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41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电话给杂项专家张老,对方看见罐子眼前一亮道:“赵子玉的瓜皮绿!”
  “琉璃厂流传着这么句话:子玉蛐蛐罐能换一对道光官窑粉彩龙凤碗。当年它可是八旗子弟最能体现蛐蛐主人的身价的标志,自古名家制作的蛐蛐罐都身价不菲,其由赵子玉制作的在清末民初时值百八十现大洋。”
  “在蛐蛐罐收藏领域,有这样一个排名:永乐官窑、赵子玉、淡园主人、静轩主人、红澄浆、白澄浆。”
  “由于永乐官窑以及赵子玉蛐蛐罐在目前的市场已很难看到,因此明代罐变成珍品。目前存世最早的蛐蛐罐,应是现藏于历史博物馆的大明宣德年制仿宋贾氏珍玩醉茗痴人秘制蛐蛐罐。”
  见两人感兴趣的表情,张老笑道:“赵子玉是康熙时制作蛐蛐罐的名手,制作的蛐蛐罐名品甚多,有“绿泥”、“鳝鱼黄”、“瓜皮绿”、“藕荷色”、“倭瓜黄”等品名。赵氏所制,多题有“恭信主人”、“淡园主人”、“古燕赵子玉造”、“古燕赵子玉制”、“乐在其”、“大清康熙年制”等款识。
  “这绝对是正宗的赵子玉的瓜皮绿,包浆深厚,他的罐有个特点,多有闹性的蟋蟀只要住进他的罐子里,马老老实实。舒舒服服的吃食抖翅,叫的都原来的响,难得的宝贝啊!”
  凌天成点头道:“别看斗虫小,可也是流传千年的娱乐项目。当年明朝皇帝不朝也要玩斗虫,曹雪芹也喜欢斗虫,算到现在,不少人还是痴迷于此。”

  “鲁北出好虫,最普通的都要几十百,精品要千,真正名品要万甚至十几万都有!”张老笑道:“王世襄老爷子一生也痴迷斗虫,还出本专门的蟋蟀谱介绍,可见其魅力之大。”
  闻一鸣想了想道:“我记得1991年香港苏福拍卖行以275万港元,成交一只宣德青花海涛花卉纹小罐;1989年又以65万港元,成交一只嘉靖黄彩红地双龙纹小罐;同年11月,再次以93.5万港元,成交一只乾隆豆青釉刻花双龙罐。”
  “咦?”凌天成很是惊讶,没想到闻一鸣居然也能对拍卖纪录如数家珍?自己是教过他记忆宫殿,可这才几天?难道……
  凌君生看着蟋蟀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无奈道:“难道真是缘分?”

  众人好的表情,解释道:“我倒是认识一个斗虫专家,五十年前我认识他的时候痴迷斗虫,现在算算也超过六十年喽!”
  “难道是虫六爷?”张老惊喜道:“您老说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玩虫大师六爷?”
  凌君生摆摆手,可笑道:“什么六爷不六爷的!他自己一直说是八旗子弟,祖是什么正白旗,全身纨绔子弟的做派,整天是一个字,玩!”
  老爷子站起身,看着闻一鸣道:“估计也是缘分,原本没有打算去见那个老家伙,不过既然让你遇见蟋蟀罐,下午咱们去会会那个虫痴!”
  送老爷子离开,张老兴奋道:“虫六爷可不是凡人,京城只要是玩虫的没有不挑大拇指的!专业玩虫六十年,无论什么虫,用眼一扫,卒兵将王十拿九稳!”
  “蟋蟀还分级别?”
  闻一鸣好问道,从来没有听说斗虫还分级别,张老介绍道:“玩家之间有明确等级标准,和军队一样,有少尉,少校,大校,将军。虫也根据战绩不同,经验多少,被分成卒、兵、将、王四个级别。每赢同级别的五场能升级,只有成为兵才算真正的能斗之虫。”
  他又拿起瓜皮罐,把玩道:“千万别小看斗虫,虽然小,门道极多。从抓虫,养虫,调教虫,练斗,出战,养伤每一项都是学问!它们的食、罐、水、环境都要最合适才能养出真正状态好的战将,不能丝毫马虎。”
  “拿这个瓜皮罐来说,光这表面一层老包浆现在你找不到!行话叫煮黑罐,是门手艺,新罐子刚出窑火气大,养不了虫,像把人放到高温房子里,住不了几天要生病,所以先要去火气。”
  “一般是泡到水里,泡半年,但时间太长,效果也不好。真正行家会用自己配的药水煮。几次能去掉火气不说,还能让罐子产生自然包浆,让虫感觉更自然舒服。”
  张老举起罐子,在灯光下展示给闻一鸣看,面果然有一层温润油光,和木头包浆有点像。

  “蟋蟀天生天养,终生是一个争字!觅食,保护领地,求偶,产卵,直到死才能安息。个头小,但志气大。”
  “斗虫玩家喜欢的是这个精气神,与天争,和人斗。行家都有自己的各种秘方,无论是用具的处理,还是虫食饮水,斗虫训练,战斗战术,没有十几年摸索研究,连门都进不去。”
  “而且每只虫都有自己的脾气秉性,吃喝拉撒各不一样,能为每只虫量身定制衣食住行,让它们保持最佳状态才是高手!”
  一番话越发让闻一鸣好,没想到斗虫学问这么多,对这位传说的虫六爷十分好。
  吃过饭三人来到城一处四合院,院子很大,院里种着一颗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很是茂盛。

  “能在京城拥有四合院?这六爷可不简单!”
  闻一鸣暗自点头,随着凌君生走进院子,顿时耳边响起各种虫鸣,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好像在欢迎客人。
  “凌老头,你还活着呢?”
  只见树下摇椅躺着一位老者,鹤发童颜,面色红润,拿着紫砂壶,悠然自得,看见众人进门,也不起身,随手指了指面前长椅。
  “哼,六爷好大的架子!”
  凌君生走到对方面前,居高临下道:“托您老的洪福,你还没走,我敢先走?”
  “哈哈哈……”
  双方哈哈大笑,虫六爷站起身,打趣道:“三十年不见,你还是老古板的样子,来,请坐!”
  凌天成和闻一鸣赶紧来打招呼,四人坐下聊天,六爷好问道:“这么多年不见,今天想起老头子我了?”
  凌君生拿出瓜皮罐,笑道:“没有见面礼岂敢来打扰六爷?看看这个。”
  “咦?好东西!”
  六爷看见蟋蟀罐,眼前一亮,猛地挺起身,拿起把玩道:“子玉瓜皮绿,好,光着包浆是宝贝!”

  抓起罐子凑近鼻头,闻了闻道:“嗯,罐子养的不错,是个高手!”
  “虫茶,饵茶,石榴皮,蚕沙。”
  闻一鸣轻声道出秘方,六爷好打量着年轻人,吃惊道:“你养的?”
  知道对方只是捡漏而来,有些意兴阑珊道:“煮罐子后三种都好找,但虫茶很难弄到,这几年老玩家都抢这东西,市场供不应求。虫茶色主黑,主亮,医性凉,用这个东西处理罐子是首选。”
  “先把这些原料用大锅煮出来,然后用纱布过滤,滤出的纯汤放锅里对适量的水煮开,这时候放晾的干透的罐子,煮两个小时后把锅端下来,闷一天,取出罐子,晾干。要求黑里发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