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76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靳容琛脸色十分难看,黑云密布,一双眸子中涌动着一丝不悦和不爽,浅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却突然之间松动了,露出了一抹笑容。
  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容不迫的从裤子包中掏出了手机,有条不乱的滑动着,只见靳容琛的脸上映衬着手机淡蓝色的光,陡然多了一份危险的味道。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纪曼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不然你是知道的,我有的是手段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
  纪曼情绪起伏波动也有些大,本来自己就想和靳容琛撇清楚关系,不能在如此牵牵扯扯,藕断思念,所以才会果断离开一览,可是靳容琛就是要紧紧相逼,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后路可退。

  真是欺人太甚。
  胸脯起起伏伏,彰显着纪曼此时此刻的不满,加上靳容琛话语的刺激,纪曼就更加生气,一张素白的小脸上满是通红,语气也染上了急躁。
  “靳容琛,你不要逼我了,我是不会回到一览的,你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靳容琛不怒反笑,只是笑容中带着一些别有深意,看着纪曼抵死挣扎的样子,是真的很可爱。
  “不要如此慌张回答我,你先看看这个再回答我的要求。”
  说完,靳容琛就将手机上的图片递到纪曼的面前,纪曼本来不相信靳容琛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这一次说什么自己都是不会顺着靳容琛的意思走。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确定,纪曼就看见手机上那些自己不堪回首的照片,顿时心中的那道防线就崩塌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是多么的刺眼,是多么的让人愤怒。
  心中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快要烧掉纪曼的理智。

  卑鄙、无耻、小人。
  “怎么样?是不是很后悔刚才那么冲动就回答我的问题,现在你可以好好的回答我。”
  看着纪曼的模样,靳容琛很是高兴,自己今生定是吃定了纪曼。
  “你……”

  “我明天要看见你在一览,不然这些照片就不是在我的手机上看见那么简单了。”
  说完靳容琛就离去了,留下纪曼一人差点气死。
  第二天,纪曼还是依照靳容琛的要求回到了一览上班,本来纪曼决定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和靳容琛有任何的牵扯,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就像是那只失去自由的金丝雀,只能任人摆布。
  靳容琛真的是太有手段了,他永远都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所以才会每一次都能抓住并且威胁自己。
  回到一览,纪曼马上来到总裁办公室报到,算是告诉靳容琛自己回来了,刚敲门纪曼就听见了一声不咸不淡的音调。
  “进来。”
  纪曼进去看见靳容琛刚好在打电话,靳容琛头也没有抬,更不用谈正眼看纪曼,不过纪曼也不在乎,只看见靳容琛好像有些高兴,应该是他的朋友。
  只听见他说了一些“好久不见”、“也不来看看我”之类的话语。

  “去给我冲杯咖啡。”
  本来纪曼还觉得一直站在这里正不知道如何的时候,靳容琛好像看出了纪曼的处境,随口吩咐了一件事情让纪曼去做。
  纪曼依言出了总裁办公室去充咖啡,正好靳容琛的儿时小跟班季军从国外回来了,从小季军就和靳容琛关系很好,只不过季军从小就被老爷子送到了国外学习,现在终于可以摆脱老爷子回到国内,还没有回家见老爷子报告一声,季军就首先想到了靳容琛这个哥们,想着自己必须要先去看看靳容琛。
  所以才会一下飞机就给靳容琛打了个电话,得知靳容琛在公司,季军就恨不得立刻飞奔到靳容琛的公司去,这么多年没有见,季军真的是别提有多么想念靳容琛了。
  那可真是一条裤子穿出来的关系了。
  想着,季军立刻就傻笑了起来。
  到了一览,季军径直上了电梯,看着电梯节节攀升到了最顶楼,季军还有些激动。
  “叮”的一声,季军下了电梯,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在冲咖啡的纪曼,立刻季军的眼神就直了。
  恰好今天天气十分的好,纪曼正好站在窗口那里,沐浴在阳光之中,完美勾勒出纪曼的身段,玲珑有致,正是季军最喜爱的类型。
  还有纪曼的侧脸,宛如江南水乡的姑娘,柔婉而有韵致,别提有多么漂亮了。
  季军此时此刻完全将靳容琛抛在脑后,冲上去就拉着纪曼的手说道。
  “这位姑娘,我对你一见钟情,请问你有意愿和我交往吗?”
  纪曼不知道那里冲上去的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脸蒙蔽,只得推脱掉季军的手,奈何季军的手束的太紧,纪曼刚想开口,背后就传来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
  “纪曼,我没有想到你的魅力真是无法掩盖,连我的朋友都不放过,手段看来真是高明。”
  季军当即就从靳容琛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对劲,想当初也是在靳容琛的身边当了多年的小跟班,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当即季军就松开了纪曼的手,立刻有些殷勤的来到靳容琛的面前,要请靳容琛去吃饭,靳容琛也没有拒绝,就和季军离开了,只是路过纪曼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纪曼。
  纪曼只当是没有看见。
  下午,工作人员抱来一些需要靳容琛过目的文件交给纪曼,由纪曼交给靳容琛,本来碍于上午的事情纪曼心中还有些障碍,不过这也是工作,想着马上交给靳容琛就离开。
  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纪曼当下心中就觉得真是天助我也,推开门进入了总裁办公室,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恰好眼睛就刚好瞥见了桌子上的诊断书。
  纪曼当时就按捺不住好奇心就抽出来看,发现原来是绝症病列的报告书,脑袋中顿时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如何所措。

  这些日子靳容琛的反常原来都是因为他患上了绝症,纪曼心中感到不可思议和不相信,眼中突然都有些朦朦胧胧,半晌才放下绝症报告书离开了办公室。
  靳容琛这些天感觉纪曼的行为有些奇奇怪怪,无法用语言来解释。
  本来由于自己威逼利诱纪曼回到一览上班,纪曼应该是心中多有不满,甚至可能是恨上自己,那么应该是处处和自己作对才对。
  可是完全不对头的是,纪曼表现的对自己十分的温顺,对自己无理要求都是马上答应,尽量满足,这些都让靳容琛很是奇怪。
  比如这些天里,自己最经常喝的咖啡被纪曼换成了茶,靳容琛当即就感到十分不满,马上问道纪曼为什么擅长主张更换自己的咖啡。
  没有想到纪曼没有生气也没有不满,只是回到了一句“对身体不好。”
  从此,咖啡就变成茶了。
  纪曼这些天一方面由于得知了靳容琛患上绝症的事情,一方面又回到家中发现了母亲纪一兰好像有些小动作,这些都让纪曼心中很是不安,特别是母亲纪一兰的举动,让纪曼完全没有底,不知道母亲到底要做什么?

  因此,这些天里纪曼特意留心了母亲纪一兰的举动,发现母亲好像在私底下偷偷转移靳向西的财产,当即就感到了很是气愤。
  一回到家中,纪曼就质问母亲为什么要转移靳向西的财产?这样做无疑不是置于母亲和自己于不义的地步,甚至可能会因此坐牢。
  靳家是自己地位?他的财产都可以动吗?纪曼快要觉得母亲是想钱想疯了。
  “妈,你为什么要转移财产?”

  纪一兰满不在乎的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