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9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国庆指着显示屏笑道,“是的,导演部已经做出了评定,红军旅输了,我们陆战第一师赢了光荣使命2018实兵对抗演习。”
  尽管周经理看不懂,但是他此时知道这是真的了。
  说好的千炮万车齐驱冲锋陷阵呢,说好的班组战术小攻防呢,说好的指挥员斗智斗勇呢,说好的……尼玛……这都特么什么呀!
  这大概是周经理心里最狂热的独白了。
  他已经想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此时此刻的红军旅了——懵逼的红军旅。
  可能这是有史以来对抗时间最短的师旅级实兵对抗演习了吧?
  可能这也是有史以来耗时最短的规模军事行动了吧?
  可能这绝对肯定是有史以来最搞笑的军事演习了吧?
  周经理发现自己的采访报道里必须要大量使用“有史以来”、“居然”、“绝对”、“匪夷所思”、“第一次”、“不可捉摸”等等有惊叹以为的词组或者成语。同时他也猛然发现,他这一片要内部穿越的通稿,可能内容会非常的简短。
  “走吧周经理,别愣着了。”李牧拍了拍懵逼状态中的周经理,弯着腰下了指挥方舱。
  外面,阳光灿烂空气清新。
  野外作战中心已经搭建起来,就在李牧踏上日大和基地的这一刻。这就是李牧师的战斗力,这就是他的部队的行动执行效率。
  哪怕此时导演部已经宣布蓝军获胜,他们也绝不会掉以轻心。
  别说周经理懵逼,陆战第一师的许多官兵们都不明白——为什么才开始交手就分了输赢?
  自动化指挥系统里面有详细的记录,而演习交战模拟系统里收集到的大量信息也充分了说明了一点——这一场演习里,红军旅压根没有还手之力。
  “李师长,早饭先别吃了,你先解释解释,这还没怎么着,怎么演习就结束了,怎么就分了输赢了呢?”周经理快步跟上李牧,王国庆自然的在李牧身侧跟着。
  李牧踩着日大和基地的草地背着手慢慢的往高处那里走去,一边笑道,“周经理,现代化条件下的交战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热烈。大家看到的是战机出动坦克轰鸣战舰齐出的画面,只是一小部分,仅仅是最终的实施环节。”
  周经理皱眉苦思,摇头道,“李师长,我还是听不太明白。”
  李牧指了指王国庆,“老王,你给他周经理解释一下。”
  周经理连忙说,“王班长,主要是究竟怎么你们就赢了,这个我不明白。一般来说,演习的流程我都还是了解的。”
  王国庆笑着解释道,“这个和演习的流程没什么关系,因为在我们陆战第一师,没有什么演习流程,之后战争进程。红军旅的通信系统瘫痪之后进行了重建,但是很快就陷入了混乱当中,通信系统一出问题,指挥系统就会跟着出问题。他们启用了备用通信系统,但是我们我们渗透进去的侦察单元引导精确制导弹药,哦,是地面火炮发射的精确制导弹药,对他们的通信节点进行了精确的打击。在这样的前提下,红军旅的败局已定。”

  李牧笑了笑,道,“周经理,红军旅的指挥通信、后勤补给都已经被我砸了个稀巴烂,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导演部不得不判定红军旅失去了战斗力。当然,具体的过程没有这么简单。这里面涉及到空中火力以及导弹部队甚至水面舰艇的炮火支援问题。至于制空权、制电磁权这些,则更复杂。这些所有的工作,在我的主力部队到达日大和基地之前,我已经做完了。也就是说,我的部队一旦展开,红军旅就输了。”

  王国庆说道,“因为红军旅直到遭到攻击,都依然没有完全的进入战斗状态,他们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周经理明白了,他有丰富的部队采访经验,不难明白这样的解说,他不可思议的缓缓点头,“也就是说,打个比方,陆战第一师已经开出了第一枪,红军旅差不多是只到了开始武装这个程度。”
  “唔……这么比喻,也是可以的。”李牧笑了笑说。
  “红军旅连对手是什么样的都还没见到,就输了战斗,这很难以想象。我想,郑广国旅长一定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周经理感叹着说。
  此时,天上传来一阵轰鸣声,随即,一架直-20通用直升机出现在空中,稳稳的飞过来,随即稳稳的在前面的草地上降落。

  李牧略微皱了皱眉头,道,“陈老总过来干什么。”
  他说着就已经抬步连忙的上前去迎接了。
  王国庆紧随其后。
  周经理站在那里发愣,念叨着:“陈老总?哪个陈老总?莫非是总部的陈老总?”
  他惊了一下,连忙做好了采访的准备。

  然而,首先过来两名警卫参谋,把无关人等给请到一边去,连和陈老总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李牧陪着陈韬大步往指挥方舱那里走去,王国庆先行一步把里面的作战参谋们都赶出来,清空了指挥方舱,李牧和陈韬进去直接把门关上,王国庆和一名警卫参谋一左一右守在指挥方舱的门口那里。
  “你差点惹大祸了!”陈韬一坐下,就摘下帽子摔在了指挥桌上。
  李牧愕然,“首长,这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专程过来表扬我的呢。”
  “表扬你?再表扬你就要飞上天了!”陈韬怒火冲冲,到了他这个位置的人已经基本不会发火了,因为一旦发火,那就有可能是国家之间发生了战争。

  李牧无奈道,“你倒是说啊,我又犯了什么错。”
  陈韬好一阵子才压住火气,表情非常的严肃,沉声说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切断部队的联系?你整整一个师的部队过来,总部却不知道你的位置在哪里,你想干什么?”
  李牧猛然一愣,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的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按照战场思维,他的部队在机动途中采取了全面的电子隐蔽手段,当然的会保持无线电静默。他只想到了针对红军旅保持隐蔽,去没有想到同时也在无线联系上面与总部形成了“事实失联”这么一个状态。
  倘若如此,李牧相信陈韬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而李牧很快意识到的是,陈韬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日大和基地的位置——这里距离京城可是很近!

  你整整一个师的部队悄无声息的潜过来你想干什么!
  操!
  “您是因为这个才着急忙活跑过来找我的?”
  李牧口干舌燥,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心中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他这样的人,国防军的战神,已经很难有什么让他产生恐惧了,他连陈老总都敢怼的人。
  能让他害怕的,无非是被误会有某种企图或者被扣上一定他九族都戴不下来的帽子。
  “呵,你还当你是来勤王的?”陈韬冷笑着说,“你这个对抗演习打得是不错,让人眼前一亮,红军旅没脾气。不过这些你认为值得我专程过来一趟吗?”
  陈韬指着李牧的鼻子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小子好歹也是军级干部了,你就没点政治觉悟。做事情考虑得不够全面。我告诉你,就算是打仗也不是这么大的,打仗同样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并不是你最快速度打赢了你就胜利了。任何一场战争过后,从来都是利益的瓜分。二战时期,美军和苏军齐头并进都抢着首先攻入柏林,为此不惜付出更多的不必要的代价?为的是在战后的利益瓜分中获得更多的主动权。”

  日期:2018-01-1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