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80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19 16:00:58
  在此,我们再说一说“齐”这个国号的由来。在商末商王征伐人方的卜辞里,就有“齐师”一词出现,显示“齐”应该是商朝时今山东一带已有的地名。所以太公齐国的国名并不是新造的,而是沿袭的商代山东旧地名(周初分封的诸侯国的名字基本都是沿袭当地旧国名或旧地名)。
  癸巳卜,贞:王旬亡祸,在二月,在齐师隹王来征人方
  日期:2018-01-19 16:02:16
  那“齐”字是什么意思呢?东汉许慎在《说文》一书中说齐字是三个麦穗,表示与地名齐平之意。现在也有一些甲骨文研究者认为,“齐”字在甲骨文中仿佛三个箭头,是代表着东夷人善射之意。个人看,“齐”字确实更像是仨箭头。
  日期:2018-01-19 22:03:29
  鉴于太公与王室的亲戚关系(成王他外公),以及太公的勋劳,所以史书上说西周朝廷对异姓齐国的赏赐,跟卫国、鲁国、晋国这些同姓国差不多,都十分丰厚。但可惜由于史料缺失,西周朝廷具体赏赐了太公什么我们现在已经搞不清楚了。

  齐国作为太师吕尚之国,最初分得的土地应该也在百里左右。其都城,没有沿袭蒲姑国的旧都,而是定在营丘(应即甲骨文中的商代齐地),大概位于今天的山东淄博境内。至于齐国的国民,史书上提到周公旦曾把齐国西边的原奄国国君和一些奄国顽民送到齐地让吕尚看管,所以齐国的国民,至少应该包括吕尚本族的姜姓吕氏部族人,原蒲姑国当地土著,以及少量原奄国人。
  作为周王室分封诸国中最东方的大国,周王室对齐国的军事作用也极其倚重。西周时期,“礼乐征伐自天子出”。但是因为齐国距离宗周(丰镐)和成周(洛邑)太远,当时的交通通讯又极落后,“远东”地区一旦出事,等报告周王室以后再由天子下征讨命令,黄花菜都凉了。所以为了便宜行事,再加上吕尚原本就是执掌西周王朝军事大权的“太师”,成王特命召公奭给予齐国“征伐大权”,宣布东到大海,西到黄河,南到穆陵(今湖北麻城穆棱山),北到无棣(今河北盐山县,一说在河北卢龙县),这一片广大区域内有叛乱不臣的诸侯,无论公侯伯子男,还是统领一片小国的方伯,齐太公吕尚都有权征讨。所以西周时期的齐国国君,拥有很大的军事权力,齐军经常配合王师讨伐叛乱不臣之国,我们以后会具体讲到。

  日期:2018-01-19 22:08:23
  当然,西周王朝在赋予吕尚极大权力的同时,也有一些制衡的制度和措施。讲周公大分封的时候,我们曾引用《礼记》介绍过,周代“次国三卿,二卿命于天子,一卿命于其君”,也就是说次一等的诸侯国,国君下面三个权力最大的大臣(卿),有两个是要由周王朝选人并任命的,《左传》中就明确记载春秋时齐国有国氏、高氏两家由周天子钦命的上卿,而且这两位上卿掌握齐国的军权。因为史料缺乏,齐国立国之初时由周天子册封的两位上卿,是不是就是春秋时期齐国两位上卿国氏、高氏的祖先,我们还难判定。但是周天子在齐国内任命掌握其国兵权的上卿,监视掌控齐侯、防止叛乱的意图是明显的。(当然我们也说过,命卿制度是西周在诸侯国普遍实施的制度,这也并非是周天子特意针对齐国。)

