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9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三人佯作抽烟以及小便的样子,顺着往车尾那边走过去。
  不用渠祥振丰富,马启才、钱多多和李少东三人加快脚步跟上,一人一个紧跟着那三个人。
  “不用看,我很确定没有发生剐蹭。”莫家伟走进矮个子。
  这个时候,渠祥振笑着边说边走向矮个子,“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们一直前后走,可没看见有和什么车发生剐蹭。”
  矮个子明显的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因为此时渠祥振和莫家伟的位置已经把他的路封死掉,一丝危险的气息冒出来,他眉头微微皱着,尽管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神情,但是渠祥振依然能够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

  脚步轻轻往一侧移动,矮个子一边说话一边试图摆脱不利的位置,“不会错的,我的车上有向后拍摄的行车记录仪,调出来一看就知道了。”
  渠祥振突然出手擒住矮个子的胳膊,莫家伟也同时动手,矮个子哪怕早有意识,但是他绝对想不到渠祥振的动作这么快。他又哪里是战场老司机的对手。
  “同志,别乱动,我这枪可是实弹上了膛的。”渠祥振冷冷的说道。
  这个时候,马启才那边三人也同时控制住了各自挡住看管的人,他们没有动手,但是对方显然也不敢动手,因为他们的老大此时已经被控制了。
  矮个子一听这话一下子就明白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让你那几个弟兄过来,既然被俘了,就要有战俘的觉悟。”渠祥振笑道。

  矮个子微微叹了口气,冲那边喊道,“哥几个,都过来吧。”
  马启才三人始终占据着最有利的位置,尽管他们口袋里的枪没有实弹,但是无论如何,主动权都是在他们手里的。
  “你们红军旅的胆子还真是大,居然跑到这里来侦察。”渠祥振笑道。
  矮个子无奈的叹气说,“那也比不上你们陆战第一师,居然用这种方式进行渗透。得,我输得心服口服。”
  “呵呵,委屈一下,换个地方再聊。”

  一行人三台车马上离开了现场,寻了一块僻静隐蔽的地方停好车,这才开始做接下来的事情。
  渠祥振首先把事情向林静做了详细的汇报,由此,林静那边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红军旅的侦察人员已经前出到这片区域,显然是要侦察陆战第一师的部队机动情况。
  一个上万人的陆战师,需要使用铁路、公路甚至空运进行全方位的机动方式,红军旅想要搞到更多更具体的情报,显然会使用多种办法。不过正如他们想不到陆战第一师的侦察部队使用这样的伪装方式渗透一样,陆战第一师这边也没有想到他们不但也伪装成平民,还前出了一千公里进行公路侦察。
  猎豹车上,渠祥振检查了矮个子的证件之后,把那些东西全部装起来递给副驾驶上的李少东,扭头看向矮个子,笑道,“我是陆战第一师武侦营勇士连连长渠祥振,廖连长,幸会。”
  廖连长苦笑道,“惭愧,渠连长,久仰大名,来根烟。”
  渠祥振拿出烟递给他一根,给他点上,问道,“你是怎样发现我们的?”
  廖连长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道,“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们是无意中发现的一些端倪。”
  “说来听听。”渠祥振也点了根烟,抽了一口,道。
  廖连长说道,“你们的行进队列。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猎豹车和厢式卡车是一起的,远远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你们两个车基本上保持着同样的速度行进,最后还从同一个高速口下去。你也知道,前车是猎豹后车是卡车,而且是部队制式军卡的民用款,我觉得有些奇怪,就追了上来。”
  “剐蹭是怎么回事?”渠祥振问。
  廖连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本来是打算超越厢式卡车看看你们的反应,可是没想到,开车的那个兵紧张手抖了一下,就剐蹭了一下子。过收费站后,我看到你这个猎豹车停了下来,而厢式卡车从绿色通道走了。就又感觉不像是部队的车。”
  “所以你们就在刚才那里拦下厢式卡车打算验证一番?不得不说,你选的位置很好。”渠祥振吐了口烟,道。
  廖连长点点头,“是,是打算利用剐蹭这个由头悄悄的检查一下厢式卡车的情况。可惜还是算漏了……”

  “你们差一点就成功了。”渠祥振心里也是一阵庆幸,就差一点点,他们的行踪就暴露了。
  如果厢式卡车被查证了,那么廖连长肯定会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那么勇士连的行动就没有秘密可言了。
  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勇士连的侦察行动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渠祥振很容易的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廖连长他们被俘虏了,那么红军旅指挥部肯定很快会知道。不需要过多的做什么,只要廖连长他们没有按照通讯方案和指挥部进行联系,指挥部就会判定他们出事了。
  “你们的通讯计划是怎么样的?”渠祥振问。
  廖连长顿时就笑了,“渠连长,你知道我肯定是不会说的。咱们不用整那些虚的了,审讯那一套就免了吧。”
  渠祥振笑道,“这么说,你们有几支分队在行动,你也是不会说的,对吗?”
  “很显然如此。”廖连长笑了笑,道。
  他没有故弄玄虚。

  这些事情实际上是不用脱裤子放屁的,实兵对抗演习里经常会发生对方侦察兵被抓住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有些部队不信邪就拷问对方的侦察兵了,骨头打断几根,但就是一个有用的字都问不出来。
  都是中国军人,你怎么拷问,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廖连长因此说不用走那些流程,他并不是害怕被拷打,而是他知道同时渠祥振也知道,哪怕是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他也不会透露有关己方部队部署内容的半个字。
  事实上,在廖连长的脑子里,这是实兵对抗演习,如果是真实的交战,当时他们根本不可能就那么束手就擒。对廖连长来说,被俘或者战死,结果是一样的,因为这是实兵对抗演习。

  从这方面能够看出,红军旅的指战员们脑子里的是“对抗演习思维”,而陆战第一师的官兵们被李牧灌入的是“战争战场思维”。因此,在陆战第一师的官兵们的思维里,被俘和战死,是完全的两码事。
  “不过,渠连长,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指出一个问题来。”廖连长说。
  渠祥振道,“请指教。”
  “剐蹭之后,你们的反应是不正常的。你的兵居然当没事发生,说明心里有鬼。这也是我认为厢式卡车有问题的原因之一。”廖连长笑道,“不过因为剐蹭很轻微,开卡车的兵没注意到也存在这样可能性。”
  渠祥振微微一笑,“多谢赐教。”
  廖连长问道,“渠连长,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样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的?”

  渠祥振笑了笑,说,“这个我倒真没有仔细分析。你们站立的位置,你们的动作,主要是你那三个兵往卡车尾部走这个举动。”
  微微一惊,廖连长有些惊讶,“这么说,你是从我们的动作和站位看出了班组战术的痕迹来。”
  日期:2018-01-1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