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8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萧晋说,“除非他们出门被车撞死,或者被雷劈死,否则的话,你也好、鲛也罢,不管谁杀他们,都跟我亲自动手没有任何区别,而按照现在的法律,报警抓他们撑死也就是判个一年两年的,说不定他们还开心呢,起码不用发愁吃饭的问题了。”
  陆熙柔思索片刻,眉心就皱成了一团,重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半是无奈半是撒娇一般地嗔道:“怎么这么麻烦呀?我不要当好人了!”
  “那就不要当,”萧晋哄道,“好人也好,坏人也罢,都交给我来做,你什么都不要管,就开开心心的做你想做的事情,当你想当的人。”
  陆熙柔撇撇嘴:“说得轻巧,这些是能随便自主控制的事情吗?你先告诉我一个办法:怎样才能在小纯她爹妈那样的人面前保持淡定?”
  萧晋苦笑:“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别再为我做事,回到你中断的象牙塔里去,那里虽然也是乌烟瘴气的,但起码比外面要干净许多,以你的本事,应该能过的很舒适。”
  “然后呢?我总是要毕业的。”
  “毕业后可以考研呀!研究生上面还有博士、博士后,一眨眼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然后你还可以选择留校,一辈子都呆在校园里,遇到什么难处了就告诉我,我在外面帮你搞定。”
  陆熙柔一声轻笑,再次抬起脸,目光柔柔的看着他说:“我收回之前的话,你对我还是挺好的。”
  “嗯,你总算说了句有良心的话。”拍拍她的小满月,萧晋笑道,“好了,笑了就是没事了,快下去吧!你现在可比在山里那时候重多了。”
  “讨厌!”女孩儿打了他一下,小脸儿红扑扑的说:“人家昨天才称过的,只比……只比在山里时重了五斤而已。”
  “如果全天下的姑娘发现自己胖了五斤都能像你一样用出‘只比’这样的词语来,那卖各种减肥产品的肯定都得饿死。”
  “讨厌讨厌讨厌……”雨点似的拳头落在萧晋的身上,陆熙柔恼道:“人家那个时候在生病好不好?现在就算胖了五斤,也还没到标准体重呢!”
  萧晋哈哈笑着招架:“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抓紧时间去办正事儿,我明天就得回山里,待会儿一起吃顿午饭,下午还得去别的地方。”
  陆熙柔疑惑道:“你的产业相关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吗?怎么感觉你比年前还要忙的样子。”
  萧晋叹息一声:“天生劳碌命,有什么办法呢?”
  陆熙柔眨巴眨巴眼,忽然道:“我们结婚吧!”
  萧晋顿时就被口水给呛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女孩儿小嘴高高的撅起:“又不是第一次说了,你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嘛!”
  “这不是……咳咳……至不至于的问题……”萧晋又咳了几声,喘匀气接着道,“是你的谈话方式跳跃性太奇葩了!刚刚我们还在谈论一个孩子的惨死以及要不要杀人的问题,这怎么一转眼就跑到结婚上面去了?”
  “因为我越来越发现我们两个很适合在一起呀!你看……”
  陆熙柔掰着手指头数道:“我知道你很多的秘密,接触的也是你最核心的事业,无论头脑和家庭背景都能给你提供帮助,最最关键的是,我还不介意你的那些女人,多完美的大妇人选呀!就是放到古代,也足以配得上一个感动皇帝的牌坊了吧?!”
  “牌坊你妹!”萧晋没好气的将她甩到床上,起身道,“就算你对我来说是合适的,但我对你呢?你就那么不在乎自己未来可能会出现的爱情和幸福么?”
  “它们出现的概率能有多大?”陆熙柔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姿势,目光看着天花板,撇嘴问,“世界上像你这样有意思又能让我看得上的男人又有多少?”
  “你看上我了吗?”萧晋反问。
  陆熙柔举起右手,拇指和食指指尖保持将触未触的状态放在脸前,眯着眼说:“还差那么一点点。”
  萧晋白眼一翻:“还差哪一点?我改!”
  “去死!”陆熙柔用力踹了他一脚,然后跳下床气鼓鼓的摔门出去,“你还是对我不好!”
  对此,萧晋只能无奈摇头。

  离开陆熙柔的卧室,他来到一楼,都握住地下室的门把手了,却在犹豫良久之后又松开了手。
  深吸口气,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回来了吗……那好,午饭后我去找你。”
  中午,由于陆熙柔还在生气,不肯跟萧晋出去吃饭,他只好开车出去买了些肉蔬回来,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才哄得女孩儿重新露出笑靥。
  饭后,他来到雁行医馆,巫飞鸾早早的就等在门口,一看见他的车就飞奔过来,拉开车门,笑嘻嘻的说:“师父好!”
  萧晋下车揉乱孩子的发髻,笑道:“师父明天就回山里了,你不在那儿等着,跟你妈回来做什么?”
  “妞妞的生日快到了,我想给她买些生日礼物。”
  “嗯,这个师父支持。”说着,萧晋掏出钱包打开,从里面抽出几张递给他,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家理发店说:“不过,在买礼物之前,你先去那儿把头发剪了,发型随你选,只要没办法再绑成发髻就行。”
  “啊?”巫飞鸾捂住头顶,苦着脸说:“我妈会生气的。”
  萧晋道:“你就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吧!”
  小正太摇头。
  “那不就结了?男孩子家家的留过肩发是什么鬼?真要当女装大佬啊?!快去吧!回头你妈问起来,就说是我逼你剃的。”
  “谢谢师父!”小正太开心了,冲他深深鞠了一躬,就飞奔向了那家理发店,明显早就惦记剪头发很久了。
  少年不知愁滋味,满足一个小小的心愿,便能欢喜很久,不像成年人,很多时候想笑都必须得先哭过才行。

  比如巫雁行,每每达到愉悦的巅峰时,脸上都会泪痕一片。
  萧晋长出口气,擦了手,收好药瓶,扯过被单将她布满触目惊心鞭痕的身体盖住,自己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
  巫雁行缓过神来,翻身轻轻地靠住他,闭着眼问:“你又有不开心的事情了?”
  萧晋也不否认,直接道:“想杀的人不能杀。”
  巫雁行意外的睁开眼,看着他说:“我可以帮你。”
  萧晋笑笑,伸手轻抚她的脸庞,说:“不是我下不了手,而是真的不能。”
  巫雁行支起美好的上身也靠在床头,伸手拿过他嘴里的烟,抽了一口,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你这么纠结?”
  “小纯的父母。”萧晋又点燃一支,涩声说,“他们卖掉了小纯的弟弟,而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巫雁行抽烟的动作一僵,眼中厉芒闪烁,有烟灰掉落在洁白的胸前也仿佛一无所觉。
  日期:2018-01-20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