对之策,感到寒气瞬间逼近,对方已然以异的身法欺近自己。灵儿心一惊,那男子简直是如鬼魅般瞬间移过来的,她根本没看清对方的步伐。
  灵儿只好硬接了对方几招,发现他除了适才欺近的身法很吓人外,攻势却不猛烈。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除了轻功,其他的功夫很一般?”灵儿心念一转,“抑或是故意耍着我玩?”灵儿心不爽,接连使出几招狠招,却丝毫奈何不了对方。对方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灵儿所料不差,对方果然是在逗她玩!
  在这时,白烟突起,一时看不清周遭的一切。
  接着,灵儿便听到那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饱含怒气地传来:“不敌便想趁白烟逃跑,狡诈的丫头!”
  过了一会儿,白烟散去,果然不见了灵儿的踪影。

  “天尊大人,她跑了!”那男子的一名手下焦急地说。
  “果然狡猾!”那男子面罩下的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天尊大人,那怎么办?”那名手下恭敬地躬身问道。
  “罢了,回去吧,没必要为了个小角色浪费气力!”那男子冷冷地搁下话,便飞身下了山坡。
  灵儿回客栈取了行囊和斗笠,打算从东城门出城,按原计划路。

  了小马后,灵儿这才回想起适才那惊心动魄的经历。白烟突起,她还以为是百毒神教人想凭借毒烟擒下自己。当她正准备闭气时,却听到敌人的声音,这才想到可以趁乱逃脱。她觉得这次能顺利脱险实属侥幸,或许还得感谢那蒙面男子呢!若那男子知晓自己的那句话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不知会不会悔恨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呢?想到那男子的眼神,灵儿忙捂住自己的胸口,心跳好快,原来自己现在还在为适才的险境而紧张呢!

  “可白烟又是从何而来?是谁想助自己脱险吗?”灵儿皱眉思索着,已经出了城门。她朝四周望了望,附近人烟稀少,只有路口那有一群人正围观着什么。
  “他们在干什么呢?”好心让灵儿暂且搁下解不开的迷团,从马背跳了下来,牵着马走向他们。
  靠近一看才知,大伙儿正围观两人赌钱。
  庄家挥动着装着骰子的器皿,吸引着大伙儿的注意力。
  庄家揭开器皿的盖子后沮丧地说:“闲家赢!”
  “又赢了!”庄家面前蹲着的男子激动地大叫。
  周围的人们有些骚动。其有个络腮胡已经忍不住开始掏钱袋,其他人见他已有行动也摸了摸自己的钱袋犹豫着。
  眼看大伙儿都动心了,庄家的嘴角微微扬。
  这时灵儿站了出来,说道:“哪有一直赢的?”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
  那络腮胡却道:“怎么不可能?这位兄台适才便一直赢,已经赚了一大笔呢!”
  “你们看不出来他们是一伙儿的吗?”灵儿皱眉道,这种小把戏她这一路可没少见。
  “一伙儿的?”众人想了想,似乎明白了过来。

  “你这小姑娘没有真凭实据便不要胡说,挡人财路!”络腮胡大声喝道。
  “难道你也是一伙的?”灵儿反问他。
  “我才不是。”络腮胡忙澄清,接着便走到一旁不再发话。
  “诸位若不信小女,大可检查庄家的骰子,定有古怪!”灵儿肯定地说。
  庄家闻言,哪能真让人检查骰子?他收拾了一下东西,站起身说:“这生意没法做了,互不信任,还赌什么?”说完,他便扬长而去。
  众人见庄家都走了,也纷纷提着行囊赶路去了。
  只有那个络腮胡闷闷地走到城门口的驿站坐了下来。
  灵儿满意地看着散去的人群,她也该路了。
  “这路牌怎么模糊不清呀?”灵儿看着路口的指路牌惆怅道。原本她得从南城门出城,但是为了避开百毒神教便绕到东城门这儿。东城门外的官道竟然有好几条,而路牌又模糊不清,看来她只能向别人问路了。她回头看了眼络腮胡,赶忙前问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