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56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曼完全愣在了那里,她看着单膝跪地如同求婚一般的杜子越,整个人都蒙了,而正在此时,门却一下从外面被推开,靳容琛在众目睽睽下走了进来,并且拉着纪曼就往外边走。
  等他们走后,里面议论的声音骤响。
  “你们听说了吗?”

  “说什么?”
  “靳容琛和纪曼在谈恋爱。”
  “.……….”
  第二天公司就有消息说靳容琛和纪曼是男女朋友。
  纪曼很吃惊,于是质问靳容琛,才知道是靳容琛故意放出去的消息。

  纪曼质很生气地跑去问靳容琛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可是我的挡箭牌,没了你,晓露会有危险的。”靳容琛冷冷地笑着,毫不在乎纪曼的感受。
  纪曼伤心欲绝,但她不知道为什么伤心,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为了左晓露,靳容琛是怎么也要牺牲她的。
  当天晚上,纪曼一个人在公司里拼命加班,被靳容琛讽刺只会做表面功夫,纪曼不理会,这让靳容琛有些不爽,将纪曼困在墙壁上强吻,让纪曼记住自己的身份,别到处勾引人。

  纪曼怒极,有些口不择言,直骂靳容琛变态,说靳容琛是失去了母亲之后,受到了刺激,所以才幻想他的母亲是她的母亲害的,实际上纪一兰是无辜的。
  靳容琛听到纪曼提到他的母亲,大怒,将纪曼抗到总裁办公室强了,完了之后,还冷道,“贱人的女儿也很贱。”
  “靳容琛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既然我很贱,那你还对我这样做。”纪曼受不了,忍不住大喊。
  靳容琛的声音却越发冷了起来,“我凭什么不能对你做,我告诉你纪曼,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包括你的命,我想做什么,你就得给我奉陪到底。”
  纪曼不住摇头,嘶吼,“靳容琛,你不可以这样子对我,你不可以。”
  “纪曼你得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说我母亲的名字你不配。”靳容琛掐住她的喉咙,慢慢用力,纪曼不得不用尽最后几分力气大声喊道。
  “是,我是得记住自己的身份,可你呢?你可记得住,我远离你小心翼翼的工作,这样还不够么,你到底要我怎样你才满意。”
  靳容琛声音嘶吼,怒气沸腾,“你做什么我都不满意,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了么,你做梦!”

  “靳容琛你还想要什么,所有的一切我都给了你,就连我这身子不也是给了你么。”纪曼连说话都是颤抖着。
  “怎么,现在给我装楚楚可怜,我可不是那杜子越,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那母亲不就是想把你送到我身边么。现在我让你待我身边你却不待。你们母女俩给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么?很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纪曼摇头,“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想待在你身边,”她哭得连声音都沙哑了,“我妈妈也是无辜的,你不要因为你妈的事情就什么事都觉得是我们做的。”
  “纪曼,我说过你的嘴里不要出现我母亲的字来,这样,我保不齐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么,我们就不能好好谈一谈么,就非要每次用强来对我么。我说过我没有勾引你,我母亲也没有害过你母亲。”
  靳容琛不说话,抬起手来,划过纪曼的身体,引得纪曼很不舒服,“靳容琛,别这样。”
  靳容琛的手从脖子慢慢划到小腹上。
  纪曼一手抓住他,哀求道,“别这样了,我求求你。”
  “纪曼,你求我别这样,那我要那样?是要我接着往下面去么?”靳容琛眼底带着分明的调侃,语气直白露骨,令纪曼一张脸越发红了起来。

  不是害羞,是怒气。
  “不!我不要!”
  可她这样的话显然不能阻止靳容琛接下来的行为,他猛地扑了下来,在纪曼身上流连。
  整整一晚,房间里都是他的喘息声,纪曼哭诉和挣扎声……
  最后失去意识前,纪曼脑海里只有一个疑问:靳容琛的精力怎么这么强?
  隔天一大早,纪曼是在酸痛中清醒的,她艰难的坐起来,看了看周围,没发现靳容琛。
  想必是早已经出门了。
  纪曼想了想,只慢慢挣扎着起身,收拾好出门。
  她准备直接去公司,投入工作,这会让她暂时忘记掉那些并不好的事。
  可谁知道正巧在公司门口碰见了杜子越,纪曼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可他却非要往她面前来。
  纪曼只能笑了笑,迎接满脸关心的他的问题。
  “纪曼,我昨天在你家门口等了你一晚上,你究竟有没有回去?”
  回去?
  她倒是想要回去,可能回去得了吗?

  纪曼忍住心底的难受,缓缓道,“我昨天晚上加班,没回家。”
  她脸色力图表现得再明显不过,杜子越眼底闪过一丝狐疑,抿了抿嘴唇,到底还是直说。
  “纪曼,我希望你不要觉得因为我喜欢你,就有压力,我们原先不是朋友吗?以后不还是可以从朋友开始相处?”
  纪曼从这话里怎么都听出几分不对劲,及时澄清想法,“杜子越,我没有,我是把你当朋友相处的!”

  杜子越言语越发直接,“我知道你以前把我当朋友相处,但自从我向你告白后,你不是躲着我,连信息也不回?”
  这话说得纪曼没法反驳,的确,许多时候关系有了改变就再也回不到过去,这不是应当的吗?
  可面对杜子越真挚诚恳的言语,她知道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想了想后说道,“杜子越,我这人真的没什么好喜欢的,做什么事都不行,你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清清白白的女生,我这样的,你不该喜欢……
  话还没说完,杜子越就急切打断了她的话,肯定执着,“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其他谁我也不喜欢。”
  激动之下,他甚至伸手拉着纪曼手臂,力度极大,显然情绪是有些激动了。
  纪曼想要安抚一下他,又有些无可奈何,只能道,“杜子越,你别这么固执。”
  两个人拉拉扯扯,不小心被站在窗户前的靳容琛看见了,他深邃的眼底带着分明的凛冽,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果然是个贱女人,还在勾引其他的男人……
  楼下的纪曼总觉得有一道极为灼热的视线在看着她,这不太容易令人忽视存在感,她忍不住的去寻找这道视线,却又什么都发现不了。
  对面的杜子越看着她东张西望,忙紧张的问,“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纪曼收回视线,定定的看了他两眼,摇摇头,“没有。”
  这句话说完,两人之间就陷入了一阵沉默。
  杜子越微微垂眸,眼底闪过一丝疲惫,他也知道,一切都得慢慢来,所以……
  分开时,杜子越说晚上接纪曼下班,她无法同意,只能严肃拒绝此事,快速离开这里。
  只是没想到,乘坐电梯回去时,靳容琛的秘书就让纪曼进去他的办公室一下。
  一大早的,这是有什么着急的事?
  纪曼内心很是抗拒,面色平静,明面上显然又不能拒绝,只能答应下来,“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砰砰砰’
  里面传来男人沉稳低沉的嗓音,“进来。”
  纪曼踱步走进去,因着昨晚的事,不肯多看靳容琛一眼,语气自然中带着分明的冰冷,“靳总,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靳容琛抬眸盯着她,眼底闪过异样,蓦地冷笑了一声,“什么事?你们聊得很开心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