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29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正在用饭,突然胸口发闷,呼吸紧促,接着感到腹部疼痛难当。”刚刚发病的一位大婶痛苦地说。
  灵儿对他们吃的饭菜仔细地检查,发现毒素的来源是一条鱼。
  “这条鱼是拙夫一早去清水河捕捞的。”大婶虚弱地说。
  事不宜迟,灵儿即刻便在那少年的带路下去了清水河。
  “河水无毒,鱼却有毒。”灵儿想,“定是鱼食有问题。”
  送走了少年,灵儿独自一人沿着清水河寻找着线索。可直到傍晚,她都一无所获。
  若不解决鱼儿毒的问题,恐怕这条清水河流经的村庄都会出现大规模的村民毒现象。灵儿知道情况有多严重,便不顾天黑继续调查。
  忽然,灵儿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个豆蔻少女正在往河水里投放什么。她立刻展开轻功,飞身到了那少女的身旁。
  “住手!”灵儿一把抓住那少女的手,趁她毫无防备下制住了她的“肩井穴”。

  “你干什么?”那少女只觉全身一麻再无法动弹,怒喝道。
  灵儿夺过她手的小颗粒嗅了嗅,说:“我可没有冤枉你,这些不是‘余生草’磨制的鱼食吗?”
  “这鱼食是我磨制的,但我不知晓什么‘余生草’。”少女轻声解释道,“我奶奶病重,没有银两为她治病,想来河边捉些小鱼给她补身子,这都不行吗?”少女说着,哭了起来。
  这一哭,灵儿便心软了,她问:“难道是只是为了捉鱼才投放的鱼食吗?”

  少女擒着泪说:“尽管这样,还是捉不到鱼。”
  “投鱼食又如何能捉到鱼呢?你可知晓这些鱼食还差点儿害出了人命?”灵儿柔声说。
  “真的吗?那我日后再也不投了。”少女惊恐地说。
  灵儿不疑有他,便前为她解开了穴位。灵儿向她道歉:“先前误会了你,着实抱歉。适才你道奶奶病重?”
  那少女忧伤地点点头。
  “或许我能帮点忙。”灵儿说。
  “姐姐是大夫吗?”见灵儿点头,那少女欣喜地说,“太好了,请随我来。”说着,她拉着灵儿往家跑。

  ---
  在五台山与灵儿告别的玉箫公子很快联络了他的魔教手下。
  他们来到了耿镇。
  “公子,暂时还没有她的行踪。”火焰骑士飞虎队队长李云说。
  玉箫公子不悦地说:“两月前,她了我的‘魂影掌’,没有解药必活不过七日,除非凭借九女泉泉水控制毒素。而你们飞虎队,在此调查如此之久,竟然毫无收获!”
  “是属下们办事不利,请公子责罚!”李云等六个火焰骑士跪地领罪。
  “公子息怒!”葛飞赶紧替他们求情,“这也怪不了他们,近日前去取九女泉泉水的百姓络绎不绝,想要从人群找到她的侍女着实困难。”

  “九女泉泉水之神效本罕为人知,为何近日有大量百姓取水,这还需要本公子亲自去查吗?”玉箫公子怒道。
  “属下即刻便去调查!”李云说。
  ---
  那少女住在耿镇外好几里的一处破木屋里。小屋远离官道,十分偏僻。

  灵儿跟着少女回到家已然深夜。
  “奶奶一直昏迷不醒。”少女说着,推开一间房门。
  房内空荡荡的,只有简单的桌椅和一张小床。
  床躺着一位已过半百的老妇人,她面色苍白如纸,嘴唇却黑得吓人。
  灵儿赶忙走到床边,拉起老妇人冰凉的手腕,为她把脉。她的脉相杂乱无章,把灵儿吓了一大跳。
  “她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幸好她内力深厚,否则性命早已不保!”灵儿惊讶地说。
  那少女已悄无声息地掏出一把匕首对准灵儿的后背,准备像以往对付那些庸医一样杀人灭口。

  灵儿轻轻拉开老妇人的衣襟查看,果然如灵儿所料,她的胸口处有一个深褐色的掌印。灵儿取出一枚银针,在她的太乙穴一扎,一滴黑血流了出来。灵儿推测道:“伤她的人内力十分深厚,所用的掌法狠毒无,可能是魔教的魔功。”
  少女闻言,觉得灵儿和以往的庸医似乎有所不同,又暗暗收回了匕首。
  “魔教人是用剧毒物质来习练魔功,因此老人家也同时了剧毒。”灵儿说。
  “这种毒能解吗?”少女焦急地问。
  灵儿想了想,说:“没有万全的把握,现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说着,她回头看少女。
  少女悲伤地点头,她愿意试着相信眼前这位年轻的大夫。
  “事不宜迟,我这为她扎针驱毒,你赶紧去准备所缺的药材。”灵儿说完,思索着写下药方:“土茯苓”五两、“白花蛇”一两、“防风”二两、“荆芥”二两、“金银花”三两、“皂角刺”一两、“川芎”二两。
  少女感激地接过药方和银两。
  “天黑路远,你自己小心。”灵儿对少女说完,便打开随身携带的小皮夹,取出王庄堡二小姐相赠的银针,开始为老妇人针灸。
  ---

  服下药后不久,老妇人便悠悠醒来。
  少女惊喜得失声痛哭起来。
  灵儿也松了口气。
  老妇人惊讶地看着年纪轻轻的大夫,很难相信是她救了自己。老妇人感激地说:“真是姑娘救了老身吗?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却有如此高明的医术!”
  “前辈过奖了!恰好我刚从恒山过来,随身携带着紫芝等一些名贵的草药,否则即便再高明的医术也无济于事。”灵儿笑着说,她觉得这个老妇人身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质。

  “最难能可贵的还是你的虚怀若谷!”老妇人对灵儿很是赞赏,又问道:“姑娘是何门何派的弟子?”
  “晚辈无门无派。”灵儿答。
  老妇人闻言点点头,随即又问:“姑娘芳名可否见告?”
  “晚辈姓甘名灵儿。”
  “你姓甘,不知东灵神医是?”
  灵儿回答:“那是家祖。”
  “难怪姑娘医术如此高明。”老妇人微笑地点了点头。

  “前辈谬赏了。”灵儿谦虚地说。
  “姑娘为老身治好了顽疾,不知该如何答谢于你。”老妇人试探地问。
  “行医救人,乃应做之事,前辈无须放在心。”灵儿笑着说。
  老妇人很欣赏她。
  “伤前辈的可是魔教的高手?”灵儿突然问。
  老妇人也不想相瞒,说道:“正是魔教的玉箫公子。真想不到他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高的内功修为。”
  “玉箫公子?”灵儿闻言难免有些失望,心道:“没想到他也是如此凶残之人,钟龚哥可真是看走眼了。”
  “前辈,灵儿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明日此时,灵儿会再来为前辈疗伤。”灵儿想起刘家村的病人,便起身告辞。
  “姑娘在此地还有其他事?”老妇人随口一问。
  灵儿说:“这儿附近有个村庄,众多村民因食物而毒,幸得九女泉水暂时抑制毒素扩散。日前,灵儿路经该村,为他们解了毒。现下不知他们恢复得可好,便想回去看看。”
  老妇人闻言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便笑着说:“甘姑娘,一路小心。”
  灵儿点点头,便离开了这个简陋的小木屋。
  待灵儿离开后,老妇人这才厉声地对那少女说:“琴儿,村民毒一事是你的杰作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