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44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六爷点点头,不再废话,开始用心准备,对方绝对不是善茬,有备而来。大声道:“独眼龙虽然看着一般,但斗性极强,野性十足,开牙太快,麻头青热的慢,直接被打蒙,输的不冤。”
  “这次换成虫青,都是开牙快的品种,速度型,我不信还能输!”
  闻一鸣暗自点头,斗虫高手必须能根据对方斗虫不同特点,安排自己迎战选手,和国家队领队教练一样,了解自己选手优势劣势,知道对方的优点缺点,有针对性排列战术,以强击弱,以快打慢,才能获得胜利。
  “三二一,开始!”
  一开闸,两只虫相互对峙起来,不停用须子试探对方,看来是级别相当。独眼龙也能感觉到对方很强,特别是一口白骨牙,是牙口最硬的等品相,如白骨般白,坚硬无。
  两只虫突然冲到一起,相互撕咬着,在地不停翻滚,所有人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特别是六爷,目不转睛看着赛,生怕出什么意外。
  足足一分多钟,两只虫交缠着,不分胜负。突然独眼龙精神一震,好像被打了鸡血,更加勇猛起来。找个机会甩开虫青,绕到背后,一口咬住对方的腿!
  “停停停!”
  六爷一看,赶紧用草分开两只虫,自己赶紧把闸门合,擦了擦汗道:“独眼龙真猛,再晚一点估计虫青的腿废了!”
  罐子里的独眼龙斗志高昂,猛地被打断,有点欲求不满的样子,吱吱吱控诉着。
  “服了,我真服了!”
  六爷长叹一声,走到闻一鸣面前,双手抱拳道:“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冒犯,请高人不要见怪!”
  闻一鸣哈哈大笑,扶住对方道:“六爷客气,小事不值一提!”
  六爷赶紧摇头,恭敬道:“恕老朽斗胆,请问先生刚才所用何物?”

  说完转身走进房间,端出七八个罐子,诚恳道:“认赌服输,请先生随意选择,只要能告知老朽,全部子玉罐算是赔罪如何?”
  “这……”
  闻一鸣看着各种皮色的子玉罐,暗自感叹不愧是大藏家,光这些最少也值大几百万。拿出淡黄色粉末,递给六爷介绍道:“我是香道师,无意得到一副香方,应该是明代宫廷传下来专门调理斗虫之物,所以才……”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六爷听完更加激动,紧紧抓住闻一鸣,颤声问道:“是不是不老散?”

  闻一鸣摇头道:“至于名字我不知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使用,效果您也看见,至于是不是不老散……”
  “无所谓,名字都无所谓!”
  六爷双手捧着小瓶,如获至宝,欣喜若狂,喃喃自语道:“我终于找到不老散,古人诚,不欺我辈!”
  闻一鸣看着对方癫狂的表情,什么狗屁不老散?不是前两天金角脱下的皮!

  自从那个败家玩意缠自己,每天最少几包合香,日子别提多滋润。在前两天,居然开始脱皮,按照达言研究,金香蛇每次脱皮是进化的象征,一旦完成,威力大增。
  笔记还说蛇皮也是宝贝,对于蛊虫来说是大补之物,如同百年人参鹿茸,强筋壮骨,独眼龙吃下自然龙精虎猛,天大的福气。
  凌天成偷偷给闻一鸣使个眼色,如此机会岂能放过?闻一鸣点点头,故意无奈道:“可惜原料太过珍贵,现在只有这一点,否则……”
  “需要什么原料先生请直言!”六爷赶紧保证道:“老朽定当万死不辞,赴汤蹈火也要寻来!”
  “这……”闻一鸣暗自好笑,在对方千恩万谢写下不少稀有香材,六爷肯定不是一般人,不用白不用。
  “先生请放心,老朽尽快收集材料,到时候还请您出手相助。”

  说完又从屋里拿出几个子玉罐,各种颜色十几个,琳琅满目一桌子,恭声道:“这些算是定金,请先生务必收下。”
  闻一鸣满脸无奈的勉强收下,把剩下粉末留给六爷,双方皆大欢喜。金角才开始脱皮,以后还有不少,用来换其他香材更好,自己又不养虫,留着用处不大。
  “今天能遇见先生是老朽三生有幸,晚别走,我亲自下厨,做几道小菜请贵客品尝!”
  看着六爷满脸热情的样子,哪里还有刚进门的架子和傲气,真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果然不错!

  既然如此三人不好推辞,虫六爷背景深厚,能在京城混的开必有过人之处,闻一鸣打趣道:“您还精通厨艺?难道跟王世襄老爷子一样?”
  “不敢当,不敢当!”说到京城第一玩家王老爷子,六爷难得谦虚道:“我可不敢跟王老相提并论,人家才是把玩当成学问研究的大师前辈。不说别的,光那本蟋蟀谱,令老朽望尘莫及!”
  众人哈哈大笑,六爷拿起电话拨通几个号码,然后笑道:“我们这些纨绔子弟看不凌君生这样的学院派,外人总是觉得是玩物丧志,自从王老爷子横空出世,才让世人知道——原来玩也是门大学问!”
  这句话让闻一鸣对六爷大为改观,对方也是真性情,不服骂,服了夸,最少表里如一,活的真实。
  凌君生笑骂一句,大家关系越发融洽,不一会两个人门,放下几笼东西离开,六爷兴冲冲提过来,检查道:“哈哈,今天的肥!”
  众人一看,居然是黄鳝!个个如擀面杖粗细,浑身油光发亮,很是肥硕。
  “老话讲——秤杆黄鳝马蹄子鳖!”六爷高兴道:“鳖要吃小,而黄鳝得有大秤杆子那般粗,肉才清爽滋厚。它口感因烹制方法不同而异,生炒柔而挺,红烧润而腴,熟烂软而嫩,油炸脆而酥,万般变化,美味之极。”
  “年轻时候最喜欢下河掏鳝,秧禾不久,水刚淀清的田埂边细细搜寻鳝洞。它们喜在田埂边打洞穴居,但为了捕食方便,常由田坎向稻田间打一条二三尺长的新鲜泥洞,伸进一根手指,全凭感觉顺着鳝洞细心往前掏。”
  “有的黄鳝能打几个洞口,有回头洞,有岔洞,有坠洞,需要随时作应变处理。遇硬泥掏不动,可将一只脚伸入,前后抽动,一下下往里鼓捣泥浆水。”
  “黄鳝受不了这翻折腾,会夺洞出逃,看准猛地伸出勾屈的指,快速夹起放入篓子里。黄鳝跟泥鳅一样,体外有层黏液滑涎,极滑溜,一旦逃匿到踩浑水里,断难再抓到。”
  六爷感叹道:“那时候年轻,孤鹭野鹤一样满山跑,坟地抓虫,树摘核桃,下河摸黄鳝,整天玩的不亦乐乎,后来跟着别人学会钓鳝。”
  “钓长可尺许,将自行车辐条子一端磨尖弄弯曲,穿粗大黑蚯蚓,在长满杂草和树根的水塘沟坎边摸到鳝洞,插下钓饵,小心地提插下,并巧妙地旋转,逗引黄鳝咬饵。”
  日期:2018-03-06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