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45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鳝性猛,且护洞,只要开口咬住不再放松,使劲往洞里拖。这时看到露在外面的钢丝钓竿也随着打起旋来。轻轻捏住朝反方向用力一捻,再往外一拉,呼啦会拉出一条不断绞扭挣扎又大又肥的芦斑鳝来,大的最多一斤多重!”
  说完又拿起另一笼,笑道:“鳝鱼肥而不腻,至于这些河虾,清润爽口最合适不过。”
  笼子里满满当当都是小河虾,又蹦又跳,十分欢腾。纷纷脑闪过一道名菜,难道是醉虾?
  用有盖透明玻璃容器放入弹跳鲜活河虾,倒入烈性酒及盐、醋、糖、香菜、姜末等作料。抓起容器下摇撞多次,令虾昏醉。
  纳入口,下牙轻轻一磕,鲜嫩的虾仁在那种微微酒香与酸甜滑到舌尖,瞬间的感觉实在是美妙异常。无怪乎李渔在《闲情偶寄》感叹:虾惟醉者糟者,可供匕箸。
  六爷好像知道众人想法,介绍道:“醉虾也算得千古名菜,可还是不当年我在农村,常将随手捕得的虾剥开须壳,挤出白嫩虾仁投入口,那种清爽爽的微带腥甜味的清凉,能让你最本质地亲近泥土,亲近给泥土以生命滋养的那些纯洁清润的河流与水塘,那才是最接河气的吃法。”
  说到这里凌君生笑着插话道:“你说这个我相信,当年我年轻下乡的时候,口粮不够吃,经常下河扳虾。不是用渔,而用破旧蚊帐布,间放点炒焦的麸皮或螺蚌肉做饵,有五六张连着扳,一个晚收获十斤虾是不在话下。”

  “要是运气好,遇见秋后有雾的湿闷天气,飘着两根长须的虾会成群结队地浮到水面,爬水际线的岸边来,那时你只管拎着篮子捡捡行。”
  “所以老话才说:有鱼不吃虾,是因为那时候河虾太多,人都挑精拣肥弃虾而吃鱼。其实虾无论清煮、红烧、做虾仁圆子、还是剪去头尾炒韭菜……哪样都是至味。”
  两个老爷子哈哈大笑,凌天成忍不住插嘴道:“我还是喜欢吃麻辣小龙虾,抓起小龙虾一拗,揭去头的壳,这招叫——掀起你的红盖头。”
  “再用两指掐紧尾鳍间的一片,轻轻一旋一拉,抽出肚肠来,第二招——抽下你的绿腰带。最后剥下腰壳,露出最完整最结实的那块肉,吮汁、舐黄、吃肉,一气呵成。又香又辣,满嘴起火,最后吃块冰镇西瓜,那爽快……”
  大家哄堂大笑,六爷笑着打开最后一大笼,里面都是贝类,介绍道:“最后可是好东西,菜花蚬子清明螺,专门托人运来才有口福。”

  蚬子如同蚕豆大小,壳顶鼓胀突出,或略呈三角形,玲珑又丰满。属淡水双壳贝类,壳面有光泽,呈黄褐色或黑色,以黄色者为佳,肉最鲜嫩。
  它们喜欢结伙群聚,要是运气好,碰到蚬子窝,那是最令人开心的事,一下子可以扒出大半筐蚬子。
  闻一鸣鼻头微动道:“这难道是吴江黄蚬!”
  六爷一挑大拇指,赞叹道:“先生有眼力,正是元荡黄蚬。蚬子和螺蛳一样,都是到了油菜开花时近清明天气,味道最美。”

  “捞回来的蚬子放在水盆里,让它们悄悄地张开嘴,吐尽泥沙,再放锅里用沸水一煮,所有小扇子似的壳全都张开来,用手轻轻一抹,蚬肉下来。”
  “不过煮蚬子最讲究火候,煮嫩了,蚬子门户紧闭,吃起来不爽,蛮咬硬啃地弄开,里面半生不熟,鲜味明显没提来。”
  “要是煮过头,蚬壳大开,鲜味全都溶到水里。只有煮到蚬壳刚开一条细缝,作料渗得进,鲜味跑不出,蚬肉色泽晶莹,口感一流,才是恰到好处。”
  六爷边说边把黄蚬分成两份,解释道:“不过黄蚬太嫩,更容易熟,受热过度肉质会缩小变老,所以一定要大火快炒。”
  “蚬子配以红尖椒、姜、蒜、豆豉、盐、糖等作料,猛火翻炒到蚬口张开,再喷料酒,搁点猪油,入一勺高汤后勾稍许芡,香鲜袭人,味道浓郁,美到心眼里。”
  “剩下一半还是清蒸,原汁原味,保留了蚬的浓鲜。只是蚬子入锅前一定要提前洗净从水里捞出,沥干水,否则入锅后会渗出来很多水,很难有浓郁味道。毕竟是腥物,清蒸少了醋辣压不住阵脚,故姜葱要舍得放足,多加些陈皮丝,起锅时保证橘香四溢。”

  说到这里凌君生摆摆手,不同意道:“要我说蚬子煮汤更棒,以冬瓜配蚬子,煮成乳白的整盆汤,微腥里透着甜丝丝的鲜香,一口气能喝下大半盆。”
  “待到蚬子汤喝完,桌留下一大堆的蚬子壳。才想到伸筷子在汤里捞蚬肉,捞来有的附了肉,有的却空空如也……”
  “如同我们做每件事情时的那份结果之于希望,却不知道哪些会怎样,哪些又会怎样,但却不会放下筷子。犹似行走在这人世间,无论事业还是情感,在打捞时,都有着一份长与短、执与弃之间的坦然拿捏。”
  “哼,吃个饭也要这么绉绉?今天我做主,听我的!”
  六爷笑骂着,拿起笼子走进厨房,不一会美味桌,都是新鲜食材,加工手法越简单越好,大家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在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门外进来一个人,大声道:“六爷在吗?”
  闻一鸣抬头一愣,居然是他?这不是鼎鼎大名的相声捧哏第一人,余谦,余老师!
  “你小子咋呼什么?没看见我这里有贵客!”

  余谦被六爷吓得一缩脖子,赶紧道歉道:“各位不好意思,打扰打扰。”
  六爷瞪了他一眼,招手道:“既然来了认识一下,这位是闻先生,香道大师,绝对高人,以后见面恭敬点!”
  “闻……先生?”
  余谦看着二十出头的闻一鸣,在看看六爷恭敬的态度,简直不可思议!

  虫六爷是什么人?京城资深顽主,眼睛长在天灵盖的人物,从来没有见过老爷子服过谁!
  赶紧走前,主动伸手打招呼道:“闻先生有礼,我是余谦,多多关照。”
  闻一鸣站起身,客气几句,没少听人家的相声,原本想着有空去听听现场,没想到居然见到活人。
  大家相互认识,重新坐下聊天,六爷看了看余谦问道:“你小子找我什么事?”
  余谦赶紧掏出两个葫芦,双手奉,笑道:“这不抓了两只好虫,想请爷帮我掌掌眼,您看……”
  余谦恭敬的双手奉斗虫,六爷随手接过,扫了一眼,轻描淡写道:“还行,底子不错,训练训练能出彩,你小子的眼力算是有进步。”
  “多谢六爷!”余谦喜笑颜开,能得到这句话什么都高兴,突然想起什么,赔笑道:“次从藏区弄来的两只母獒这两天要下崽,我怕那边人手不太行,您老看……”

  “嗯,算算日子也差不多,那好,到时候我走一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