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6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去的路上,华辰风一直靠在座椅上,我以为他是不胜酒力。所以也没理会。但到枫林别苑时,华辰风突然说让我先回家休息,他还有点事要处理。
  我追问他什么事,他说是工作上的事,让我不要多问,还催我下车。
  我只好下车,回家洗漱完后,他还是没有回来,打他电话,手机关机了。
  只好接着等,结果一直等到凌晨,华辰风也没有回来。我又打蒋轩龙的电话,然后他的电话竟然也是关机的。又打了几个华辰风身边人的电话,要么就是关机,要么就是不知道。
  我隐隐有些担忧起来,转念一想,可能是华辰风要离开了,所以有些要见的朋友,然后喝多了就不回家也有可能。
  一直熬到凌晨,我有些困了,于是先回房睡觉。
  做了个恶梦,梦到我和华辰风到了美国,然后在机场他突然不见了,我人生地不熟,处处找他,怎么也找不到。然后本来很好的天气,竟然忽然下起大雪来,像灾难片一样。
  我又饿又冷,忽然惊醒,发现一脸是泪。不知什么时候被子被自己踢到一边。
  我在黑暗中爬起来,坐在床上发抖。好长时间都缓不过来。
  拿电话一看,已经凌晨五点了。天已经呈鱼肚白了。我再也无法入睡,又打华辰风的电话,还是关机。

  一直坐到天亮,还是无法联系上华辰风。我无心吃早餐,洗漱后开车出门。正是上班高峰,路上车流很大,一路拥堵,而且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华辰风。
  一路堵到了华氏集团总部大楼,我想进去,但想想不妥。华辰风已经离职,他肯定不会再到公司来的。来这里肯定找不到他。
  要是公司的其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又有什么企图。万一不巧又遇上陈若新,那恐怕又要被她给纠缠一番。
  于是离开。但又不知道去哪儿,于是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

  一直开车,一直打电话,但终究还是找不到华辰风,我越来越担心。
  结果到中午的时候,电话响起,竟然是华辰风打来的!
  “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不到你!急死我了!”我自己说着,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
  “我刚回家了,你没在。”华辰风倒是很平静。
  “你回家了?那我马上回来。”我心里一喜。
  “我还有些事,所以我又走了。你别急,我没事,就是昨晚喝多了,在酒店睡了一觉。”华辰风说。
  “你一个人睡的?”我突然问出一句我自己都吃惊的话。
  “那不然呢?”华辰风反问我。

  “你喝醉了,可以让司机送你回家,为什么要自己去住酒店呢?”我追问。
  “我喝醉了,也不是自己去住的酒店。是司机说看我醉得厉害,怕在路上吐,所以就安排我住了附近的酒店。”
  “哪家酒店?”我再次追问,我以前不是这么八婆的,但这次的事,我总觉得蹊跷。
  “有劲么?”华辰风似有些不耐烦了。
  “那你就是对我撒谎了,不然你不会发火。你说啊,哪家酒店,哪个房间。”我恼道。
  “你想干什么?”华辰风冷声问。

  我明人不做暗事,也不说暗话,直接挑明,“我要去查你和谁一起住的酒店。我不相信你的话。”
  “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不告诉你了。”华辰风说。
  “就是因为我这样想,所以你才不敢告诉我,你到底住的哪家酒店。”我也不爽,非常不爽!
  “这世上没有我不敢的事,我只是屑于和你纠缠。”华辰风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你这是做贼心虚,还装什么?”
  “姚淇淇,你没必要和我这样说话。我就是一宿不归,你至于么?”
  “那你倒是说,你住的哪家酒店啊。你说了,我就不至于了。”
  华辰风那边忽然就挂了电话,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我马上打过去,他就不再接听电话了,再打,关机。
  我把车停在路边,让自己冷静一下,我也在自己检讨,是不是我太过份了?我是不是真的不应该计较他在哪里睡的?

  可是这也不对啊。以前我以为我和他离婚了,那他做什么我可以不管,可是现在我知道我和他并没有离婚,我们还是合法夫妻,他做什么我当然要管了,我怎么能不管?
  他一夜不归,我问一下都不行?他要是真的光明磊落,没干亏心事,那他为什么不敢说他住的哪家酒店?
  越想越不对劲,我开车回家。
  华辰风的车不在,珍姐已经做好午饭。
  我虽然生气,但东西还是要吃的,我都没吃早餐呢。先把饭吃了再说。
  看到饭菜后,才发现自己真是很饿了。于是我化悲痛为饭量,吃了一大碗米饭和很多的菜!

  珍姐一直看着我吃,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太太,你吃这么多?”
  我笑了笑,“我早餐都没吃,可把我饿坏了。”
  “那就多吃点,我做的饭菜可还合你胃口?”珍姐问。
  “珍姐,我都吃了么多了,这还用问吗?肯定是非常的合胃口了!对了,华辰风回来过吗?”
  珍姐略作考虑,“太太,我正要和你说这事,我感觉有些奇怪。”

  我心里突地跳了一下,“怎么奇怪了?发生什么事了?”
  “先生是回来过了,但又好像不算是回来过。”珍姐很纠结的样子。
  “这是怎么个说法?什么叫又回来,又没回来?”我着急问道。
  “先生的车是回来了,但他没下车,是那个龙哥上楼给他取的东西。你说奇怪不奇怪?”珍姐说。
  这确实奇怪了,既然回家了,为什么他不下车?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二楼是华辰风和我的卧室,其他人是不能随意进出的。普通女的都不能进,更别说是龙哥那样一个外来的男人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生没下车,一直坐在车上,你确定他在车上吗?”我问珍姐。
  “确定,车窗开着的,先生就坐在车上,我看得很清楚,然后蒋先生下来取东西,取完东西后他们就走了。”珍姐说。
  “他们取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呢?”这是个重要的问题。
  “先生的电脑,还有一些帐本和证件之类的吧。他们走后,我特地上去看了一下,先生随身的物品都带走了。”珍姐说。
  既然珍姐已经去看过了,那我就没必要再去看一遍了,我相信她说的。
  “依你看,华辰风这是要做什么?”我问珍姐。
  她在华家做事多年,对华辰风的了解,恐怕是远甚于我,所以我要问她的意见。
  “太太,这个……”珍姐欲言又止。

  “有话你不妨直说,没什么好避讳的。”
  “依我以前的经验来看,先生这是要出远门了……”珍姐还是心虚地看着我。
  日期:2018-12-3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