  日期:2018-01-19 22:14:42
  不过齐国立国之初,也像鲁国开国时那样,并非一帆风顺。《史记》就记载了如下的故事:吕尚在周朝宗庙接受天子正式册封成为第一代齐侯后,带着随从返回齐国上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久历征战后突然得享太平,心里一下子过于放松,一路之上,已经可以称为齐太公的吕尚走得慢慢悠悠,十分闲适。一天傍晚他们一行人住到某地客馆中,客馆里的一个人看到他们悠闲散漫的样子,忍不住就说道:“我听说时机难得而易失,我见客官睡得很安稳,恐怕您不是要去封国上任的人吧?”这一句话点醒了齐太公:江山还未真正到手中,确实还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他立即穿上衣服连夜赶路,于黎明时分到达了自己的封国齐国。说来也巧,太公进了都城营丘没多久,东边的属于东夷一支的莱国(都城在今天山东烟台市龙口县),就举兵前来攻打。东夷人自然明白,这齐国就是周王朝安插在东方的一颗钉子,等齐国在这里发展壮大,东夷人不要说进图中原之路被封死,恐怕未来要被齐国挤到海里去做人鱼了。这不,他们趁周公东征大军已经返回西方、新建的齐国立足未稳,想来个先发制人,把齐国扼杀在摇篮里。莱国人的这个策略本来是非常正确的,不过倒霉的是,他们碰到的对手,可是自古就以兵家奇谋著称的姜太公吕尚。及时赶回营丘的吕尚立即布防,莱国人不但没有讨到便宜,反而崩了一嘴的碎牙,只能灰溜溜地东撤。

  日期:2018-01-19 22:22:21
  渡过了最初的危机后,作为齐侯的吕尚,开始好好经营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不过当时齐地的土地状况,却非常不好。由于靠近现在的渤海莱州湾,那里当时是一片贫瘠的盐碱地,种不出什么庄稼来。像周人的传统那样以农业立国,显然是不可能的。但齐太公吕尚,却能从逆境中寻找机会。他分析齐地的特点,发现这里靠近大海,具有丰富的鱼盐资源,交通比较便利,而且齐地土著居民东夷人,素来有种桑养蚕、纺织、制陶、冶炼等传统手工业。于是他就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在齐地鼓励发展捕鱼业、各种手工业和商业,尤其是大力发展“煮海为盐”的海盐产业。

  我们之前在讲纣王征东夷时曾介绍过,商末的渤海湾尤其是莱州湾,是重要的海盐产地。在现代考古活动中,考古学家曾在渤海湾一带的山东滨州、东营、淄博、潍坊等地,出土了数量巨大的煮盐所用的锅—商周陶制“盔形器”。我们知道,盐在古代可是了不得的“战略物资”。商代、周代中原地区的人们要是吃盐用盐,很大程度上要仰仗东海也就是齐国一带的海盐。而且相对内地出产的味道苦涩的池盐,海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味道纯正,没有苦味。所以说,当时成王、周公把太公吕尚分封在地薄人少的齐地,显然并不是“薄待”异姓国,而是把一块“波斯湾”一样的战略宝地,送给了太公啊。那时候要是搞食盐禁运,简直就跟现在欧佩克对某些国家搞石油禁运一样厉害。《周礼》一书说,周代祭祀典礼和招待宾客时,都要用到海盐。而周代海盐显然应该就主要是由齐国供应的。让太公看着海盐产地,这也显示了周王室对太公的信任。

  所以在齐太公的灵活经济政策下,尤其是发展了规模庞大的海盐制造业后,齐国的经济很快发展起来。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齐国一变富了,立马就有大批百姓从四方前来归附。在古代,人多力量大,齐国人口增长了,国力自然就变强了。
  日期:2018-01-19 22:26:09
  在政治上,齐太公吕尚治理齐国的方针更和鲁国截然不同。鲁公伯禽在鲁国是实行“尊尊亲亲”的周礼,也就是说是按照亲情、血缘的远近为任人的第一标准(任用贤人只是补充),并采取强硬措施大搞移风易俗。而吕尚则是“简其礼、从其俗”,也就是简化礼仪、入乡随俗;用人方面更是“尊贤尚功”,也就是不看血缘亲疏远近,而按是否有才能、有功劳来任命官员。相对于周人的“任人唯亲”,显然齐太公吕尚的做法更能赢得我们现代人的赞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