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6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为什么不说你们在皇帝身边那么久,有的是下毒的机会……”火山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另外一边的百无求之后,指着躺在棺椁里面的李治尸身继续说道:“皇帝中的是妖毒,那么巧你们身边就有一个妖王……”
  “有妖毒就是妖王动的手,那么说起来的话,昨天老人家我在大街上看到摆摊儿算命的方士,就是大方师你了?”归不归嘿嘿一笑,拉住了要冲过来教训俩大方师的百无求。随后继续笑嘻嘻的说道:“那么缺钱和我老人家说一下嘛,老人家我介绍几个有钱的财主去照顾照顾大方师的生意。你们在找一串乌龟盖就说那是占祖,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傻子……”
  “放肆!”火山听到归不归话里有羞辱自己师尊的意思之后,对着老家伙大吼了一声。他也不管自己和面前这几个人、妖之间的差距,便要和归不归拼命。这一瞬间火山又变回到以往那个火爆脾气的红发方士。
  “火山你不得无礼……”广仁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止了住自己的弟子,冲着归不归的方向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归师兄你还是老样子,难怪当年大方师说过你是广孝的克星。谁敢在你的面前纵横捭阖?”

  说到这里,白发大方师顿了一下,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今日我们师徒只是来拜祭先帝的,如果心里有愧的话,又怎么敢再回来和几位对峙?陛下刚刚复明便身亡,这当中必有蹊跷。几位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吗?”
  “看来大方师这是知道了什么……”看着广仁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又看了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火山大方师能到这里,就说明这一段并不在占祖的占卜结果当中。不过却能从前后的占卜结果当中看出来一点端倪,你们二位大方师心里有了答案,现在来只是印证这个的。老人家我说的对吗?”
  “我真的不知道底天下还有什么能瞒得住归师兄你了。”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身前身后那些好像死了亲爹一样,如丧考妣的官员。随后冲着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换一个所在吧。顺便将我们的误会解开,省得这个疙瘩一直在,伤了我们之前的情谊……”
  “原来大方师还有情谊……”没等广仁说完,吴勉已经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随后他第一个转身从大明宫中走了出去,白发男人也不去管别人,走了几步之后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众人、妖早已经适应了吴勉的格瑟脾气,当下也不去理会白发男人,就近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偏殿。火山这才开始说出了始末缘由……
  红发大方师还是留了心眼,他只说了有关这一段的占卜变化:“从你们几位回到陆地开始起,占卜的结果便发生了变化。一开始只是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过你们发现了头码管事是我的弟子。当时以为各位是从饵岛回来。陆地和饵岛的时间不一样才发生的变故,后来随着你们进到京城,变化越来越大……”
  “火山大方师你还是藏着掖着,你师尊不是让你解开疙瘩吗?你怎么还在疙瘩上系了死扣……”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笑眯眯的盯着火山继续说道:“变化真是从我们回到陆地开始的吗?还是从三年前太史令的老婆死而复生那会就已经发生了,是不是还要从我老人家的嘴里,说出来你那个叫做栾灵的弟子是怎么回事?”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广仁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说道:“火山,有什么你就说什么,现在我们是坐在一艘船上……”
  “是,弟子从头说……”回答广仁的时候,火山的脸色变得有些纠结。有关栾灵的时候起ing他并没有和自己的师尊交代,现在看起来自己搬起来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原来就不是愈合很好的师徒关系,这一下子又有了新的裂痕……
  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火山继续说道:“三年前我的弟子栾灵亡故,按着占卜上面的结果,我将他的魂魄带到了太史令的府中,原本他应该作为太史令之子出生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偏差,太史令的夫人竟然同时意外亡故,她体内的婴胎一起死去。
  当时栾灵的魂魄并没有发现太史令之妻已经身亡,他已经进入了女人的体内。等到栾灵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魂魄已经和死婴同化。因为婴胎已死,他只能退而其次占了女尸的身体。因为这和我说的完全不一样,栾灵这孩子以为我在做法炼化她的魂魄,这才自报了家门。不过话说出来又后悔了,当时我并不在长安城内。等发现这和占卜的结果有了偏差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缓了口气。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看到广仁并没有如何动怒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栾灵已经送到其他的人家转生了,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又回到了占卜的轨迹上。我以为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虽然太史令这条线以后用不到了。不过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弥补,直到后来你们几位回到了陆地上。我才知道想错了……”
  “别忙着说后面的,说说徐福的法旨吧,大方师到底交代了你们师徒什么,这次会这么拼命。”归不归插了一句嘴,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你们师徒俩的习惯是出事就要麻烦我们几个,不过这次能把我们困在饵岛三十六年,那么说起来的话……”

  “你们早晚会知道的,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火山也不客气的打断了归不归的话,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他继续说道:“因为徐福大方师的法旨牵扯到你们几位,请恕火山现在不便明说。”
  看到这位红发大方师还是嘴硬,归不归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老家伙便找到了下一个话题:“那就算了,反正过几天老人家我也打算再去海外见你们家徐福大方师的,到时候我老人家亲自去问他。这个不问了,那今天这事情你们总是可以说说了吧?”
  这个时候,百无求突然开了口:“等一下!老家伙你怎么忘了武媚娘那娘们说的事情?什么皇帝做噩梦了,还有火烛闹鬼了,这不是都没说吗?饭一口一口吃,不吃第二口,就吃第三四五口就不怕被噎死吗?”
  “这个爸爸我有数……和他们两位大方师没有关系。”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没有昨晚皇帝驾崩的事情,老人家我也差一点被蒙住。不过就是因为皇帝突然死了,占卜发生了这么大的偏差,我老人家才敢肯定,那几件异事和他们两位大方师没有关系。”
  看着表情诧异的火山,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还是火山大方师你先说吧,说完之后,老人家我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这几件事情能证明皇帝突然驾崩是怎么一回事,火山你先说……”
  日期:2018-03-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