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42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遍不行再重复一遍,最后出来的东西绝对棒。这样处理过的罐子养虫,不光好看,还特别服盆,养的功夫到家了虫到老死都看着很嫩,绝没有一点油气。”
  说完六爷站起身,拿起几个罐子,放在众人面前,展示道:“子玉的罐子我手里有七八个,算不极品,要说还是明代人讲究,特别是宣德皇帝的蟋蟀罐,那才是稀世之宝!”
  凌天成暗自撇嘴道:“这还用你说?谁都知道!”
  历朝蟋蟀罐,以明宣德时期景德镇御窑厂烧造的青花蟋蟀罐最负盛名。宣德皇帝喜欢斗蟋蟀,有好者,下必甚焉,故朝野之间玩虫之风日盛。
  为满足宫廷养斗蟋蟀的需要,宣德皇帝下命御窑厂烧造了大量蟋蟀罐。宣德时期景德镇制瓷业空前发展,加之御窑厂烧造的蟋蟀罐工艺精良,纹饰新颖多样,遂成为一代名品。
  在清宫旧藏宣德官窑瓷器1174件,大多数是从宣德朝传存下来,却罕见蟋蟀罐。宝岛故宫博物院,是现今最有权威的收藏,竟然没有一件蟋蟀罐,而京城故宫也仅有一件大明宣德年制款仿汝釉蟋蟀罐,可谓稀世之宝。

  凌天成插话道:“据学者研究现在传世的宣德蟋蟀罐只有三个,1989年苏福拍卖的坐盖式黄地青花瓜叶纹蟋蟀罐;江南博物院的平盖式缠枝牡丹纹蟋蟀罐,还缺盖;岛国户栗美术馆藏的平盖式天马纹蟋蟀罐,盖也是后配。”
  说到这里六爷哈哈大笑,站起身回到屋里,拿出锦盒,小心翼翼放在众人面前,展示道:“我手里有你说的一个,当年为了拍下这件宝贝,我可卖了一个四合院!”
  “坐盖式黄地青花瓜叶纹蟋蟀罐!”
  众人看着眼前稀世之宝,没想到居然在六爷手里,不愧是顶级玩家,光这一项已经傲视群雄,无人能及。
  六爷收起宣德罐,指了指面前几个罐子道:“别的不敢说,玩虫我称第二,京城地头没人敢说第一!”
  “斗蟋蟀始于唐朝天宝年间,直到民国都很盛行。按古代用颜色分五大类:青.黄.紫.红.黑,但主要是青.黄.紫三大类。”
  用手指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黑蟋蟀道:“虫王级的颜色主要是:真青.真黄.真紫.真红.真白.真黑,分别代表各色颜色最纯正的颜色。将虫的颜色开始有点杂色,如重青.黑黄.草紫黄.黑青.青麻头.红麻头.红砂紫等,一般来说颜色越纯正,蟋蟀越健康,战斗力越强。”
  闻一鸣不由感叹,隔行如隔山,只听说过狗要看血统是否纯正,没想到蟋蟀也是。
  六爷拿起另一个罐子,里面放着一只体型不是太大的虫,蟋蟀是昼伏夜出,到夜里很精神,一见有人,虫开始抬起须子,一对大牙示威的咬着,翅膀也吱吱吱摩擦着,宣誓着此地的主权。
  “这虫是从宁城来的,鲁北自古出好虫。水土肥,虫子也威猛,别看这虫个头不大,但灵活善斗,用行话说是灵。你看头型,按照蟋蟀谱来说是大高圆、再结绽、雄健凶、天地长。难得的斗性,要是调教好,有成为虫将的潜质!”
  凌天成好问道:“六爷,你们玩家之间都认这个?”
  六爷一翻白眼,冷哼道:“虽然我们没有官方组织,但斗虫圈子很固定,谁有了好虫,斗赢了谁,几天能全城皆知!”

  “这种事没人会乱说,你吹牛自己的是大将,结果被一个小兵干掉,那丢人不说,以后名声都臭啦!再说真正虫王级别的都在有数的人手里,一般不出战,同级别的都知根知底,不会浪费去斗,赢输都不合适,现在一只全品的王最少也要几十万起!”
  众人暗自咂舌,百日虫居然能卖到几十万?有钱,任性!
  六爷见到老友,也很高兴道:“现在好虫越来越少,几个月也未必能遇见一只,个月无意看到一只看得过去的,是这只。”
  拿起罐子展示道:“我相虫标准有几个,首先头大牙大的,然后厘码够数,还要各部位身材匀称的。六腿粗壮,铺身好,色纯,最后才是长有高级斗丝。”
  刚说完突然有些遗憾道:“其实即便是全部以的特点全部集在同一只蟋蟀身,这条虫的级别也只能止步于将军,而绝不可能达到虫王!”
  “在蟋蟀的王国里,雄虫的等级区别是相当严格而重要,像封建社会里的各个阶级一样,皇帝只有一个,像虫王永远只有一个。”
  “述六点完全可以保证蟋蟀拥有强壮体魄和凶狠斗性,但它却缺少可以使它成为虫王的最重要的一条,那是——气场!”
  “一种足以震慑住所有对手的能量!这种力量并非六足强大的支撑力,也不是凶狠的斗性和超强的咬合力,它是由蟋蟀自身携带并辐射到周围环境的能量场,这是蟋蟀等级的真正体现。”
  “不知道你们见过斗虫时有的蟋蟀张牙鼓翅却始终不敢进口?更有甚者听到对方叫声便双须垂地,亦或是疯狂跳盆逃窜,再也不肯张牙?”
  “像是封建社会百姓见到皇帝连头都不敢抬一样,饲养听不得它虫叫声的永远是将军,而让它虫不敢听自己叫声的才是真正王者。”

  说完又拿起最后罐子,得意道:“我这只顶级大将有点这种气势!你看它结须并不硬,牙也不是最大,甚至很少叫翅!但好几次须子一搭在别的虫身对方会害怕,经常不战而胜,是这个道理。”
  六爷不由得感叹道:“千将可选,虫王不识,哪年哪月求得真虫王?”
  看着六爷满脸感叹的表情,不愧是虫痴,凌君生摇摇头,介绍道:“今天来算是带晚辈认认门,特别是一鸣,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已经贵为香道大师,到时候请你……”
  “香道大师?”六爷撇撇嘴,重新打量闻一鸣,好笑道:“凌老头你可别骗我,香道那可是博大精深,想当年我们八旗旗主对那种高人都敬若神明,这个小毛孩才多大!”
  说完似笑非笑的盯着闻一鸣,不屑道:“大师?有本事让我的虫更威猛吗?”

  凌君生听完面色阴沉,心头不悦,其实他跟虫六爷关系一般,算不有什么深厚交情。只不过为了后辈铺路,硬着头皮登门拜访,没想到对方如此不给面子?刚想出言反驳,突然闻一鸣摆摆手,轻笑道:“六爷还别说,我手里还真有专门为斗虫配置的灵丹妙药,您要不要打个赌?”
  “打赌?有意思!”
  六爷哈哈大笑,挺直身子,盯着闻一鸣逼问道:“小子,有种,你说怎么赌?”
  “既然六爷对虫如此痴迷和自信,那咱们斗一场如何?”闻一鸣笑道:“不过我没有带虫,要不这样?从您的虫里随便选一只,我用点小手段,然后咱们斗斗,看谁更厉害?”
  日期:2018-03-0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