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28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负责人没有说,但我们也都知道,马俊就是商品,负责买卖他们的就是这个负责人,他再从中抽取些钱,说白了...就是男性的妈咪。
  我们问这个负责人知不知道找他的客人是谁,据我们分析,这个客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可惜的是,负责人说他并不知情,他们这类人偶尔还会接私活,所以负责人也不肯定。
  虽然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但我们还是掌握了不少线索,最关键的是,我更加确信了我推理的正确!
  从目的地酒吧出来,我们径直上了车。

  这次我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李然打着火,看向我说:“怎办,接下来去哪里?”
  “当然是去案发现场!”我眼神里面精光闪烁:“现在案件已经清晰了大半!只需要对那栋楼里面的住户进行简单的排查就可以了...能够进行这种交易,首先家里面的人不能太多...其次,作案的男性很大可能未婚,也就是那种老光棍...这样一来,目标不就很明显了么?”
  “对!”李然越发兴奋起来:“就是这样!我就说,带上你之后,啥案子都变简单了!”
  “别捧我了,抓紧时间去吧!”

  我们片刻都未休息,开车直奔发现尸体那栋老式居民楼。
  在去的路上,李然就从派出所户籍管理那里把居民楼内常驻人口的信息要了过来,他自己倒是省事儿,以要开车为理由,直接把这些信息甩给了我。
  我也没推辞,一栋楼才有多少人,没用三分钟,我就将视线集中到了其中一处!
  是了!
  多半就是这个人!
  丁家山,男性,四十三岁,未婚...

  家里面除了他,就只有一个将近七十岁的老母亲。
  至于其他人么...要么就是没有作案空间,要么就是完全没有作案的动机。
  “怎么样,找到了么?”李然关切的问。
  我用手指在丁家山的名字上点了点,说:“百分之八十,就是他!”
  “着啊!”李然一脚油门下去:“出发!”
  来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只有我们三人。

  不是我们托大,只是...从现有资料分析来看,除非这个丁家山是什么隐世的武林高手,要么我们都可以轻松的搞定他。
  上楼的时候,我们让平哥守在窗户下面,以免抓捕的过程中丁家山狗急跳墙,跃窗逃跑。
  他们家住的是三楼,这种老式的楼还矮,说不准这家伙真能干出这种事儿。
  安排好平哥后,我和李然两人便走上了楼梯。
  三层楼很快就到了,我们站在老旧的铁门前,李然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很快,里面就响起了拖鞋跟地面摩擦的声音。
  “谁呀...”
  一个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客气的说:“我们是帮您免费安装净水器的。”
  “我不要!”
  那沙哑的声音带着些愤怒的说。
  “呵呵,先生...我们不收您一分钱,您可以免费试用半个月。”
  “真的?”
  沙哑声音听着有些心动。

  我吐了口气,还好这哥们儿上路,要不然...我只能暴力破门了。
  虽然这门很是老旧,但要真想暴力踹开,也得费好大的力气...
  “当然是真的!”
  “要是不好用我可不给钱啊!”

  “您放心好了...”
  一番没有营养的对话后,铁门被咣当咣当的推开...
  还没等看清门后的是谁,李然已经一脚踹了过去!
  现在这种情况,哪儿还管是不是正主儿,抓捕嫌疑人才是第一要务!
  更何况,根据资料,门后面的百分之九十是丁家山!
  “艹!”
  沙哑的声音咒骂起来...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沧桑的男人,他根本连闪都没来得及闪,就被李然一脚踹中了胸口,直接滚到了地上!
  我跟着冲了出去,将他整个人翻了过来,双手扣在背后,顺手掏出手铐将他铐住!
  “丁家山?”
  “嗯?”
  这个沧桑的男人下意识的回应,他的声音虽然有些慌乱,可大部分还是平静,似乎他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幕。
  “你现在涉嫌杀人罪,跟我们回去调查吧!”

  我将他从地上拎起来,推着他就往外走去,离开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在里屋的位置,坐着一个老太太,那老太太端坐在轮椅上面,对屋外发生的一切恍若未觉...
  这案子办的异常顺利,全部的关节都顺风顺水,直到我们把嫌疑人押到警局时,距离发现尸体才不超过十二个小时!
  就这速度,可以算得上迅若奔雷了。
  警队里面一片沸腾,属于李然这边的人当然喜笑颜开,跟李然不对付的那个领导,可就没那么好脸色了。

  我们刚进来没多久,我就见到了他的这个领导。
  这哥们儿倒是长了一张颇有正义感的国字脸,可那气质却不怎么地道,尤其是看到李然的时候,那脸色更是阴沉的能挤出水来。
  “你们这就把嫌疑人带回来了?有没有调查清楚,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这哥们儿什么情况都还没了解,就劈头盖脸的来了这么一通。

  李然倒也硬气,他直接翻了个白眼,根本连理都没理这哥们儿,就将人带进了审讯室。这把这哥们儿气的,差点一口气给顶过去。
  我没掺和进他们的争端,而是紧跟着李然进了审讯室。
  可能是这哥们儿真的气坏了,他都没顾得上注意多了我这么个外人。
  进了审讯室,我跟李然就开始突击审问起了丁家山。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是块滚刀肉,我们问了他半天,除了那些基本的信息,比如年龄和家庭住址之类的,其他关于案件的问题,他一概不出声...
  这把李然气的,差点都要动手了。
  最后还是我按住了他,虽然我不是什么圣母,但外面还有那么个挑刺的在盯着,能不违规还是尽量不要违规。
  李然将我拉到一边,略带不耐烦的说:“阿叶,要不然算了吧,我看这小子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安排人去他家搜一搜,我还真就不信了,就那么点大个地方,要是分过尸,还能不留下一点痕迹?”
  我想了想,说:“这也是个法子,咱们做两手准备,两边同时进行...你先去让人查着,我这边再问问话。”
  审讯的过程就是个攻心的过程,说实话,就我个人而言,是挺享受这个过程的。
  尤其是这起案件,还有挺多特别的因素在里面。
  “好,那你就单独审审他,我是跟他耗不起了,要是再问一会儿,我非得忍不住动手!”

  李然恨恨的看了丁家山一眼就走了出去,此时的屋子里面,只剩下我跟丁家山。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现在还是很被动,因为我们还是拿不出关键性的证据。
  现在的刑讯,是很看重证据的,平常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证据,丨警丨察一般都不会把人带进来。
  这起案件比较特殊,我有很大的把握确定就是他做的,可是又没有来得及找证据,所以才会有目前这个尴尬的情况。
  日期:2018-01-20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