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304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放开你的手,绝对不放开你的手。”王四喜认真地道,“仅仅只是因为别人身上不完美的地方,就把人家的手放开了,那还怎么过日子?怎么生育后代?”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你有一天终究会厌烦,与其等到你厌烦我,不如趁现在我立刻离开为好……柳香姐才是你应该结婚的对象,美貌、聪慧、持家,每一个美好的品质都可以在她身上找到。”陈宝怡转过头回道。
  忽然之间王四喜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陈宝怡说的挺对,柳香确确实实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很难从她身上找到什么缺点和不足。
  狼狈的氛围包围着病房里面的王四喜和陈宝怡,就在这个时候,查房的护士来了,她看到了我们睡在一张库上,叫了起来,“你,你们为什么睡到一张库上了?”
  王四喜和陈宝怡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那样看着护士,护士被我们两个人的目光看了一会,立马就明白了过来,讪讪笑了笑然后就过来帮我们检查了起来。
  “送来的时候鲜血淋漓,现在倒是好了挺多……”护士一边给王四喜检查着伤口一边咕哝道。

  看了看陈宝怡,又看了看护士,王四喜问道,“护士,你能够把我女朋友的情况告诉我吗?她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等医生上课了你问他去吧。你的情况比她要严重一些,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护士在本子上面写了些什么,随后到其他房间去了。
  等到护士离开了,陈宝怡抓住王四喜问道,“昨天我给你划了那么多下,你一定感觉非常疼,为什么就不松开手呢?”
  “我怕我把手松开,你就离我而去,再也不回来了。”王四喜说道。
  “笨蛋,那个时候我很生气,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理智了。你怎么就这么笨,不知道等到我气消以后再劝我吗?”她抚摸着王四喜手臂上的医用纱布轻轻说道。
  “柳香姐告诉我,你背着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王四喜问道。
  陈宝怡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温柔地笑了笑。
  “四喜,我明白你是真心爱我,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忍受这么多。柳香姐的事情,我……”陈宝怡说道,“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好吗?”说完,她把目光放在了王四喜的身上。
  “很抱歉。”王四喜的一句抱歉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因为津神上的伤害往往比生理上的伤害更难恢复。
  “请你不要去责怪柳香姐,一切都是我的错。”王四喜继续说道。
  陈宝怡抬起头望着天花板,轻轻说道,“我没有去怪谁,也不想去怪谁,事情的源头完全是我自己。”
  此刻王四喜明白了,在没有和陈宝怡打好关系之前,恐怕自己除了她不能去碰任何人了,不管是柳香姐还是李梦露。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这件事情虽然发生的有些突然,但是却是注定了的,唯一不同的是发生时间的早晚罢了。
  找不到聊天的话题,王四喜和陈宝怡沉默了下去。
  过了没有多长时间,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师,他表情严肃态度认真,看了看王四喜和陈宝怡,然后叹了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这样任性,认为身体是自己的,便不珍惜它随意折腾。一个手臂十多二十道伤口,一个脚弄成……作为一个外人,我看着都难受。”
  王四喜和陈宝怡十分狼狈,不晓得该如何回应医生的话。

  “小伙子和大姑娘都长得那么俊朗,如今遇到了这档子事,留下了伤疤伤痕之类的,真是太可惜了……”医师说着,就开始检查了起来。
  医师责备我们不懂事,说我们不知道爱惜自己,可是语气却挺好的,显得很关心人。很少有医师会关心这些事情,他倒是挺少有的。
  停顿了一下,陈宝怡又说道,“听说男朋友毕业论文需要用到乡村教育的资料,所以我就主动请缨来到了大山深处。结果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遇到了你。因为那段时间和男朋友的感情很深,所以就对你没有多少好感。后来听说男朋友喜欢上了自己的闺蜜,回到城里又亲眼看见他们拥抱在了一起我就心碎了,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就注意到了你。你是一个老师,职业定位上和我一模一样,那些文字以及里面蕴含的思想让我特别喜欢。生活上,你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哥哥一样,认认真真照顾着我,我再怎么样欺负你折腾你,你都没有说过半句抱怨的话。并且……”

  陈宝怡之前读的文章,说到了夫妻生活方面的事情。说男人要是没有办法满足女人的需要,女人就容易出轨。结了婚的女人对那方面的渴望很大,所以对男人的要求就高了。
  “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对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若是可以回到昨天晚上,扭转那件事情该有多好。”陈宝怡把脑袋放在了王四喜的肩膀上,轻轻地说道。
  任凭她诉说自己的心里话,王四喜一直没有C`ha 半句嘴。等到最后听到了陈宝怡的自责,王四喜才说道,“过去了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总挂念着了,你就算再挂念又有什么用呢?人没有办法扭转时间所以没办法改变过去……”
  陈宝怡比起其他人已经要好上许多了,至少按照她自身的条件来说是这样子的。她能够留在荒僻落后的大山深处,就代表放弃了许多曾经拥有的东西了。既然这样,王四喜还强求什么呢?虽然平常的她没有那么温柔,时不时就会爆发大小姐脾气,可是这样的她很吸引人啊。最主要的是王四喜有一些稍稍过分了的要求,她也从来没有说过拒绝的话。总喜欢欺负王四喜折腾王四喜,实际上她却很在乎王四喜,舍不得王四喜离开。

  城里面的女人大多要求很高,甚至会弄出一些小测验来察看你的诚意。而陈宝怡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所有的表现就和一个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很自然很平常。
  并且她也是一个懂得付出的人,比起王四喜来并没有差多少。那一个晚上,她推着电动车回到了王四喜家门口。还有昨天晚上,她为了把王四喜救过来,背着王四喜走了那么远的路。往常还能平常视之,可是昨天晚上她是赤着脚的哎。没有亲身体会过,但王四喜也知道赤着脚走那么远会有多么痛苦,可她依然坚持了下来。
  点点滴滴更加突出了她难能可贵的地方,经过了这次事件,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四喜,我想要方便一下,小号。”陈宝怡忽然说道。
  王四喜想到了护士的话,然后就爬下库蹲下身子看了一眼,果然在库底下找到了一把夜壶,夜壶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豁口,恰好能和人的那个地方紧密贴合。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使用。
  “就用这个夜壶吧。”王四喜说着就把夜壶递给了她,夜壶这种东西一般是一个人用一个,很少有人共用。
  大概是觉得和王四喜已经很亲密了,所以不需要在意这些细节吧,陈宝怡掀开了被子,然后把自己的裤子轻轻拉了下来。
  “需要我帮你吗?”王四喜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