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72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靳容琛处理着一份公文,本来在工作中从不会分心的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起纪曼,想起那个女人醉酒时低声呢喃着别的男人的名字,那个名字划破了他封闭已久的心,他不明白为何纪曼能够喜欢上那样一个男人。
  靳容琛喊贝利给他泡了杯咖啡,他觉得可能是近期有些累了。
  闻着咖啡飘散的空中的味道,靳容琛渐渐放松下了神经,摄入咖啡因让他舒服了不少,他想将纪曼从他的脑海中赶出片刻。
  这边,纪曼看着孕检单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母亲,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靳容琛说。
  坐在家中的沙发上,孕期的妊娠反应让纪曼很不舒服,她看着自己虚弱的身体心里有些酸涩。
  看了看时钟,靳容琛快要回来了吧?
  纪曼把孕检单塞进了包里,起身准备去厨房给自己热一杯牛奶。

  靳容琛回到家中时,看到客厅还亮着灯,他走到茶几前,看到了纪曼的手提包,厨房传来了流水声,他刚想去厨房却碰倒了纪曼的包,化妆品和钱包掉了出来,还带着一张纸。
  靳容琛低头拿起了诊断书,听到声音的纪曼跑了出来。
  空气凝结住了,纪曼看着靳容琛低头默默看着诊断书,靳容琛分不清自己的情绪,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正在颤抖。
  “是,谁的?”靳容琛的声音像块十年寒冰。
  纪曼走过去把诊断书夺下,她无法忍受靳容琛的冷漠,她亦无法让自己的孩子无名无份,她的内心忍受这煎熬,她愈发觉得无法在这个家中呆下去了。
  靳容琛抓住了纪曼的手腕,他让自己维持冷静,他问道:“我的?”
  纪曼低着头不敢直视靳容琛的眼睛,蓦地,她摇了摇头。
  靳容琛情绪决堤,他把纪曼压在沙发上,眼睛血红,感觉自己的理智都快不复存在。
  纪曼感觉脸庞有些温热,她侧着头听着靳容琛沉重的喘息声,是恨她吗?她多想靳容琛能爱上自己,多想有个美好的未来。
  靳容琛看着流泪的纪曼,他又找回了理智,他的声音有些哑了,他问道:“孩子是谁的?”
  纪曼嘲弄地笑着说道:“孩子是杜子越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很好。”靳容琛冷冷喊道,声音带着种极致的怒气。
  靳容琛很快就离开她身边,随即从他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响声。
  是东西被摔在地上的声音,纪曼不禁打了个冷战,也回了房。

  自此,她没法离开靳家老宅。
  靳容琛生怕她离开,直接叫佣人看管她,不准她出门半步。
  可纪曼又怎是那么容易妥协的女人?
  想了个办法,她趁女佣不备,就从房子里跑了出来。

  走在空荡荡的街上,纪曼根本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
  怀着孩子,身无分文……
  她迟疑许久,还是把电话打给了杜子越。
  不一会儿,杜子越就开着车匆匆赶到,他看着脸色苍白的纪曼,心疼极了,直接将她接到了自己家中。
  沉默良久,面对不催她的杜子越,纪曼终于面露苦涩的开了口。
  “我怀孕了,但是我没有告诉靳容琛孩子是他的。”
  怀孕?!
  所以你和靳容琛……
  杜子越心里很不是滋味,此时此刻却不能表现出来,他摸了摸纪曼的头,缓缓道,“别难过,我可以接受这个孩子。”
  “不……不要!”
  杜子越的话的确令人感动,但纪曼打从心底没办法接受这件事,下意识就开始反驳。

  她一边摇头,一边道,“对不起,不能这样,我们不要再联系了,我不能对不起你!”
  这话异常坚定,显然,现在的纪曼已不容易被说服。
  杜子越明白这个道理,不说话,就是看着她,似乎再审视着什么。
  纪曼喝了口水,站起身,“我想离开这里,如果可以,再也不回来。”

  杜子越跟着起来,一会儿的时间已是做了决定,“你的想法我都支持,只是希望你能快乐,有需要的时候,找我帮忙就好。”
  “嗯。”纪曼应了声,看着他,知道有些感谢的话不必多说,现在他们才是最好的朋友关系。
  当晚,纪曼就在这休息了一晚,订了隔天一早的机票。
  第二天,杜子越把纪曼送到了机场,他看着她拖着行李缓缓地走向登机口,心底一片痛楚,却没有身份来挽留,他转身离去。
  纪曼不想在对一切有留恋,突然一双手扯住了她的手臂,人群中她撞上什么东西,腹部传来一阵疼痛……
  她腿部留下殷红的血迹,人也缓缓倒下。
  “纪曼……纪曼!救护车!”
  医院走廊上。
  靳容琛闻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双手抓住头发,忽的,他把头狠狠地撞向墙壁,发出闷闷的响声。
  怎么办?
  孩子掉了,当时他只是太过紧张,不想让纪曼离开,没想到却不小心让她肚子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现在,纪曼醒来还会原谅他吗?
  手术室内,走出了一个小护士,靳容琛急切地抬起了头,护士问道:“请问是纪曼家属吗?”
  “是。”靳容琛回答道。
  “保大人还是保小孩?”护士无情地问出了这个问题,仿佛这两条都不是生命一样。
  靳容琛看着手术灯,没有半分迟疑的喊道:“当然是大人,快点去救她!!”
  不知为何,靳容琛难得有一种撕心裂肺般的感觉,为了纪曼么?

  他来不及多想,护士让在手术单上签名,靳容琛连拿笔的手都是颤抖的,甚至于他心里浮现一个想法,也许,纪曼要是坐那班飞机离开才是最好的……
  “别太担心。”护士抛下这句话就回到了手术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着,靳容琛感觉时时刻刻都是煎熬。
  纪曼在昏迷中,脑海中都是靳容琛着急的呼喊她名字的声音,她的孩子啊,那是她最后关于靳容琛的东西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纪曼终于从手术室出来了。
  靳容琛立即过去,陪在她床边,回到了病房。

  一片安静下,靳容琛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坐在床前,替纪曼理了理鬓角的头发。
  靳容琛依然紧紧握着纪曼的手,他在想怎么面对醒来的纪曼。
  一天一夜,在护士们劝了很久之后,他才决定回家换身衣服。
  纪曼却在他离开时醒了过来,护士见她醒来,检查身体完后,对她笑着说道:“你丈夫可真爱你。”
  纪曼有些不解,丈夫?那是谁?
  见状,护士在她身边坐下来,语气不乏羡慕的说道,“你丈夫把你送到医院,手术你的孩子和你只能保一个,情况很紧急,他想都没想就要保你……”
  日期:2018-06-2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