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31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一鸣逼问道:“不对,是我用词不当!不是不喜欢,而是从内心深处很厌恶,甚至是极度的恶心!”

  “你……”
  闫华明不由自主退后一步,用手指着闻一鸣,忍不住呵斥道:“你说什么?”
  是这个反应!闻一鸣心里大喜,自己终于找到闫华明的弱点,或是说他一直要掩盖的脆弱!
  “你的父亲是这个大学知名教授,从小对你教育很严格,也想你子承父业,继续在大学做研究。”
  “他认为老师这个职业很好,待遇高,为人师表,受到社会的肯定。我估计他为人很严肃,一丝不苟,你曾经在某段时间视父亲为自己的偶像,奋斗的目标。”
  闻一鸣重新坐下,看着有些失态的闫华明,侃侃而谈道:“不过突然发生某件事,让他在你心里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瞬间让你开始痛恨自己原本崇拜的父亲,这个从整个办公室只有你和你母亲一张合影不难推测出来吧?”

  “那个时候的你很矛盾,一方面是你视为偶像的父亲,另一方面他又干过让你痛恨鄙视的事情。我猜猜,是不是背叛?导致你的家庭破裂?”
  “你……”
  闫华明死死盯着闻一鸣,瞳孔放大,满脸恐惧,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对自己了如指掌?
  “后来你母亲离开,原本完整家庭破裂,你父亲因为条件好,拥有你的抚养权。继续对你严格要求,逼你学医,虽然你内心很鄙视他,但不能反抗,只能按照他的安排继续生活。”
  “你很聪明,成绩很好,一路走得很顺利。二十多岁通过关系进入大学,成为最年轻的讲师,妇科病专家。”
  “我想这个专业是不是也是你父亲帮你决定的?其实你内心很痛恨这个学科,妇科病?多么肮脏下流!”
  闻一鸣看着闫华明越来越扭曲的表情,知道自己找到根源,大胆猜测道:“你每天要面对各种恶心的病症,各种臭不可闻的病人,为什么高傲的你要干这种卑贱的工作?”
  “你内心越来越焦躁,越来越痛恨自己的懦弱,不知道如何发泄自己压抑很久的欲望?”
  “突然有一天你竟然发现自己不能人道?无论试过什么方式都没有用,你已经不是一个男人!”
  “不要再说了!”
  闫华明疯狂的大叫着,对方每句话如尖刀般赤裸裸撕开他二十多年来苦心掩盖的最大痛苦,让他陷入崩溃边缘。

  “可能是童年你父亲背板对你的影响?或是长期从事妇科病对你的摧残?总之你真正成为废人!”
  闻一鸣故意刺激闫华明道:“可笑一个受人敬仰的大学教授,堂堂妇科病专家,竟然是个没用的男人?有多少美女学生爱慕你的风度翩翩?有多少同事羡慕你的光环?”
  “可你能如何?”
  闻一鸣走到闫华明面前,呵斥道:“我肯定那次所谓的婚姻也是幌子吧?为了是掩盖你的缺陷,最少可以用婚姻失败来做自欺欺人的可笑借口!”
  “闭嘴,不要再说了……”
  闫华明跪在地,用手疯狂的抓着头发,全身颤抖着,好像面对最恐怖的事情。
  “说说吧?为什么要杀刁雨青?”
  闻一鸣见时机成熟,给姜震宇使个眼色,拿出录音笔,开始听听恶魔的心声。
  “我十二岁的时候,有天下学回家,竟然看见我父亲跟他的女学生在床!我很震惊,后来才知道他们早在一起。”
  “被我发现后他更加肆无忌惮,母亲每天以泪洗面,为了我只能忍受屈辱。但他还不满意,坚决要离婚,最后赶走我母亲!”

  “我恨他!平时道貌盎然,一肚子男盗女娼!可是我又不敢反抗他,他让我学医,我只能学医。让我读妇科,我只能学妇科,毕业后又安排我来学校,所有都是他安排好,我只是个木偶!”
  闫华明满脸狰狞,痛斥道:“我拼命学习,是为了要超越他,脱离他的摆布,拥有自己的生活。”
  “我每天面对那种肮脏的妇科病,真是恶心!恶心!回家都吃不下饭,闭眼睛是它们在我眼前出现,疯了……快疯了!”
  “我开始只能去找女人发泄,可是每次弄完更加空虚,突然有一天,我竟然不能人道?”
  “为什么?我为什么连做个男人的权利都没有?为什么?”
  闫华明大声咆哮着,声嘶力竭,双眼赤红,样子很可怕。突然他好像回忆起什么,冷酷笑道:“那天我去书店,想买本书打发无聊时间。竟然遇见一个女孩,她很普通,也是刚大学的学生,很青涩。”
  “我们无意同时选一本书,我说了几句体会,她很崇拜我。这种眼神我在学生身天天见到,但她给我的感觉不同,那个时候我竟然有了久违的欲望!”
  “天啊,我太高兴了!难道这是老天爷重新给我做人的机会?”

  “我很热情的邀请她去聊天,她喜欢学和音乐,我自然投其所好,很快她喜欢我。”
  “我能看出来她心情也不好,这种刚从农村来大城市的女孩我很熟悉,几下子能搞定,后来我们来到我家,今天我要在她身重拾男人的尊严!”
  “我们亲热着,直到最后一刻,我竟然还是不行!这辈子都忘不了她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不屑!”
  “我瞬间崩溃,脑子空白,等我清醒后已经晚了!我亲手掐死了她,鲜活的生命死在我手里!”

  闫华明留着泪,又哭又笑道:“我见过很多尸体,各种各样的死法,但这次不一样,我亲手杀死了一个人!”
  “很害怕,也曾经想去自首,但还是没有勇气。后来冷静下来,把尸体移到卫生间,用工具处理了它。”
  “我看过很多推理小说,知道不少刑侦手段,那时候没有高科技,我故意弄的粗糙点,误导警方,最后分几天随机到处扔,尽量不留下任何线索。”
  “果然警方束手无策,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也对,我是个受人敬仰的大学教授,谁能想到我会对一个农村来的穷学生下手?”
  “这样过了几年,事情不了了之,没有人再追究这个事情,你们看!”
  闫华明突然站起来,冲到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张剪报道:“个月连报纸都报道,案子已经二十年,过了最后法律追述期,算我是凶手,又能怎么样?”
  “哈哈哈……”

  闫华明仰天长笑,把报纸撕得粉碎,疯狂道:“熬了二十年,终于结束了!”
  闻一鸣跟姜震宇无奈摇摇头,闫华明说的没错,算是录音拿去警方,也不能作为证据。事情过去二十年,任何实质性证据都没有,永远变成悬案。
  闻一鸣心有不甘,走到闫华明面前,逼问道:“你没有丝毫愧疚?没有梦见刁雨青回来找你?”
  突然闫华明身体不由自主剧烈,颤抖起来,嘴里发出阵阵无意义的声音,持续了十几秒,重新睁开眼睛,冷笑道:“算你们能找到我,又能把我怎么样?嘿嘿,来抓我啊?”
  闻一鸣不由自主退后几步,看着面目狰狞的闫华明,突然有种恐惧升起,有种不祥预感,眼前这个人?
  “好了,今天到这里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