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26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我嘴角勾了勾,认真的说:“放心,今天晚上之前,我就会找到凶手,安慰死者的在天之灵!”
  我跟梁文标说的话并不是胡吹大气,说实话这起案件并不复杂,跟我之前帮李然处理的那两起案件比起来要简单的太多。
  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得到这么多的线索,李然在为四十八小时担忧,可我已经有把握,在一天之内将罪犯绳之以法!
  我刚从屋子里面出来,李然就迫不及待的凑了过来。
  “怎么样,问出什么了没有?”

  我点了点头,说:“你跟我来。”
  走到李然的办公室,我将手里的讯问笔录扔给他,说:“你先看看笔录,能不能看出什么东西。”
  笔录就那么短,李然上下扫了两眼就看完了,他苦着脸望向我说:“大哥,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你发现了什么就赶紧告诉我好不好?”
  “呵呵。”我咧嘴笑了笑,说:“行,你看这里...”
  “首先是这部分,梁文标已经说了,他发现尸体时,尸块是装在黑色的塑料袋里面的,这种黑色塑料袋非常普通,可以说随处可见,可是这种塑料袋却也并不结实,如果是要装尸体的话,为什么不用更大一点的袋子,或者说...更结实些的呢?”
  “除此之外,尸体就顺着垃圾槽冲走,这两点结合在一起看,能够说明什么?”

  听了我的问题,李然皱着眉想了半天,最后他一拍大腿,说:“说明,凶手是个很懒散的人,没有那么细致!”
  我无奈的扶额,这李然祸害姑娘可以,干丨警丨察的话,属实还是少了那么点脑子。
  “这两点结合着看,可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凶手并不是提前预谋好要杀人分尸的,这是一起冲动型的杀人案!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凶手就住在那栋发现尸体的楼里面!”
  “对啊!”李然恍然大悟:“还是你聪明,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你要是把追女孩子的心思放一半在破案上面,估计早就成福尔摩斯了。”
  “嘿嘿。”李然讪笑两声,说:“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去那栋楼里面排查啊,万一要是让凶手跑了,那不就又费功夫了么!”
  “不用那么着急。”我摆了摆手,说:“凶手多半应该没有跑,还在楼里面待着呢。”

  “为什么?”李然不解的问。
  “你看过死者的长相了吧。”
  “看了啊。”李然点点头,说:“怎么,你又发现东西了?”
  “当然!”我看着他说:“尸体是会说话的,你上学的时候没学过么?”
  “那不是法医的事儿么,再说...法医都把结果分析出来了,死亡原因是窒息,死后又被锐器分尸,从分尸的手法上来看,凶手并不专业...可是这些又有什么用,连死者的身份都猜不到!”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李然面前晃了晃,说:“远不止这么多,你从死者的身上,就看不出什么东西?”
  李然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哀怨的说:“大哥!大佬!我求你了好不好,你发现了什么就直接说,别跟我猜谜行不行,你也知道我性子急,再这么下去就被你弄疯了!”
  “哈哈!行行...我直接说...”我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说:“死者看起来挺年轻,年龄应该不超过三十岁,从他的脸上...你可以看出,他的头发应该是有精心打理过,甚至连眉毛都仔细的修过,不仅如此,他连指甲都做过保养!可是...你从他身上的细节,比如皮肤的状态来看,他又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人,他手上的皮肤略显粗糙,长大的过程中应该吃过些苦头,你说...为什么这样的男人,却会对自的外貌如此在意呢?”

  看李然好像又要抓狂,我连忙开口说:“只有一种可能,他从事的行业,对外貌有很高的要求!据我所知的,对外貌如此高要求的行业只有一种,那就是...”
  “牛郎!”李然脱口而出:“绝对是牛郎!”
  “呵呵。”我勾了勾嘴角,说:“这方面你倒是行家。”
  “滚蛋!”李然笑骂道:“我就算找也是找姑娘,找什么鸭子啊!”

  我摇了摇头,说:“应该不是一般的鸭子,可能是专门针对男性的那种。”
  “卧槽?”李然一脸的目瞪狗呆:“这你都能看出来?难道你...”
  “别瞎想!”我连忙制止了李然的瞎猜:“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来吧,要是针对女性目标群体,他这颜值可有点太抱歉了,再说...他弄的那装扮,也不是女性喜欢的类型啊!”
  “牛比!”李然翘起了大拇指:“你不干刑警真浪费人才...啥都没干,就看了几眼照片,又问了别人几句话,凶手和受害人都快让你给分析透了!不是我说,你要是来干刑警,用不上几年的时间,绝对跟坐火箭似的升官!”
  “你就别捧我了。”我冲李然说:“这就是碰巧,再说...我分析的对不对还两说呢。”
  “就这还能错?不可能!”李然笃定的说:“本来我还想去查一查失踪人口名单,做做DNA比对啥的,现在看也不用了,都让你猜出来了!”
  “你不用去做那个,做了也没用!”我摇了摇头说:“死者的家人多半不知道他在做这种事,他也不会经常跟家里联系...你想啊,他的家里条件应该不好,多半是在青州的哪个村子里,村子里对他这种事儿能接受?不可能的,所以说...你根本就不用去查,直接把他的照片拿了,找人问一问得了。”
  “行!”李然说:“那就按你说的,天一亮咱们就出发!先把受害人的身份找出来,再倒推出凶手就简单了!”
  将行程敲定之后,天色已经快亮了,一夜没睡的我跟李然都有点疲倦,尤其是昨天还经过连番大战的我,更是腰腿发酸。本来我准备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会儿,可是当我想到梁文标问我会不会还死者个公道的那句话,我的困意却渐渐消散...
  最后,我干脆拉着李然在屋子里面坐了一会儿,等天蒙蒙亮的时候,又出去找了个早起的早点摊子,随便吃了点豆浆油条。
  吃饱喝足后,李然带上我,又叫了个岁数大点的干警,我们三个人开着车直奔老城区。
  这里虽说看着旧了点,可却是货真价实的莱西的中心地带,这里的破楼,在莱西这片地方都得立了三四十年了,在那时候,等闲人家还住不到这里来呢!
  可到了现在,还住在这里的人,多半都是那种穷苦人家,或是刚刚毕业的学生之类的了。

  李然一边开车,那个年龄大点的干警一边给他指路。
  “平哥,行不行啊你,怎么这么绕,你别给我指错喽!”
  李然七拐八绕的开着车,用怀疑的口吻问他旁边的那个干警。
  “李队,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以前就是在这里干片警的,全区有那种服务的只有这里了,你放心跟我走就行!哎哎,就前面,马上就到了!”

  我一直看着周围低矮破旧的建筑,心说孙市长坚持推进城区改造也不是没道理的,莱西作为省会城市,心脏部位还有这样一片老旧城区残留,实在是太影响市容市貌,对城市发展影响也很大。
  日期:2018-01-1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