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34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既然你想到别人地盘抢饭吃,那要做好被打脸的准备!”
  凌君生放下茶杯,告诫道:“现在只是开始,以后咱们的一举一动肯定备受瞩目,不光是咱们,连我那些老朋友也会被牵连其,所以必须三思而后行。”

  凌天成点头同意,老爷子不容易,一辈子专心学术研究,从未涉足商业,现在不只是天成,连父亲的声望和脸面也被他孤注一掷,成为豪赌的筹码。
  这场仗,只能胜,不可败!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量身边淡定的闻一鸣,全部希望都压在这里家伙身,想想对方的神,信心大振,正色道:“老爷子放心,这次咱们稳扎稳打,不会急于求成的四面树敌!”
  “我邀请同行吃饭,放出合作的善意,不少人基本接受,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只要不挡别人财路,面都能过的去。”
  “咱们最大敌人应该是匡氏的董国强!”凌天成面沉似水道:“我听说费胖子偷偷跑来京城,为了是跟董国强通风报信,那个叛徒,暗盯着咱们,哼,早知如此次的事我不该心慈手软!”
  凌君生摆摆手,反驳道:“这种话多说无益,费胖子深耕原这么多年,也不是简简单单能打倒的人物。这样也好,敌人早点蹦出来,跳到台面,总躲在暗处强。”
  闻一鸣点头同意,老爷子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能明刀明枪的反而都是君子,商场如战场,有本事堂堂正正较量。怕腹黑小人,暗地作祟,令人不耻。
  现在自己是天成大股东,无论利益还是人情都密不可分,这场仗必须赢的漂亮,现在只是一个匡氏,保力佳德两大龙头乐的坐山观虎斗,更不用说虎视眈眈的佳实德和苏福!
  天成仿佛成为漩涡的心,瞬间打破京城看似平静的格局,这点也正常,凌天成和董国强都是年富力强之辈,无论名望还是人脉都是同辈翘楚,早暗自被人较多年,现在终于有机会正面对抗,看看谁才是真正强者!
  凌君生暗自叹气,内心不想让凌家卷入纷争,可现在骑虎难下,趁着自己还有点作用,最后一搏,也算是送凌雨馨最后一步。

  “明天咱们去拜访戴月轩,老戴为人低调,可人脉深厚,算他不出手相助,你们也能留条后路,全身而退。”
  戴月轩?闻一鸣早有耳闻,始建于1916年九月。其创始人姓戴,名斌,字月轩,自幼精通湖笔制作,技艺超群,戴月轩是琉璃厂唯一用人名为店名的老字号。
  制作一支湖笔要经过多道工序,每道工序都要认真制作,严格把关,所以所制之笔都能达到内优外美、笔头尖、齐、圆、健四大特点,支支有笔锋,深受书法家和画家的信赖。
  凌君生看着闻一鸣,笑道:“现在的戴月轩可不只是靠毛笔,业务扩大到房四宝,笔墨纸砚都有涉猎。跟西林印社关系莫逆,背景深厚,不可小觑。”

  “你虽然不专攻古玩鉴定,可天赋异禀,所谓艺不压身,多学点没错。加香道师身份,跟我们这些老家伙多多走动,吃不了亏!”
  闻一鸣笑着点头,老爷子对自己钟爱有佳,这些人脉都是顶级关系,随便一条都令人羡慕,琉璃厂那是什么地方?古玩的窝子,能在那里屹立百年,岂是浪得虚名之辈。
  “来,来,来,君生兄快请坐!”
  七十出头的戴掌柜亲热拉着凌君生坐下,感慨道:“次一别,咱们兄弟有两年多没见了吧?”
  “两年三个月!”凌君生拍拍对方的手,亲切道:“你身体可好?”
  “好,好!”戴掌柜哈哈大笑,让凌天成和闻一鸣也坐下,高兴道:“已经七十,年逾古稀,小病小灾的断不了,大病暂时没有,阎王爷还不肯收!”
  众人哈哈大笑,戴掌柜是个胖子,红光满面,气十足,天生乐观,丝毫没有架子。
  能看出来二老关系莫逆,荣宝斋吴掌柜更胜一筹,大家有说有笑,气氛融洽。
  “对于所有书画名家来说,有四件事最苦恼!”戴掌柜笑谈道:“首先是想找几张得心应手的好纸,此乃一难。”
  “然后是毛笔,除非你有制笔高手的朋友,特别订制,否则想买几枝挥洒自如的笔也是十分困难;第三是凝厚深润的好墨,老坑朱砂,色彩精炼的石青石绿,灵秀淡荡赭石藤黄,现在都变成可遇而不可求的瑰宝。”
  “最后是跟书画关系极为密切的印泥,更是稀世珍宝,至今想找几两不沾不滞,磨而不磷,沉纯不炎,历久弥新正朱或深紫的好印泥,前面三项的难度,有过之无不及!”
  凌君生见闻一鸣很感兴趣,故意诱导道:“你是研究房四宝的权威,今天正好有机会,指点指点后辈?”
  戴掌柜哈哈大笑,看了看闻一鸣,能让凌君生开口,肯定是凌家的自己人,看年龄难道是雨馨那个丫头的……

  站起身,从柜台里拿出一叠拓片,小心翼翼展示道:“指点不敢当,大家交流交流,这是我们戴月轩的宝贝,三代收集历代名家印色,也算是对书画鉴定的斧正。”
  闻一鸣鼻头微动,各种信息传入脑,暗自感叹不愧是百年传承,这本看似简单的拓片,内含乾坤,博大精深。
  “谈制印色方面,自然是朱砂为主要原料,要得极品印泥,首先精选朱砂,以湘南辰州所产的朱砂为最好。”
  “朱砂古称丹砂,炼汞的主要原料,可做颜料,也可入药。色深红,古代道教徒用以化汞炼丹,医作药用,人雅士用来制作颜料。”
  戴掌柜没有藏私,指着一张拓片道:“朱砂又有老坑新坑之分,颜色发紫,色不染纸的是老坑砂。颜色鲜艳,色易染紫的是新坑砂。”
  “这是……箭镞砂!”
  闻一鸣看着拓片,轻声道:“颜色鲜红,隐泛宝光,朱砂极品。”
  “咦?”戴掌柜大感意外,重新打量对方,赞叹道:“小友眼力不凡,的确是箭头砂!”

  闻一鸣微微笑道:“如果没有猜错,不只是丹砂优良,连手法也独到,乳朱法?”
  “妙哉!”
  戴掌柜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居然高深莫测,正色道:“正是乳朱砂法,先用烧酒搓洗干净,太阳曝晒干透,入药臼碾细,用擂钵慢研,略粗的另用细筛筛过再研。越细越好,然后取出放在乳钵里加入广胶再研,胶的多寡,全看个人手法。”
  “把浮起来的朱砂,一次一次撇到瓷盆里澄清,表面会浮起层黄膘,用凉水再淘,看黄水淘净晒干,不要浮砂、底砂,专留间菁华备用。”
  “如此数十次,才能得到最极品的箭头丹砂,可谓一两丹砂三两金!”
  戴掌柜对闻一鸣刮目相看,赶紧拿出另一张拓片,笑道:“小友看这张如何?”
  日期:2018-03-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