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30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一鸣和姜震宇对视一眼,应该是他!
  “两位请坐,不知道我能帮你们什么?”
  闻一鸣和姜震宇看着眼前温尔雅的闫华明,虽然五十五岁,但外表很年轻,全身散发着学者气度,很有修养。
  这次他们由两个出面,探探闫华明的底,现在他是最大嫌疑人。
  姜震宇有经验,这事他是专家,笑道:“不好意思打扰闫教授的工作,我们这次来是问一点事情,关于二十年前轰动全城的南大案!”
  “哦?”闫华明一听,正在倒水的手一震,险些撒出来,赶紧稳住后,笑道:“我自然听说过,好像报纸个月还说过,二十年过了法律追述期?”
  闻一鸣和姜震宇都注意到这个细节,心里更加确定,特别是闻一鸣,刚见闫华明好像面对一个恐怖事物,在温尔雅下隐藏着冰冷的恶魔!
  姜震宇不着痕迹道:“不要紧张,我们不是警方,这次来也只是为了研究这个案例,作为犯罪心理学的典型,这点作为教授的你,应该理解和配合,难道作为本地人的你不好凶手的身份?”
  “我为什么要紧张?”闫华明大笑道:“不过说实话,能见到大名鼎鼎的姜震宇教授,是我作为粉丝的荣幸!您的小说我都拜读过,真实有趣,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闫华明微笑着,风度翩翩,连姜震宇都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魅力,儒雅的学者。
  “我更好为什么你们来找我?我能帮什么忙?”
  闫华明轻松的靠在沙发,翘起二郎腿,双手放在膝盖,满脸无所谓的样子。
  “冒昧的问一句,我听说闫教授至今未婚?也没有孩子?”
  闻一鸣突然插话,闫华明皱皱眉,有些不满道:“这位朋友好像对我很感兴趣?我不是没有结过婚,而是有过一段很短暂的婚姻,那段婚姻让我很痛苦,所以对婚姻失去任何兴趣。”
  “至于孩子,我很忙,连自己的生活都照顾不了,也不想承担终生责任,这么简单。”
  姜震宇微笑的接过话题,试探道:“闫教授既然喜欢看推理小说,不知道对南大案有什么认识?”
  闫华明看着姜震宇,感兴趣道:“堂堂的大侦探千里迢迢跑来是问我的意见?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大家都是同行,都是搞研究工作,本质都一样。”

  姜震宇打哈哈道:“难得有机会遇见粉丝,我也想听听你的高见。”
  “好,我简单说说!”
  闫华明来了兴趣,挺直身子,侃侃而谈道:“我根据流传的线索也推理出几个想法,说出来听听。凶手是个极端冷静,还有医学背景,甚至有反侦查能力的高智商份子!”
  “对当地也很熟悉,可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和受害人可能是偶然相遇,产生某种共鸣后激情杀人,为处理尸体才碎尸,方便抛尸和掩盖证据。”
  “至于杀人动机可能是一时兴起,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而杀人,事后也很后悔,所以他不是连环杀人魔,后来也没有同类型的案子出现。”
  姜震宇和闻一鸣对视一眼,没想到闫华明如此坦白,推测的跟他们八九不离十,难道是他自己的写照?
  姜震宇鼓掌道:“好,不愧是闫教授,这个推理跟我们不谋而合,厉害!”
  闫华明笑道:“不敢当,是随便说说,看过您的小说,这点水平再没有,太对不起您这位大侦探了吧?”

  姜震宇哈哈大笑起来,满意道:“那教授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这个你自己的心理分析的凶手很象一个人?”
  “一个人?”闫华明好道:“难道你们已经找到凶手?”
  “不错,我们已经找到杀刁雨青的凶手!”姜震宇正色道:“他现在在我们面前,可惜晚了二十年!”
  “面前?”闫华明一愣,终于明白过来,不可思议指着自己鼻子道:“难道是我?”
  “哈哈哈……”
  他忍不住狂笑起来,笑的很疯狂,最后竟然笑出眼泪,闻一鸣和姜震宇冷冷的看着有些癫狂的闫华明。好一会他才摆摆手,吃力道:“不好意思,失态了!不过你们的笑话太好笑,实在忍不住!”
  “笑话?我不这么觉得。”姜震宇见惯罪犯死不认账的各种丑态,信心十足分析道:“连闫教授你自己都分析的头头是道,难道一切只是推测?二十年过去,连法律都没有办法再追究你的恶行,还有什么值得隐瞒?”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犯罪动机是什么?但你一刀刀亲手分尸刁雨青的时候,是不是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难道我说的不对?”
  闫华明冷静的看着姜震宇,鼓起掌道:“这是你小说里写的对变态心理罪犯的挑衅方式?利用他们自大狂妄迫使自己说出真相?”

  “不过对我没有用!我不是心理变态罪犯,否则也不会只杀一个人,这点大侦探应该了解吧?”
  姜震宇一滞,暗自叹了口气,说什么都没有用,二十年过去,任何证据都没有。算是闫华明无意间说出真相,也不能作为证据,更何况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真正恶魔,冷静残忍,滴水不漏!
  在两个人僵持的时候,闻一鸣突然插话道:“闫教授好像是妇科病理学权威?”
  “不错,权威谈不,但研究了三十多年,有点心得体会。”
  闫华明好看着眼前清秀的年轻人,姜震宇不用说,资深犯罪专家。可他是?

  闻一鸣站起身,环视巨大整洁的办公室,赞叹道:“五十出头,知名大学的资深教授,堂堂系主任,你必然是满身光环,备受病人和学生敬仰吧?”
  “每个地方都一尘不染,每件物品都丝毫不乱,我大胆猜测,你应该是有点强迫症吧?”
  姜震宇眼前一亮,看着闻一鸣胸有成竹的样子,松了口气,差点忘了身边这个大高手!逼供是没有作用,看看他有什么手段。正好自己有机会在旁边读微表情,不信闫华明真的无懈可击?
  “有意思!”闫华明站起身,走到闻一鸣面前道:“说的不错,我是有点强迫症,作为三十多年的资深医生,有点强迫倾向不正常?”
  “正常,肯定正常!”
  闻一鸣拿起桌一张照片,面是闫华明去爬山的照片,又看了看其他照片,好道:“我还有个疑问,不知道闫教授能不能帮我解释?”
  “身为一个资深研究专家,三十年妇科病理学权威,你应该得过不少荣誉吧?”
  闻一鸣转过身,直直盯着闫华明,逼问道:“为什么偌大办公室一个奖杯奖状都没有见到?”
  “你……”
  闫华明第一次震惊,猛地打开嘴,深吸口气,眉头扬,瞳孔瞬间放大。

  “好样的,恐惧,他开始真实反应!”
  旁边的姜震宇暗自叫好,闻一鸣这句话直接刺激到镇定自若的闫华明,让他第一次出现真实的反应。
  “小伙子,你还年轻,到了我的年纪会明白,什么是真正人最需要的东西?”
  闫华明轻咳几声,掩饰道:“不是别人给的外物和任何评价,而是来自于内心的真实欲望!”
  “那我能不能说作为权威的您,其实从内心深处不喜欢自己一直从事的职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