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5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吕剑南又不干了,“试试?我的活可是要保证完成的,我如果完不成,我就要背锅。你们不成功,那怎么办?”
  华辰风也看向陈木,看来他也要逼陈木给一个承诺。

  陈木微微皱眉,“如果做不成,我应该当如何?”
  吕剑南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啊,你应该如何?”
  “我不可能离开海城,这样吧,如果整件事是因为我的环节出问题,我每人赔付你们五百万,作为善后费用。”
  “五百万这么少,你打发要饭的呢?”吕剑南叫道。
  “赔钱没用,我们也都不是缺那点钱的人。所以你不必赔钱。”华辰风也说。

  “那要我怎样?不会也让我滚出海城吧,我所有的产业都在海城,还有……反正我不可能离开海城。”陈木有些激动。
  “这样吧。如果在你的环节出问题,你就背起这个锅,承认是你一个人操纵股价。”
  “好。”陈木很果断地答应了。
  “但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华辰风又说。
  “什么附加条件,你一次性说出来。”陈木明显有些不安,我怀疑他已经猜到了华辰风的附加条件,他们那么多年的交往,对对方肯定是相当了解的,这毋庸置疑。
  “如果你这个环节出问题了,你永远不要再见我华家的人。”华辰风盯着陈木说。
  这就很厉害了!华辰风所说的华家的人,指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陈木也看着华辰风,“我以为你对吕剑南已经够狠了,没想到你对我更狠。”
  “我只是确保我们的整个计划不出问题而已。”华辰风淡淡地说。
  “前面一个条件我答应,但附加条件我拒绝。”陈木说。
  “那不行,你不能拒绝,这附加条件,才是最重要的。”华辰风坚持。
  “那如果你的环节出问题了呢?你是整个计划的协调者,如果你出了问题,那怎么说?”陈木的眼神也冷了几分。
  “对啊,你只知道要求我们,可万一是你出了问题呢,你怎么说?”吕剑南也跟着追问。
  “我不会出问题。”华辰风说。
  他的这话别说是陈木和吕剑南了,连我听了都不买帐。别人需要承诺作为保证,你华辰风是组织和协调者,就不用承诺,那真是岂有此理。
  另外两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吕剑南马上反驳,“这种话谁他妈不会说,凭什么我们失误就要付出代价,你就不用?”
  陈木也盯着华辰风,表明他和吕剑南的意见一致。
  “好吧,如果是我的问题导致失败,我会赔你们所有的损失。”华辰风说。
  “凭什么我出问题,我就要滚出海城,而你出问题,就赔点钱了事?”吕剑南不干。
  “因为这件事是我领头带你们玩,如果这件事败露,我的风险最大,我本身已经承担很大的风险了你明白吗?反正我只能这样承诺,玩不玩随便你们。”华辰风很强势。
  这一次陈木和吕剑南交换了一下眼神,但似乎没有交换出默契和结果。
  “行,看在淇淇的面上,我让你一次。”吕剑南说。

  陈木没有说话,虽然他不服气,但既然吕剑南都同意了,他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
  “好了,那这事就这样定了?记得以前海城道上的朋友们把我们凑在一起称为‘三少’,虽然我一直不认可这个称号,因为我觉得你们不配和我齐名。但既然这个称号在,我也只能认了,希望我们三人这次成合作成功。”华辰风举杯说。
  “我也认为你们不配和我齐名,你们都是富二代,靠的是爹,而我靠的是自己!和你们称为三少,简直是我的耻辱。”吕剑南说。
  陈木没有说话,但他脸上的不屑已经说明一切。他当然也不服。
  我举起茶杯,“我也凑个热闹,代替我二哥谢谢你们做的一切。我们干杯。”
  三个男的倒也给面,一起齐杯,干了。
  华辰风站了起来,“那就这样定了,我要先走了,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准备。”
  “你先走吧,我和淇淇再喝一杯,你把单买了再走。”吕剑南说。
  我也站了起来,“我也得走了,我得开车送他。”
  吕剑南一脸失望,“他走他的,你跟走干嘛啊。我都还没走呢。”

  “你和陈先生慢慢喝吧,先走了。”
  吕剑南一脸嫌弃,“和他喝?我看他就倒胃口,要走就一起走吧。”
  陈木却也不反驳,只是站了起来,“我也走了。”
  上车之后,我问华辰风,“吕剑南那么坏,你把他带上,你不怕他暗中捣鬼,故意坏事?”
  华辰风摇头,“不会,他虽然坏,但他不是愚蠢的人。他使坏没有任何好处,但他配合却能赚钱,他懂得如何选择。”
  “可是万一呢,万一他使坏,那怎么办?要是事情还没开始,他就把这消息捅出去,那就完了。”我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之前你托他做的几件事,他不是一样做得很好么。而且我也有防范措施,我和陈木两人联合,定能镇得住他,他翻不了天。”
  我这才放下心来,“好吧,我真没想到他们会听你的,你们平时不都是不和吗,竟然能在一起做事,真不容易。”
  “我们之间相互过不去,但我们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因为利益而结合才一起的组合,才是坚固的,因为感情的组合,才是最不牢靠的。感情随时会变,但利益终究还是利益。各取所需,各施各能,这是最佳组合。就是因为我和他们不和,所以我才找他们。”
  我点头,“话虽如此,但终究是有风险的。”
  “找任何人都有风险,做事就要找一流的人才合作,成功的可能才更大。找那些对你唯唯诺诺的人合作,虽然感觉舒服,但其实效率低,而且他们没法真正为你分担,这才是最可怕的。陈木和吕剑南都是典型的坏人,在海城这条道上,能做这么多年坏人还不倒的,都是厉害的人物,所以我选他们。”

  到了华辰风所订的酒店,我们直接刷卡到了顶楼套间。
  房间里竟然有人,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的,竟然是苏文北。
  我有些惊喜,又有些意外。我记得二哥说过,他明天就要飞国外,今晚怎么来了呢?
  “辛苦了。”二哥向我们招呼。
  “二哥,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过来和辰风聊聊,当面感谢。”二哥说。

  “这事还没成呢,就先不谢了,再说了,我们抬高股价,也是为了盈利。我们终究是要套现的,所以他不是单纯地为了帮你。”
  “不管怎么说都要感谢。拜托了。”二哥微微躬身。
  “护盘的事我们应该可以做到,但我们什么时候退出来,这是一个更难的问题。所以你要作好准备,不然我们撤出的时候,也会导致股价大跌。”华辰风说。
  日期:2018-12-2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