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71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当靳容琛手要剥开她衣服时,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羞耻感来临,纪曼全身都有些颤栗,忽然爆发了力气,直接将靳容琛推开,而后直接冲到了沙发上坐下。
  好几个呼吸间,她才恢复平静,往门口看去,才发现来的人是左晓露。
  三人都很僵持着,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左晓露终于受不了靳容琛那太过理所应当的表情,转身跑了出去。
  纪曼原本想一起出去,可是还没等她移动半分,就见刚才还站在办公桌旁边的靳容琛率先追了出去,纪曼愣了一下,无力的摔落在沙发上,任由泪水布满了自己整张面庞。
  不知过了许久,听着耳边滴滴答答的钟表,纪曼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收拾好自己,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出了门,可是那越走越快的脚步却是透露了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刚出门,纪曼就迫不及待的招了一辆出租,她想要尽快离开这里,这个地方她不想再看一眼。
  “小姐,去哪儿?”
  纪曼缓了缓,“顺着这条路开吧,我在前面下车。”
  “好嘞!”
  忽然手机响了,纪曼看着显示的来电显示,“杜子越”,真的是心情复杂。
  “怎么了?”
  杜子越看着自己的电话被接起,先是很开心,接着就听到了纪曼那显然不怎么愉快的声音,顿时就着急了,可是他依旧不想吓到纪曼。
  “小姐,中午有约吗?”
  纪曼迟疑了一下,最近杜子越一直在追自己她自然感觉到了,与靳容琛任性霸道完全不一样,那么细心体贴,或许……她可以试着和杜子越在一起,毕竟杜子越是那么温柔的人,和他在一起也会很愉快吧。

  纪曼咬了咬唇,点头道,“没有,老地方见?”
  已经是晚上了,电话那边的杜子越听到纪曼的回复简直是激动不已,恨不得马上见到纪曼,可也直到纪曼原本就是那么固执又认真的一个人,所以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准备温水煮青蛙。
  纪曼放下电话,一直缠绕在心头的结解开了,可是心里好像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依旧难过,她想着过段时间就好了,就忘记了,而且还要离靳容琛远远的,最好不要再见到他。
  第二天,纪曼就上交了辞职信,看着办公桌上一张薄薄的纸,看着周围空荡荡的公司,想着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从此她和靳容琛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甚至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顿时悲从中来。

  纪曼转身就去了酒吧,看着五彩缤纷的酒杯,想着喝吧,喝醉了她就和靳容琛一点关系都没有。
  另一边,靳容琛看到桌子上的辞职信。
  他气愤不已,怒火中烧,只想干脆去抓回来纪曼泄愤,找了半天最终在酒吧找到了纪曼。
  看着喝醉酒的纪曼,靳容琛不顾一切的吻上了她的唇,心想着她怎么可以离开他呢?她明明就是自己的,还是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吗?

  已经喝得神志不清的纪曼不舒服的扭了扭身体,因为以往都是杜子越在帮自己收拾烂摊子,这次迷茫之中也以为是杜子越,有些抗拒的推开了“杜子越”的吻,呢喃道,“杜子越……”
  靳容琛虽然没有听清楚纪曼后面说了些什么,但是一点都不妨碍他知道此时怀里的人想的是谁,一时间脸又黑了一层,可是他依旧不想顶着“杜子越”的称号去上了他自己的女人。
  “纪曼!”靳容琛的声音堪称是咬牙切齿,然而已经喝的晕乎乎的纪曼自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感觉身边的人给她很安心的感觉,似乎可以交付一切,纪曼晕乎乎的还想着,杜子越什么时候让她有这种感觉了。
  靳容琛看着像小猫一样在自己身上蹭着的纪曼,顿时一腔怒火又憋了回去,心里暗恨,脸上的表情也很可怕,动作却是相反的温柔,轻轻抱起纪曼,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纪曼身上才出了门。
  一路上靳容琛都是飙车回去的,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既然怒气舍不得发泄在旁边人身上,那跑车总可以吧。

  到了纪曼的家,靳容琛给纪曼擦了擦身体,换上了柔软的睡衣。
  纪曼家里的装饰都是暖色调,不管是壁纸还是桌椅沙发灯饰地毯,一切都是偏暖色,朦朦胧胧之间真的有种家的感觉,温馨,浪漫,晚上只开床头一盏台灯的时候甚至透露出几分暧昧的气氛。
  可是女主角正在床上呼呼大睡。
  靳容琛细细看着纪曼的脸庞,神色莫名,也不知道在脑子里想了什么。
  忽然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靳容琛看着上面跳动的“杜子越”两字,冷笑一声接了电话。
  才刚接起电话,那边的话就接二连三传了过来,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着急担心。
  “喂,曼曼,你回家了吗?如果你在休息的话,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靳容琛勾着唇角,“没有。”

  那边的声音顿时停了,可惜靳容琛恶劣的心情一点都没有发泄完,这个男人抢自己的人还这么光明正大占为己有,是个男人谁也受不了,更别说心高气傲的靳容琛。
  “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纪曼是我的女人,当然,不管是含义上的还是字面上的,你是个成年人,想必是能听得懂的吧?”
  听着对面带上了沉重的声音,“是纪曼让你这么说的?”
  靳容琛自然知道对话的巧妙。
  “我只能说,她都把自己交给我了……”
  剩下的就让杜子越自己去想去吧,而且加上前面的铺垫,靳容琛真的是给杜子越挖的一手好坑,不跳都不行。
  杜子越果然也相信了,只说了一句,“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就不用先生担心了,她永远都不会是你的。”
  说完,靳容琛就挂了电话,心里满满的恶意发泄在了杜子越身上,他顿时感觉浑身轻松,而且被这么警告过的杜子越肯定是不可能再这么明目张胆的和自己抢人了,靳容琛心里一阵欣慰,起身在纪曼额头落下一吻,“做个好梦。”

  第二天,宿醉的纪曼揉揉自己发痛的额头,歪七扭八走着去下面拿了去痛片喝了倒头就继续睡过去了,丝毫不知她这一睡发生了多大的事情。
  几天后,纪曼终于想清楚自己和杜子越之间复杂的关系,完全忍不住,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约见面。
  “杜子越,我想和你谈谈,来老地方见吧。”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既然决定让杜子越长痛不如短痛,所以就不要给他留后路,留下任何幻想的空间。

  这边,杜子越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到了目的地,就看到面色冷淡的纪曼,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可惜杜子越猜的是纪曼还喜欢靳容琛,所以决定不和自己在一起。
  纪曼点点头,率先开了口,“这几天我想了下,杜子越,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你。”
  杜子越顿时心里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苦涩不已。
  还不等杜子越说话,纪曼又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并不合适,杜子越你是个好人,我希望你也幸福,人一辈子谁没有遇到过个渣女,习惯就好。”

  纪曼说完,忽然一阵恶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维持好几天了,也是准备今天去看看的,于是告别了失魂落魄的杜子越自己去了医院。
  一个小时之后,纪曼想着果然是人不能太高兴吗?
  低头看着单子,她真的难以想象,自己竟然是怀孕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