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9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顿了顿,陈韬道,“是,你的战术指挥方面,我可以给你一个无以伦比的评价,你毕竟是这个级别干部中作战经验最丰富的唯一一位,你有这样的指挥水准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但是,如果这是一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中的某个战役或者说某场战斗,你的战术首先要符合整个战役战术的要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牧苦笑着说,“明白,我当然明白。只是,首长,我是真的没有往哪方面想。对抗演习嘛,红军旅从来没吃过败仗,我堂堂陆战第一师过来,我自然的要想办法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打仗。我是完全的按照战场思维来进行的,没想到一个无心之举居然引起了这样的反应。”
  “你当然是无心之举,如果不是,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就不是我,而是军事检察院的人。”陈韬无奈摇头,道,“小李,我知道你的战场意识很强,但是演习毕竟说到底还是演习。我调阅了你的部队装备弹药情况。我就问你,你带那么多实弹干什么。炮弹都带了一个基数。”
  李牧瞪大眼睛,道,“首长,这个可是有明确规定的。不只是我的部队,其他部队但凡执行此类军事任务,这不都是硬性的要求吗?”
  陈韬道,“对,是这样的规定。但是你想一下,前后失联十个小时,又带了那么多弹药,你的部队还是从张家口经过。几个因素综合起来,你怎么不让人多想?”
  李牧闭上了嘴吧,说到天上去,他也没有道理了。
  良久,李牧无奈地说道,“这么说,导演部果断作出判定,真正的原因并非我打得有多么好。”
  “你可以这么理解。”陈韬道。

  李牧说道,“首长,我实事求是,单从对抗演习出发。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如果导演部没有进行裁定,我是要抗议的。失去了指挥通信系统,红军旅就是失去了骨架的人,再往下打就是演戏不是演习了。”
  陈韬摆了摆手,说,“这个你就不要管了。光荣使命2018实兵对抗演习,陆战第一师以绝对的优势赢得了胜利,这个是不会变的。你现在其他的也都不要做了,收拢你的部队,给我滚回陆南去。”
  李牧无奈摇头,“这么说,这场演习不会出现在任何新闻报道上,红光阁对我的专访也作废了。”
  “演习是肯定不会报道的,至于你的专访,高层还是要小范围传阅的。”陈韬道。
  李牧微微点头,认真的说,“这还行,没有枉费我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行了行了,别跟我这贫,赶紧的收拢部队滚回去。”陈韬摆着手道,说完就起身出去,看样子是还得赶回去向最高统帅部进行解释之类的。
  李牧这个屁股,他是擦定了。
  “首长,等等,我还有事。”李牧叫住陈韬。
  陈韬此时已经走下了指挥方舱,站定问,“什么事?”
  李牧犹豫了一下,问道,“首长,总部打算把我调到哪里去,有结果了吗?”
  陈韬摇了摇头,说,“你还有心思关心这个,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吧。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收拢部队回去等消息。”
  “是!”
  李牧注意到,陈韬前后提到了三次“收拢部队回去”。他心里也基本清楚了,这个误会确实的吓到了一些人,而由不得他不重视。看陈韬紧张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很清楚情况是如何的了。
  实际上,站在另一个客观角度来看,别说其他人,就算是陈韬本人,你说他心里深处不由类似的担心吗?
  他尽管贵为老总,但是他手里能直接使用的部队,甚至都比不上李牧手里一个团!
  古往今来世界各国尤其是古代皇帝,为什么都那么的重视手握重兵的将领,为什么往往危急时刻都是手握重兵的将领顶出来,原因再简单不过了——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重兵啊!
  陆战第一师兵员一万五千多人,各类武器装备上千件,单单是坦克装甲车就有近五百台。这样一支拥有强大纵深突击能力的部队,握在一名迄今为止最能打的少将手里,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舞刀弄棒的……
  显然没有不紧张的。

  李牧毫无疑问不敢怠慢,连续几道命令,先解除战斗状态,换成普通战备状态,然后组织干部加强了对所携弹药进行了严格的控制,随即才是部队收拢,提前使用了撤离方案往驻地开始撤。
  他连集结部队都不敢做了,命令各团营免去其中的繁冗环节,直接的该公路机动公路机动该铁路运输铁路运输,按照撤离方案走。按照原计划,所有部队是要在演习场进行集结,李牧是要发表重要讲话的。
  现在,李牧屁都不敢放一个了,赶紧的收拾收拾滚蛋。
  在一些人看来显得很儿戏的实兵对抗演习在双方部队见面之前、流程真正拉开之前,就宣布结束了。
  陆战第一师刚刚踏上日和大基地的土地,红军旅就已经被它锋利的刀锋割破了颈脖。而红军旅的郑广国,与其说是被李牧打败的,不如说是被李牧吓死的。
  抛开其他因素,单纯的从双方的战术来讲,红军旅的败象早在双方开始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郑广国用演习思维来迎战具有丰富战争指挥经验的李牧,那无疑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更别说李牧率领的陆战第一师里,有许多人是刚刚从非洲回来的,没有去非洲的,也都得到了特种作战团的经验传授。
  说到根上,从作战思维层面,双方已经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当然,让这场演习的结束显得潦草的真正原因,是许多人不知道的,包括郑广国。他只能认为陆战第一师接到了什么紧急命令返回驻地,以他的级别,他也没有接触真正原因的资格。
  陆战第一师回撤的速度很快,军运部门的全力保障下,以今天的运输标准,一天之内,陆战第一师所有部队全数撤回了驻地陆南地区。这一路上,李牧思考了许多,他也在想着对策。这样的事情绝非不能等闲视之。而大多数官兵脑子里一直存在的疑问是——牛皮哄哄的红军旅怎么这么不经打,这才开始打出去一个拳头,居然就趴下了?
  于是,陆战第一师的许多官兵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这么牛的红军旅都没能在咱们陆战第一师手下走满三招,其他部队就更不用说了。
  李牧前脚刚回到陆南地区,他的老岳父冯老的电话就来了,围绕着那件事情简要的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尽管如此,也已经让李牧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他的无心之举带来的麻烦,恐怕会超过他之前的任何一次战场抗命。
  这一次可不得了,这样的抗命,还是要出大事的。
  经过三天的思考,李牧向海军总部提交了一份调职申请——他申请调往院校任职。这已经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合适的选择了——主动拿出姿态来。
  而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李牧和杜晓帆喝了一次酒。反谍总局海军分局驻扎在海军陆战队联合作战中心那边,距离陆战第一师师部驻地半个小时的路程。实际上,李牧回到的当天晚上,他就和杜晓帆有了一次深谈。
  日期:2018-01-20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