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33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君生品口茶,看着百年老店,勾起回忆道:“好多年前出差到此地,堂叔领我走进来,踩着木楼梯到二楼,坐在这里充过一回阔佬!”
  “我记得第一道菜是鸡汤煮干丝,又叫大煮干丝,里面有鸡丝,有火腿丝,并配以鸡肫、鲜虾仁。干丝细长清爽,刀工极为了得,几乎找不到有断头的。”
  “汤汁清黄,鲜味浓重,特别是点缀其间的细葱,娇嫩翠绿,色彩和谐,其风味之美,让我历久难忘。我记得堂叔在服务台买的大煮干丝,为当时的最高价格,一元二角钱一碗,要知道我那年当学徒工,月工资才只有十八元。”
  崔馆长笑道:“凌老说的可是几十年前的事喽!现在的煮干丝,虽然大街小巷满处都是,可早已跟记忆的大相径庭,味道先不论,只说那刀工,满目支离破碎,断头缺尾,入口也多是淡而无味。”

  “这也难怪,现在还有多少店主会在煮干丝里放进那种高质量的火腿丝和鲜虾仁?整个金陵,也只有百年老字号能保持这种水准!”
  他亲自给老爷子满茶,回忆道:“记得我小时候吃得较多的是一种卤干丝,先经油炸过再在卤水里煮出来。小镇随着大人吃早茶,大人一壶绿茶,一碟卤汁干丝,再来一大盘热腾腾的烧卖,又吃又聊。”
  “见邻座有个清瘦的老茶客,干脆是一壶香茗、一客带辣味的卤干丝,别的什么也不要,筷子尖挑三两根干丝纳入口,细嚼慢饮,气定神闲,优游自在,小小的茶盅托在手心,此等逍遥,差不多令神仙也羡煞,足见干丝的诱人魅力。”
  众人哈哈大笑,负责包间的经理是崔馆长的熟人,进门听见众人议论,插话道:“各位贵客真识货,要知道百年老店的底蕴在细节之,如这道煮干丝!”
  “厨师大早起在菜场豆腐摊子挑选优质白坯干子,有弹性,有韧劲,抓手里对折不断不裂才算合格。先将干子薄薄地片出来,码在一起切成极细的丝,要一刀贴着一刀地切。要求切起来头头是道,一气呵成,不能拖泥带水。”
  “后厨要求大煮干丝不仅要用鲜虾仁,还要用开洋。将海虾煮熟后,再晒干去壳制成的。好的开洋,色红而亮,干燥又有弹性。”
  “开洋有两种用法,如果追求口感的话,应该将开洋扯成丝;而要是想追求看相,将开洋原只使用。除大煮干丝外,还有一种烫干丝,是将干丝用沸水多次浸泡后,挤干装盘,浇以熬熟的豉油和麻油,撒开洋、嫩姜丝成了,也非常爽口。”
  一番话引得众人胃口大开,闻一鸣拿起筷子,夹起均匀的干丝,放进嘴里,清醇的鸡汤跃然眼前,嘬口吹去,波浪不兴,自有一种超然的风华,仿佛软红轻尘里的过往岁月,俨然映现了一个鼎盛时代的六朝古都。
  雪白干丝隐伏期间,丝丝缕缕尽显细腻温婉。经过精心炖煮的干丝,吸纳了虾仁、竹笋、鸡丝、木耳、香菇等多种美味,众多的芳魂全都附着其,嗅之宜人,啜之则满口柔情,回味绵长,鲜而不腻,淡雅而不落单调。
  舌头的每个细胞都尽享来自于这大煮干丝的美好感觉,不知不觉整碗罄尽,放下汤勺,抿抿嘴,齿间的余香犹在。
  大道至简,真没想到看似平凡无的煮干丝,居然蕴含如此丰富动人的滋味,令人回味无穷。
  凌君生放下筷子,感叹道:“十里秦淮,十里风月事。每次流连于来秦淮河边,一次次体味杜牧、李煜、张岱、俞平伯、朱自清笔下的那份旖旎。秦淮河的柔波里,弥漫的情韵与美食醇香,总是飘散不尽。”
  “明清时期秦淮河旁有了夫子庙和江南贡院,并建起重檐雕脊的聚星亭。在那个年代,不管走到哪里,凡孔庙所在都为庄严肃穆的场所,唯独这金陵的夫子庙显得很特别,仿佛着意要和孔圣人开个玩笑,周遭酒楼茶楼青楼媛阁林立,仕女如云,画舫满河,丝竹悠悠,纸醉金迷。”
  “食色,人之性也,来此博取功名的男人们,还有人骚客和达官显贵,来这里可不会饿着肚子听小曲,他们都会选取个好时分到这条河悠闲或沉缅自己。所谓君子不过德桥,可一座德桥又能挡住什么?”

  众人哄堂大笑,闻一鸣开玩笑道:“老爷子当时脑海是不是充满秦淮八艳的倩影?芳华绝代的风姿似在缥缈的楼阁和茶坊婀娜飘动?柳如是、马湘兰、寇白门、顾横波、卞玉京,连同那个陈圆圆……无论是娟娟静美,还是庄妍靓雅,巧伺人意,春意阑珊时,她们似水面白莲,一个个且歌且舞且自醉。”
  凌君生老脸微红,笑骂道:“顾盼倾城的秦淮八艳只有让人遐想的份喽!少了昔日精彩,我们也只能从口腹之欲找寻美食的秦淮八绝。”
  “魁光阁的五香茶叶蛋、五香豆;耿福兴的蟹壳黄烧饼、开洋干丝;芳阁的鸭油酥烧饼、麻油干丝。”
  “六凤居的葱油饼、豆腐脑;芳阁的什锦菜包、鸡丝面;蒋有记的牛肉锅贴、牛肉汤;瞻园面馆的薄皮包饺、红汤爆鱼面;莲湖糕团店的五色小糕、桂花夹心小元宵。”

  崔馆长插话道:“我们沿江人偏爱吃鱼吃家禽,本人对桂花鸭情有独钟。棂星门外的码头,秦淮八艳的青铜浮雕在巨型宫灯的光影里恍惚迷离,空气可以闻到桂花鸭独特的香味。”
  经理给众人满茶水,介绍道:“盐水鸭又以金秋桂花飘香的时节最为味美,鸭肉会淹留桂花的芳香,故美其名曰桂花鸭。”
  “如果有时间,可以去夫子庙的大石坝街和湖南路的狮子桥这样著名的美食街,有狮王府狮子头、尹氏鸡汁汤包、忘不了酸菜槃等。”
  “那里的炒田螺、干锅牛杂、小龙虾,美则美矣,是辣得够炝。个人认为芦蒿炒香干是最有特色的一道菜,芦蒿择得很细,都是青青脆脆的杆儿尖。要的是芦蒿杆尖和香干丝相互缠绕的那份清香馥郁,在风华绝代的秦淮河畔感受难得青青涩涩的滋味,食后唇齿格外清爽,也算是别致的体验。”
  “好!”
  众人拍手称快,闻一鸣不由感叹,不愧是百年老店,光份口才已经令人信服,更不用说满桌的美味佳肴,大快朵颐。
  金陵之行圆满结束,无论是天成拍卖还是闻一鸣都满载而归,手里香方超过二十多张,都是宋代传承,真实可信,现在反而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郁闷之感。
  香方再多,没有适合香材也没用!
  闻一鸣不由感叹,修行四大要素,财侣法地,对于香道师来说,香材才是重之重。
  三人坐飞机回到京城,这次归来有所不同,凌天成接到不少同行电话,打听天成动向,看来不少人已经别有用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