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9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语气十分笃定,似乎是已经掌握了白无瑕的动向。
  李牧野吃了一惊,忙问:“白无瑕要来了吗?”
  狄安娜点点头,道:“我摆了这么大的阵势难道就是为了每天跟你打一炮吗?她不来,我也会想办法通知她来的,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女人的需要不会因为被满足而满足,坐在宝马车里的女子会向往爱情,拥有爱情了又会渴望举家团圆长相厮守。然而世间并无两全法,完美只在书中寻。这世上能赚钱又长情还能跟女人长相厮守的男人几乎是凤毛麟角,就算有,也往往是潘驴邓小闲,多情又风流。
  狄安娜为了小安琪的事情伤透了心,宁愿囚禁小野哥,引出白无瑕来抢回孩子,也不敢再指望那个男人能帮她把孩子要回来。从这点来说,李牧野其实是能理解她的做法的,但问题是她不知道自己根本毫无成功的可能。
  躺在床上的小野哥每时每刻都在练习脱困之法,实际上他已经顺利的将四道锁环全部脱掉了一次。却没办法破解这古怪密室的门户而没办法逃离。于是只好套回锁环,继续刻苦练习,等待狄安娜的到来。
  狄安娜已经很长时间没来了,营养素也都是通过房间的机关直接注射到手腕上。
  等待的日子,无聊又漫长,修行到了一个瓶颈阶段,这种时刻需要的是契机,而非刻苦,强行下苦功往往是欲速则不达。闲着无聊,李牧野便练习着用思感去尝试感受房间外的动静。用大脑去想象勾勒这里和外界的情景。
  终于,这一天忽然感知到了房间外有人接近的动静,小野哥还以为自己可以如传说中的灵魂出窍遨游物外了,刚兴奋了一下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接着是老崔的大光头探进来,手上拿着小野哥全套的行头。
  “你大爷的,怎么才过来?”李牧野狗咬吕洞宾,迅速挣脱锁环,一跃而起,从老崔手里接过衣服,一边穿一边问道:“外头什么情况?你前些日子做什么去了?不知道我被安娜困在这里吗?”
  老崔道:“我是跟着大嫂从北美过来的,到了这边才听彼得说起你被困的事情,就立即赶过来了,这里是轮胎帮的科研基地,我以前经常过来进行特训,不然也不会这么快找到你。”

  李牧野一皱眉,问道:“大嫂是白无瑕?”
  老崔道:“你被李中华和玄尘带走后,她就带着我们奔袭了那七大宗师,杀了两个重伤活捉了四个,只逃了一个风间小次郎,后面还跟皇权同盟的人合作干掉了圣殿骑士团的两个团长和几百人,如果不是施罗德实验室培养的鲛族异人出现插了一手,圣殿骑士团就全军覆没了,之后她又单独回国一趟,扫平了世外八门中不听话的门户。”
  李牧野摆手打断道:“这些事情以后慢慢告诉我,你就说她现在什么地方,狄安娜可还活着呢?”
  老崔不确定的口吻道:“应该是正赶往乌拉尔山的途中吧,安娜嫂子派了一群半人半猴的伊族人偷袭我们,被大嫂亲自出手冻死了一多半,那个伊万诺夫带人逃了,安娜嫂子带着白起去了乌拉尔山,大嫂已经追过去了。”
  “听着真他吗乱。”李牧野道:“你到底是哪一伙的,跟了狄安娜那么久,怎么又忽然对白无瑕言听计从了?”
  老崔口气略硬,道:“狄安娜待我很好,大嫂传了我许多本事,自然也是很好的,所以我两边都不帮,才赶过来救你!”言外之意,如果不是你先乱七八糟,她们俩又怎么会结仇,他更加不会现在都搞不清楚谁才是嫂子。

  李牧野穿戴整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这事儿办的好,接下来赶快给我找一架飞机,咱们得抢在白无瑕前头赶过去,我不怕狄安娜怎么对付她,就担心她为了断绝小安琪的念想,真把狄安娜给杀了。”
  老崔紧跟着出来,道:“他们都传说你失忆了,我怎么瞧着不太像似的?”
  李牧野道:“被玄尘灌了一颗药,的确是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最近一个人躺在这里闲着没事,脑子忽然变得越来越清楚,想起了很多往事,好多事都能串起来了。”
  “想起来就好,过来的时候我都在担心你把什么事都忘掉了。”老崔道:“貂熊佣兵在城北有一座基地,那里有大飞机,许可证都是现成的。”

  登机前先给老叶打了个电话。
  李牧野带着白起到了莫斯科就失去联络,电话打不通,也没有消息传递回来,老叶怎么可能不着急。一开始他觉着小野哥行事荒唐,也许是故意切断联络多陪陪狄安娜,所以还有耐心等待。后面时间一长渐渐觉得不对劲儿了。于是又尝试通过官方渠道联络狄安娜,得到的答复是李牧野到了莫斯科住了些日子就离开了,还说有重要事情,尽量不要联络他。
  老叶虽然将信将疑,却也没想过狄安娜会把小野哥和白起给扣下。只道是李牧野侦查到了什么重要信息,就带着白起去调查了,也许是需要易容改扮,所以才故意跟家里断绝了联络。话虽如此,时间一长,仍难免有些担忧。接到小野哥的电话,获悉真相后不禁骂道:“你这叫小脑瓜快活,大脑瓜疼,让你自命风流处处留情,活该你受这一趟罪。”
  李牧野道:“致电给你报个平安,顺便问问家里的情况。”

  叶弘又道:“倒是有几个离奇古怪的案子从公丨安丨那边转过来,其中几个简单的都是下五门常见的勾当,我派袁泉和姬雪飞去处理过了,唯独秦州那边出了一桩大案比较令人费解,我也还没什么头绪,倒想听听你的看法。”
  李牧野道:“我反正坐飞机也没事,你说来我听听。”又道:“连你都摸不到头绪的事情,估计我也不会有什么高见。”
  叶弘又道:“那也未必,有些事情不是经验的问题,而是眼界和高度的诧异决定了看法。”接着将案情说了一遍:“上个月庆州监狱局通报了一桩奇案,一个死刑重犯连夜逃狱,翻越了八米高墙,逃的无影无踪,这案子奇就奇在案犯逃狱的位置在一夜之间长出一棵六米半高的怪树来,该案犯就是顺着这棵树逃走的。”
  李牧野听了也是一愣,问道:“古彩戏法当中的蟠桃献寿?”
  叶弘又道:“听着是一个套路,但他这个也太离奇了,蟠桃献寿要有桃有树才能变,讲究的是树不及三尺高,冬桃从南来,无论多玄妙,其实都有迹可循,可根据庆州监狱局通报的情况,这棵树就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
  李牧野想了想,又问道:“这个逃犯叫什么?犯了什么死罪进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