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4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正琢磨着应该怎么回答的时候,胖子的声音便在我身后传了过来。
  “三娃,成了!老子终于搞定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原本一直默默运转的青铜塑像终于有了动静,一个个硕大的身体四下晃动,仿佛潜伏依旧的猛虎,终于亮起了獠牙。
  我连忙回头看去,此时胖子正坐在最间那个九宫大阵里,一边喘着气,一边手不断变幻法诀,显然是在操控大阵。
  随着胖子双手动作越来越快,那些雕像纷纷移动了位置,周身的阵法之力冲天而起,磅礴到了极致。
  我心里惊喜的同时,眼睛余光一瞥,却看到陆振阳有了动作。
  此时阵法已成,他似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甚至不再顾惜自己的消耗,直接冲我扑了过来,似是要以肉身之力与我搏杀。
  十绝阵布置完毕之后,我们双方的气势完全发生了转变,我心里不再着急,而陆振阳则成了困兽犹斗。
  发疯的野兽杀伤力是最强的,所以我根本没必要再做什么,正准备往后躲避之时,胖子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三娃,你不用管他,将他放入阵法,给我行了。你先去吴越救过来,她那边恐怕是撑不住了。”
  胖子这家伙此时倒是心思清明,我本来准备躲开疯狂的陆振阳,听到胖子的话,自然再不犹豫,一转身,从旁边的巨大青铜塑像之快速闪身穿过。
  我俩此时的位置在九宫大阵之类,所以,陆振阳也毫不犹豫,直接朝我冲了个过来,如同疯狗一般,再无先前的淡定。
  在胖子的操控之下,我身前的青铜巨像迅速闪身避开,给我清空道路,但陆振阳前行的过程,却有无数青铜雕像闪身出现,将他拦住。
  原本陆振阳的速度依旧我快很多,但在胖子的干预下,他十成的速度,恐怕五成都发挥不出来,距离我越来越远,到最后,隔着诸多青铜巨像,我甚至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只能听到身后一阵愤怒到极致的怒嚎。

  到此时我才算是彻底放心下来,以陆振阳此时的状态,在这十绝阵,应该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这时,我已经绕过十绝阵,来到另一侧,转身往吴越那边看过去。方才我冲进十绝阵时,吴越正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也不知她此时怎么样了。
  /bk
  第二百七十二章 剜肠剔骨,以还父母
  绕过十绝阵之后,我快速回到先前的位置,抬头一看,龙虎山的三个天师依旧还在,半空没了吴越的身影。!
  此时龙虎山三个天师的目光都集在半空悬浮着的那个如同棺材一般的琴匣,琴匣之外,一个莹白虚幻的瑶琴虚影摇摇欲坠,挣扎着摆脱琴匣内的那股吸力,而龙虎山三位天师则同时将体内真元送到琴匣,继续增加琴匣的吸力。
  待到走进了一些,这才看清楚,原来吴越的身体已经被吸进了琴匣之内,但她双手召唤的琴匣虚影依旧在琴匣之外,不知是何种原因,她自己已经献身于琴匣,但却拼尽力量试图将瑶琴虚影留在外面。
  这时龙虎山那个年老天师李淳旭开口了,他脸带着几分不忍,叹息道,“吴越,你何苦如此,你应该知道伏羲琴乃是龙虎山镇山法器,龙虎山下,无论如何,也得补全其琴魂,使得神器光彩再现,你身为琴魂,本不该阻挡此事才对。”
  他说完,那个道子此时脸也十分凝重,马接口道,“没错,伏羲琴乃我龙虎山镇山之宝,你身为琴魂,本也是我龙虎山之物,为何如此冥顽不灵?”
  跟龙虎山的一贯作风一样,道子说这话时,一脸的正气凛然,可惜琴匣内的吴越却不领情,她冷冷轻叱道,“道子曾跟我说过一句话,人生烦恼识字起。当初我自伏羲琴内诞生,有了意识,但那时我还没有思想,直到遇到道子的时候,我才有了思想,甚至还有了感情。从那时起,我心里有了一道烦恼,一直困扰到现在……我为什么是琴魂?”
  吴越此时控制着摇摇欲坠的荧白瑶琴虚影,身体已经开始模糊,但声音却很清晰坚定。
  她继续道,“我不想做琴魂,或者说,我不想只是个琴魂,所以,我才跟道子离开了龙虎山,自那日起,吴越便是吴越,再不是什么琴魂了!”
  这时,眼前这年轻道子忽然插话道,“一派胡言!你自伏羲琴内诞生,伏羲琴于你,便如同父母至亲一般,你不做琴魂,当真是辱母弑父,不当人子!”
  他的怒斥下,吴越沉默了片刻,然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伏羲琴的确是我的父母,可那又怎样?它生养了我,便要永世将我囚禁于内吗?”
  吴越的声音很清冷,继续道,“更何况,这与你们龙虎山有何关系?”
  道子满脸怒意,正欲开口回答,吴越却似乎根本不想听,猛地继续道,“古有哪吒闹海,割肉还母,剔骨还父,从此再无瓜葛。伏羲琴既然生养了吴越,那今日,吴越便将这伏羲琴魂,重新还给伏羲琴!”
  闻听此言,道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吴越不再反抗,惊喜道,“你终于想明白了?那你……”

  他一句话还没说话,吴越忽然发出一声惨痛的嚎叫,让远处的我心都一阵颤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提起体内真元,愈发加快速度。
  待行至他们跟前时,我抬眼往那琴匣内一看,才发现此时吴越松开了一只手,仅用一只手掌控着半空的瑶琴虚影,松开的那只手则是伸到另一只手臂,用力撕扯着手臂与瑶琴虚影之间相连的几根亮白色虚线。
  也不知这些虚线是什么,吴越才撕断一根,整个人的身影便黯淡了许多,同时还发出刚才更加痛苦的惨叫。
  我还没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一旁的李淳旭却面色大变,高声喊道,“吴越,不可如此!你本是伏羲琴魂,扯断这些魂脉,根本与自杀无异!”
  他说话之后,吴越的惨叫声也停了下来,片刻之后,才一边咬牙支撑着琴匣外的瑶琴虚影,一边翕动嘴唇,无力道,“不,吴越只是吴越,并非伏羲琴魂……只是像人类一样,一身血肉乃父母所赐而已。我听说故事里的哪咤断臂剖腹,剜肠剔骨,还于父母。可惜吴越没有一身血肉,也不能断臂剖腹,剜肠剔骨,只能将这琴魂与自己断开,从此,只做个清清白白的吴越……”

  随着虚弱的声音落下,她空出来的右手再度往左手腕一扯,登时又是一根魂脉断裂。
  这一次,吴越甚至没了多少气力惨叫,只是身体愈发虚幻了几分,但目光之却莹莹发亮,颤抖着的声音继续道,“待我断了全部魂脉,吴越便只是一缕阴魂,再不是什么伏羲琴魂,你们便是将我永世囚禁在伏羲琴内,这神物也再不会发出半丝光彩!”
  说完这句话,她咧动了一下嘴巴,似是想笑,却终是没有气力笑出来。
  我到此时依旧有些云里雾里,但心里隐隐知道了吴越的想法,焦急的不行。
  与我相同,一旁的三个龙虎山天师也是满脸焦急,尤其是那个道子,急的已经停住了往琴匣内灌注真元,焦躁的左右乱走,但却似乎对吴越的举动无可奈何。
  日期:2018-01-2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