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0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镗锣节奏越来越快,这猴子耍的兴起,不时的还将锤子脱手投掷向空中又用手接住,场面着实惊险又精彩。众人喝彩声此起彼伏,待猴子将一套锤法打完,老者才将镗锣一翻,开始向四周乞讨要钱。
  人群无动于衷,只有寥寥数人往镗锣里放了些零钱。老者对此似早已见惯不怪,叹道:“京城风物果然不俗,想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地的人眼界太高,瞧不上小老儿这点把戏,也罢,就给各位老少爷们儿演一个绝的!”
  他收了镗锣,却从破烂敞篷车里取出条钢鞭来,那家伙有鸭蛋粗细,一共九节,一节三寸,拢共是九寸九的长度。浑铁精钢打造,重量不在五十斤之下。老者拿在手里却好像提了一根灯草,在手中挽了几个花活,忽然猛地向空中一丢,那猴子丢了双锤,纵身一跃在空中将钢鞭接住,双手抱住,转回身就奔着大狗砸了过去。
  那白獒见势不妙,赶忙发足逃奔。猴子举着钢鞭追打,只一下就打碎了老者先前摆在地上的一块砖头。
  老者扬声道:“这叫撂地听响,咱玩儿的是真东西!”
  白獒绕着筷子粗细的木棍,疾行奔走,猴子在后面紧追不舍。有几次猴子举钢鞭砸落,都是堪堪砸中白獒,却将地上的砖头砸的粉碎,场面十分滑稽震撼。
  老者道:“各位明公,坏事了,我这齐天大圣遇到了虎头怪,想起了前尘往事,一下子刹不住手了,这白獒是老儿我行路的眼睛,若是被这小畜生一鞭打杀了,老儿我就成了真瞎子,各位好心人,快帮我劝劝这畜生吧,随便赏几个糖果钱,这小畜生便能住手,您哪位要是不信,就丢几个下来。”
  这一下果然有效果,许多好奇的闲人忍不住掏出钱来丢进场地里。那猴子也真给面子,见了钱,立即丢了钢鞭,跑过去将地上的钱拾起交给老者。
  陈淼抱着老猫魁斗经过小广场,看见人群聚拢,耳听锣声动听,陈局闲来无事不自觉便也想过去瞧一瞧热闹。这时候怀中老猫忽然一跃而下,咬住陈局的裤腿往家中方向拖拽。
  那老者从小猴子手里接过钱来,似乎更兴奋了,举着钱叫道:“新野艺人郭纯孝谢京城爷们儿赏啊!”
  陈淼不理会老猫的意图,执意站在人群当中瞧热闹。见此情景,轻轻笑道:“这老先生瞽目翻睛的本事是得了真传的,真瞎子哪里能开车。”
  那老者耳朵极灵,一下子听到了这句话,立即转头面向陈淼,道:“不愧是天子脚下的人文圣地,高人就是多呀,老朽这点把戏瞒不过真人去。”说着,冲陈淼所在方向一抱拳,道:“乘着兴趣,接下来再给各位演一个白狮救主的节目,请这位高人朋友再品鉴品鉴。”

  陈淼性情向来刚硬,她已经瞧出眼前这江湖艺人不一般,却对自己的安保力量深具信心,倒要看看对方想耍什么把戏。所以安静的看着。老猫魁斗拉了几下见她不肯动地方,就只好蹲踞到她身前脚下,警惕的看着。
  老者再取出镗锣,急促的敲起来,那猴子闻声而动,跑过去拾起双锤又耍弄起来。随着锣声越发急促,那猴子练习的范围也不断扩大,围绕着场地将锤子扔的高高,又轻轻接住,看起来险象环生,逗的四周人纷纷避让。
  突然,锣声一顿,那猴子将锤子高高丢起,却似乎不小心丢了个抛物线来,直接砸向了人群中位置突出的陈淼。
  人群哗然,惊悚躲避。

  老猫魁斗凌空跃起,阻挡锤子砸向陈淼。就在此时,一条白影突然跳过来,正是那白獒巨犬,将陈淼扑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咬住了陈淼的衣领。
  卖艺的老者大叫不好,举着手里的木杆子作势过来打狗。却忽然间以他为中心爆发出一大团白色烟雾来,将四周围的视线阻挡的严严实实。
  当烟尘散尽,负责暗中保护陈淼的外事局特工们冲过来的时候,场内已经只剩下满嘴猴毛和血迹愤怒不已的老猫。
  场子里有个地下井盖,对方早预备好从这里逃走,有人在下面接应,老猫追过去的时候盖子已经合上,它被那灵猴缠住,追之不及,气的一个劲的用力挠着井盖子。

  李牧野在回京的路上听到陈淼失踪的消息,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关心则乱,向来临危不乱冷静如冰山的小野哥几乎一下子就乱了方寸。一回到京城便急匆匆赶到陈炳辉的办公室。
  陈炳辉的心情同样急迫,但他毕竟身居高位,不可能如小野哥那般任性意气。而且他是第一时间得知消息的,在经过最初的愤怒和担忧后,他已逐渐冷静,正在用相对理性的方式面对这个大问题。
  陈淼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共和国谍报界而言,她不但是功臣,更是知道无数辛密的重点人物。她的失踪意味着不计其数的谍报特工人员将要面临不可预知的风险,更意味着许多正在进行的调查,卧底等工作都要立即停下来。而对于陈炳辉和李牧野而言,她还是最重要最敬重的亲人。
  李牧野方寸已乱,心里头明知道这样不对,却很难整理思绪分析案情,只好把希望寄托于阿辉哥。
  陈炳辉说,对方用的是非常手段,必定是来自世外江湖八大门当中的一流人物所为,他们本有能力直接将二姐暗杀,但是却选择了更麻烦的活捉,显然是有其他目的,相信不用多久便会有消息传来。

  他牵扯出头绪来,李牧野顺着他的话就有了思路,道:“世外江湖的八大门名义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但其实都还跟江湖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动手前不会不知道我妈是什么人物,既然知道,却还敢动手做这件事,就说明他们有必须破釜沉舟的理由,无论是什么理由,对我来说都别无选择。”
  陈炳辉道:“你想主动出击?”
  李牧野点头道:“我知道他们迟早会有消息传递过来,但别人能等,我等不起。”
  陈炳辉道:“你手上没有线索,世外江湖的人物向来行事诡秘,人海茫茫,你打算去哪里找人?”
  李牧野道:“他们已经完成了最难的一步,如果想要传递消息威胁我们,这时候应该已经有动静了,他们没有这么做,说明对方也许是另有目的。”
  陈炳辉立即想到了另外的可能,道:“你的意思是对方的目的是想引我们上钩?”
  李牧野沉吟道:“我什么都不能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不管前面是陷阱还是其他什么,我都没得选择,而对方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这件事都一定不会就此结束,或许他们会用更江湖的方式来跟我联络,如果是那样,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和空间自己来解决。”
  陈炳辉道:“你是特调办的主人,于公于私这件事都是该你负责......”
  鸿雁北飞,春树莹莹,暖风微醺,己子当归。
  人世间的情感至深者莫过于母与子。
  李牧野作为人间弃子多年,几经辗转波折才找到亲生母亲,尽管这位亲娘有点凶悍,且对小野哥多有误解,但她思子之心舐犊情深的真切情义却是半点不掺假的。李牧野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留在陈淼身边,还没来得及享受几天堂前侍奉的母子天伦,就忽然间出了陈淼被世外江湖人物带走的事情,怎能不让小野哥方寸大乱,勃然大怒?

  日期:2018-06-23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