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51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知道等到斯谦上楼后,安佳青的准婆婆陈家姿坐到安佳青的身边,感慨道,“我的傻媳妇,你不知道是谁竞标成功了吗?是纪曼!你怎么还若无其事的样子!”
  “什么?”安佳青惊讶不已,赫然没想到这一关节上,反应过来,怒气冲冲,脸色涨红。

  难道纪曼和斯谦在竞标会上撞见了?斯谦故意让了纪曼,这才导致一切失败的?
  安佳青迟疑了一下,还为斯谦找理由,缓缓道,“伯母,这么大的事情,阿谦不会这么不分轻重吧?”
  “你说呢?”陈家姿挑了一下眉,语气意味深长,这让安佳青心里的那丝不安更重了,显然,她也在怀疑纪曼和斯谦之间的关系,强行安慰自己根本就是不管用的。
  陈家姿看着她的神色,这才又继续开了口,“哎,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而且我已经打听过了,本来这件事,靳容琛那边没准备派纪曼过去,是临时换人……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可早知道是这样,我们也换人了!”
  如果不是斯谦和纪曼对上,也许竞标就能拿下,他们就不会输。
  安佳青被这个念头冲昏了头脑,而下一秒,陈家姿还在继续说话,“好可惜呀,你也知道这次的竞标对我们家的生意多么的重要,要是是我们竞标成功了,今年的成绩可就很漂亮了,基本上就是阿谦说事业有成了。”
  事业有成……

  联想起先前斯谦说的,所谓事业有成就娶她的话,安佳青真是百爪捞心般的难过。
  安佳青“咚咚……”跑上楼,进到斯谦的房间,看到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发着呆,只想直接问。
  “你说,你是不是因为纪曼才丢了这个竞标?”
  可这话到底是没问出来。
  安佳青很想这么跟斯谦大闹一场,因为这次竞标的事情,证明斯谦的心里还有纪曼,要不然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怎么能够战胜工作几年的斯谦?
  可她不想破坏她在斯谦心中的形象。
  于是,安佳青又跑去找纪曼。
  结果纪曼早就下班了,还去参加了聚餐。
  一想纪曼占据着斯谦的心,还在靳容琛那里能得到大大的功劳,安佳青就气不打一处来。
  花了一个晚上,安佳青想了大半夜,打算一大早要去纪曼的公司大闹了一场。
  等到看到纪曼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安佳青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纪曼,好歹我们是好朋友一场,我也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是我主动的,而且斯谦也是真喜欢我,你都答应了要退出我和斯谦之间的,何必这样为难他呢,还叫他把竞标这么重要的事情让给你,我都怀孕了,你叫斯谦拿什么跟我结婚,让我生孩子养胎,这样的话,我还怎么活呀?”
  安佳青这是在故意扭曲事实,纪曼听得差点吐血了。
  什么叫是斯谦让给她的?难道她和公司同事这段时间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费的吗?
  纪曼早就受够了安佳青的自以为是,看到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明显受不了。
  可要是争执下去,势必会被拉到同一层面上。
  纪曼正绕过她准备进入公司,安佳青冲上来想拉住她。
  她准备了那么多,都还没有派上用场,纪曼一走不就白费了?
  今天她一定要揭穿这个女人漂亮外表下的真相,让她周围的人和公司知道,看她还能不能去破坏斯谦和她的平静生活。
  慌乱间,安佳青故意抓破自己肚子上的血袋,血液缓缓从腿间流下,还未等人注意,慌张大叫一声,“啊!好痛!”

  场景混杂,几个保安本来想过来帮忙,看到是两个女人,又有些无处下手。
  其他上班的女人们,又好奇又怕惹祸上身,不敢走得太近。
  不过,等到有血顺着安佳青的腿流到地面时,有人就叫了起来,“天啊!完蛋!那个女的刚刚说她怀孕了,流这么多血,是不是孩子不太好了……!?”
  这声音直白,意思表露分明,众人一惊,安佳青叫得越发大声且吓人了。
  “求求你们,救救我和我的孩子吧?你们谁来帮帮我呀!?”
  站在一边的纪曼傻眼,这一切怎么忽然发展成了现在这样?
  安佳青的孩子……可自己分明什么都没做啊!
  旁边有人打了120电话,安佳青就抱着自己的肚子在那里鬼哭狼毫。
  血越流越多,纪曼的心都跟着成了冰,瑟瑟发抖,寒意弥散。
  安佳青被推到救护车上时,有丨警丨察过来,脸色严肃,直接盯着纪曼道,“你是纪曼吗?有人说你跟怀孕的孕妇打架,造成她流产,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什么?哦。”魂游天外的纪曼全程懵逼,目前情况,又只能跟着丨警丨察去调查。
  安佳青被送进了事先安排好的医院,和等在医院的家人互相使了眼色,去了预定好的医院房间,给她“检查”和“做手术”的医生都已经被买通了。

  斯谦接到“医院”的电话通知时,整个人被吓得不行,惊呼道,“什么?孩子呢,保住了吗……”
  他没有想到,这才知道有个小生命与自己血肉相连的事情,就已经失去这个小生命了。
  斯谦立即赶到医院,安佳青已经被送回了病房,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看着透明的药水一点一滴落下来,就跟锤子一下下的打在斯谦心上。
  “阿谦,你来了……”
  安佳青很“虚弱”的跟斯谦打着招呼,之后就控制不住自己抱着他的腰大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斯谦摸了下安佳青的头。
  正是机会,安佳青就开始哭哭渧渧的讲述事情经过。
  瞬间,斯谦的头都快要炸掉了。
  纪曼这么下得去手?明明他都已经说好要放弃,再也不会骚扰她了……
  天黑之后,斯谦没有地方可以去,看到前面一片灯红酒绿的,就跑到酒吧一个人喝闷酒。
  恰巧,从包厢里出来一个人有点眼熟,是靳容琛。
  “你,站住!”
  远处出来的人的确是靳容琛,听到这喊声,他侧目见到了喝得有几分醉意的斯谦,眸子内暗芒一闪,直直顿住了脚。

  斯谦就直接走了过来,眼神带着醉意,不住打量他。
  这眼神令靳容琛觉得心生暗火,冷不丁道,“被当成傻子似的玩耍?是不是很有趣?”
  傻子?
  斯谦以为自己刚失去了孩子,正难受得要命,被这么一刺激,脸色潮红,恨不得直接冲上前来打靳容琛一顿,可靳容琛一句话又让他的行动顿住了。
  “被女人骗得团团转?你现在觉得是能打得过我?”
  斯谦顿住脚步,眼神变冷,“你什么意思?谁说的我被女人骗?”
  看来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在这里喝醉了酒?
  真没用!

  靳容琛想起方才接到的那个电话,贝利说纪曼正在警局……
  他眸光一闪,直接道,“安佳青怀孕的事,你就没有仔细去查过?”
  怀孕……
  斯谦还没提出反对的话来,靳容琛已是继续,“安佳青以前和纪曼是朋友,怎么就忽然变成这样?她们俩的争执怎么就这么巧合?现在为什么又会出现一个孩子?孩子还恰好就被纪曼弄掉……这些,你都没仔细想过吗?”

  一长串的问题,怔了怔,斯谦恢复过来,他明白,依照靳容琛的性子,这种话是不会胡乱说出的,唯一的解释理由就是:那是真的,安佳青在骗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