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年少时》
第356节

作者: 梦幻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刘淑云被安顿在重症监护室之后,张博把许向晴悄悄的叫到了一边。“向晴,老胡说了你医的手段了得,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医治一下这个病人。林家的那个小子特意给我打电话让我保着这人的命,可是伤的这么重,我是真没把握。”
  许向晴听到这话心里疑惑的皱眉,“老师,你刚才说是谁让您到医院来救这病人的?”
  张博觉的没什么不能说的,很是干脆的说到,“林朝阳,是唐璐的表哥,你认识的。我正在家吃饭,他给我打电话说是有个病人请我帮忙医治,我打车过来了。不过这个病人是谁啊,我瞧着你好像也认识。”
  许向晴此刻心思转的极快,刘淑云是什么身份她很清楚,林朝阳定然也知道。朱羽说过除了他们还另外有两拨人在刘淑云身边,许向晴心想可能有一拨是林朝阳的人。
  林朝阳关注刘淑云做什么,难不成也是想对付朱家不成。可是朱家和林家据她所知应该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许向晴猜不到林朝阳是怎么想的,但是从林朝阳拜托张博来亲自医治刘淑云来看,林朝阳对自己没有恶意,反而是在帮忙。
  许向晴没有告诉张博病人的真实身份,只是搪塞了两句。她和朱家的恩怨不想把老师牵扯进去,不想让老师为她担惊受怕的。
  许向晴不肯说实话,张博年纪一大把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不过他也不追问。张博是信任许向晴,觉的她能处理好。

  张博刚做完手术累的很,没有在医院多待回家休息了。但是许向晴没有离开,刘淑云这个样子着实让人没法放心。
  许向晴找到护士换好隔离服,走进了刘淑云的病房。许向晴把刘淑云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诊脉,气若游丝,许向晴甚至能感受到生机在流失。她这个样子,起当初刘军的情况更是糟糕。
  许向晴把一粒药丸放进了刘淑云的嘴里,之后怎样要看刘淑云的造化了。
  “刘淑云,你真的狠心这样一直永远的闭眼睛吗,难道你放心你的女儿甜甜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着。你若是不在了,她只能去孤儿院了。她若是受欺负了,你难道不心疼吗。”
  许向晴离开病房的时候特意在刘淑云的耳边说了这几句话,她想刘淑云能用自己的生命护住女儿,那么她定然是非常的爱她的女儿。这样的伟大的母爱怎么舍得留下幼小的女儿独自一个人在世受苦。若是刘淑云能听到许向晴说的话,说不定能刺激她尽快醒过来。
  许向晴担心朱家趁着刘淑云没醒过来再对她下手,特意打电话让徐志山和马一白到医院守着病房,不能给对手可乘之机。
  至于刘淑云的女儿甜甜,此时却是醒过来了。许向晴原本想让苏暖月带着她会四合院住几天,可是甜甜死活不肯,非要在医院守着妈妈。站在椅子满脸泪水眼巴巴的透过玻璃看着病房里的母亲,这样的甜甜看着让人心疼。

  这种情况下,许向晴也不好强行带甜甜离开,所性留苏暖月在医院照顾甜甜。另外还和医院要了隔壁的一间病房,给甜甜和苏暖月、徐志山、马一白几个轮流休息用。
  医院这边安排妥当了,许向晴和朱羽两人才离开医院回家。.
  许向晴回到家里的时候,林朝阳居然在客厅里正等着她。许向晴请他去书房,两人在书房一个小时,林朝阳才离开。
  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两人说了什么。但是从许向晴的表情不难看出,她心情好了许多。
  许向晴手里端着茶,透过窗户望着天的皎洁的月色。朱家的事情林朝阳肯帮忙真是个好消息啊,若是还不能把朱家拿下,她许向晴可是太无能了。
  凌晨三点,许向晴被刺耳的电话声叫醒。徐志山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如许向晴预料的一样,有不速之客去了刘淑云的病房,被当场扣下。
  许向晴没有去医院,而是让徐志山直接打电话报警。北京市的公丨安丨局长何靖是个正直的人,相信他能公正的处理。
  朱家派去医院解决刘淑云的两个人被丨警丨察带走审讯像是一个开始的信号,第二天天刚亮,在监狱里服刑的曾经的天狼帮的帮主赵东突然间要检举,随后司法部门迅速立案展开对朱家的调查。被派去医院谋杀刘淑云的两个人将朱家供出,可是朱家矢口否认与他们无关,那两人的口供是污蔑。在朱家自认为检查机关奈何不了他们的时候,在调查陷入困局的时候,一份账本被人匿名寄送到检查机关。有了这关键证物,朱家不仅做实了勾结帮会危害社会治安,教唆杀人的罪行,更是牵扯出了偷税漏税等等一系列的经济问题。

  短短几天时间,朱家还没反应过来,没来得及找好退路,检察机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朱家涉案人员缉拿,朱家名下资产冻结。
  朱家的老夫人傻了眼,眼睁睁看着丈夫、儿子好孙子被带走,家被贴了封条。老夫人和儿媳两人哭着眼睛通红的给在田家作大夫人的女儿朱良秀打电话。
  电话另外一头的朱良秀挂断电话之后急忙惊慌的给丈夫田毅打电话让他帮忙救救她的娘家。
  田毅身居高位,对很多事情格外的敏感。这次朱家出事几乎是一瞬间的,提前都没有听到风声。田毅判断可能是层有人看朱家不顺眼,甚至想要给田家警告。
  田毅没有耽搁时间急忙回家,和父亲田红军弟弟田齐在书房商议了一个多小时,最终还是决定弃车保帅,放弃朱家。不管此次朱家被如何判刑田家都不插手,以免有人借题发挥将田家推下水。
  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田家对待朱家这姻亲如此的冷酷,让得知消息的朱良秀心寒的痛哭流涕。一向温婉大方的朱良秀对着丈夫田毅是声嘶力竭,“那是我的父母家人,而且他们为田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们如今怎么能如此见死不救,狼心狗肺,你们还是人吗?”
  面对妻子的指控,田毅是有些心虚和心疼的,可是他依旧不会违背父亲的决定。他俯下身抱着哭的快没力气的妻子,安慰劝说着。“良秀,不是田家狠心,而是朱家的事情证据确凿已成定局,没了翻案的可能。若是田家贸然出手,无力回天,只怕也会被牵连。难道为了救朱家再把田家搭进去吗,你想想若是田家出事了,我们还有女儿心怡怎么办,我们这个家怎么办。”

  丈夫的解释尤其是提到了自己的女儿田心怡,朱良秀的情绪不像先前那般激烈。可是依旧一脸愁苦,“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我父亲、哥哥、侄子他们可怎么办啊?”
  “暂时田家不好插手,可是不代表以后不能再想办法。若是被判刑了,之后想办法让他们减刑少受苦,也可以找人关照他们在里面不被欺负,你娘家若是缺钱我们也可以帮忙。等风声过了,事情好办了,现在先忍耐一下。”
  日期:2018-03-0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