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35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豆砂……大小如黄豆,砂之品,至于手法……应该是飞银朱法。”
  “好!”戴掌柜一拍大腿,畅快道:“豆砂紫而不鲜,外行初看,以为品,其实过久变黑。宋代开禧德佑两朝鉴赏历代书画所盖玉玺,后来都呈现黑紫颜色,是印泥所用的炙过的豆砂。”
  “银朱乃漳州汞炼过的最好,先用泉水把银朱淘洗,油质经过洗涤自然会漂在水面,细心把浮油撇去,等银朱晒干,可应用。”
  “银朱制的印泥,不可以掺入朱砂,假如两者并用,印色会变黑。飞银朱的水,以山泉为最,河水次之,进水又次之,雨水矾水均不能用。”
  飞快的拿起第三张,让闻一鸣过目,实在好对方眼力到底有多高深?

  “劈砂,色红而鲜艳,光亮如镜面微透明,质较松脆,易破碎,品。”
  “末砂,杂有碎石,颜色发暗或现灰黑,体重质坚而不易碎,下品。”
  “和尚头,色泽紫带黑,属于次品,不堪大用。”
  凌君生笑而不语,看着戴掌柜越发震撼的表情,暗自好笑,闻一鸣天赋异禀,到哪里都能技惊四座。

  “小友眼力高绝,老朽佩服!”
  戴掌柜看了看凌氏父子平淡的表情,看来对方已经习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拥有如此眼力,好问道:“君生兄,这是你的入室弟子?”
  凌君生摆摆手,笑道:“我可没有这种福气!一鸣不是咱们圈里人,人家是香道大师,以后咱们这些老家伙少不了求人家驱病延寿!”
  “香道……大师?”
  戴掌柜目瞪口呆,弄了半天人家根本不是古玩圈的人?可眼力为什么……
  闻一鸣笑着举起茶杯,淡然如水道:“其实朱砂自古是好香道材料,养精安魂,益气明目,能杀魅邪恶鬼,久服通神明。服之使人心神内敛神守,故能安眠,为补心之要药。”
  “由天地自然熔铸而成,阳含阴,外露火色,内含水阴,属火体却含有水气,益阴以安神,有阳之阴药,与人参南北称王。一般北方属水,故多气分之药,南方属火,故多血分之药。”
  戴掌柜恍然大悟,给众人满茶,感叹道:“即便如此先生的眼力也令老朽钦佩……”
  闻一鸣谦虚道:“戴老谬赞,要说戴月轩百年传承,岂是如此简单?”
  随手拿起一张拓片,笑道:“制造印泥主要原料除朱砂外,艾绒必不可少。原阳阴产为北艾,江南四明产叫海艾,蕲州产是蕲艾。”
  “首先摘去梗蒂,用筛子筛掉碎屑,专留艾叶,用棕绷搓揉,把艾叶外衣褪尽,再用乳钵磨研。再用小绷弓弹打,把剩余艾衣艾叶筋络弹去,后用石灰水浸泡七八天,煮三天三夜。”

  “连续换水榨去艾叶黄水,到黄水变成白色,把艾叶干透,再筛再弹,黑心全部去尽,大约一斤艾叶,最后仅能得到艾绒三到四钱,才算合格。”
  “在我看来戴月轩更加精益求精,不但沿用古法炼制品艾绒,还推陈出新,加入竹茹!”
  “这……”
  这番话让戴掌柜猛的站起身,不可思议道:“戴家百年秘方,如何……”
  看着闻一鸣似笑非笑的表情,深吸口气,无感叹道:“老朽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先生眼力如此神,平生罕见!”
  慢慢坐下道:“除去艾绒,木棉、灯芯、竹茹、藕丝都可以用来制印泥。经过先祖不断尝试,发现棉花性软,灯芯茎刚,竹茹体滑,藕丝柔弱,单用起来都不如艾绒。反而加入竹茹后,两者相互融合,质地提升,这也是戴月轩百年立身之本!”
  闻一鸣笑而不语,有些话点到为止,其实戴月轩不传之秘何止如此!
  调制印泥的油,种类繁多,茶油、蓖麻、胡麻、菜油,皆可使用。茶油清洌,历久不助腻。蓖麻厚重,好处是着纸不渗。胡麻性浮,合色较差。菜油色黄,性滞易渗。

  戴月轩所用为茶油,手续繁复,一不小心,全盘失败,每道过程皆是前人千锤百炼而来,心血凝结所成。
  剩下的更简单,一炉静心香让戴掌柜如痴如醉,终于明白凌君生所言不虚,对闻一鸣敬如天人,恭敬无。
  回到酒店,凌君生轻松道:“这次不虚此行,老戴能明确表示支持天成,还是多亏一鸣的香啊!”
  众人哈哈大笑,香道真是必杀器,不管是谁,老少通杀,摧枯拉朽的神器!
  接下来几天凌天成选好公司新地址,在胡建民CBD商业项目最核心位置,寸土寸金,交通便利。
  丁老等人临时从州赶来,尽快打响第一炮,毕竟趁着捐赠热度还在,箭在弦,不得不发。

  天成这边紧锣密鼓准备,闻一鸣乐得清闲,陪着老爷子四处闲逛,悠然自得。
  今天公司骨干齐聚一堂,讨论未来计划,凌天成正式宣布闻一鸣股东身份,大家欣然接受,毕竟劳苦功高,当之无愧。
  “对于下一步京城分公司发展方向,大家有什么建议?”
  凌天成扫视众人,严肃道:“在座都是骨干,大可畅所欲言,京城是咱们公司最重要的战略地点,不容有失!”
  丁老看看其他人,首先开口道:“凌总让我盯着费胖子和钱博的动向,老钱还好说,自从次打眼后,声望一落千丈,博拍卖疲于奔命,无暇其他。”
  “可费胖子没有闲着,可以确定早来到京城,应该跟董国强狼狈为奸,我认为对于咱们天成来说,两人才是致命大敌!”
  “嗯,言之有理!”凌天成点点头,认同道:“费胖子不足为患,充其量无非是个掮客,不了台面,最多跑跑腿而已。”
  “至于董国强?是个人物,野心勃勃,做事不择手段,的确是天成的头号大敌。”
  会议室气氛凝重,马要面对匡氏拍卖的阻击,对方贵为四大拍卖之一,深耕京城多年,无论人脉还是资源都不是天成能匹敌的庞然大物,说不紧张那是开玩笑!
  凌君生放下茶杯,轻笑道:“大家不要紧张,心态要放平和,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天成算输给匡氏,难道丢人吗?”
  “这……”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老爷子会说出这种话,凌君生摆摆手,正色道:“我说这话目的是要告诉你们,匡氏的压力远远咱们大的多!”
  闻一鸣暗自点头,姜还是老的辣!自己虽然已经是股东,可还是旁观者清。凌天成的心太激进,总想一战成名,可凡事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你天成心天高又如何?充其量不过是个二流地方拍卖行,能跟人家一流拍卖行正面叫板?

  如果匡氏真的不堪一击,这么多年早被两大龙头玩的死无葬身之地,还轮得到你凌天成现在出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