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8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道:“这些日子听你们讲了很多我以前的事情,有些事情让我觉得惭愧,有些事情却让我感到自豪,我觉得自己应该保持从前的做事风格。”
  “牧野,你这次苏醒后真是有了很大变化。”叶弘又道:“我一度以为你转了性子,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东西已经根植到骨子里了,你的做事方式依然是那么简单有效,在这一点上你至少没有变。”
  李牧野笑问道:“那你说我哪里变了?”
  叶弘又道:“两个变化最明显,第一,你比以前有责任感了,或者说目标更明确也更有担当了;第二,在女人方面你真的是变化挺大的,以前的你身边几乎是离不开女人的,而现在,你却一直在把姬雪飞那小丫头往外推。”
  李牧野道:“我这辈子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生为人,总不能还跟从前一样任性活着,咱们之前那种无拘束的所谓自由其实没多大意义,至于说女人嘛,我其实是有一点不太敢,那姓白的母老虎自称是我现在的妻子,我想我既然有妻子了,就不应该再拈花惹草吧,你们都说她杀人不眨眼,我就觉着还是别害人了。”

  叶弘又摇头道:“我觉得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
  李牧野笑道:“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真实想法是什么?”
  叶弘又道:“可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你是不可能怕老婆的那种男人,能让你这么忌惮在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爱,我看你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朝苏醒后,心里再装不下别人了。”
  李牧野道:“我感觉你说的不太靠谱,我醒过来以后想起了很多人和事儿,头一个想起的是张娜,之后是狄安娜,小芬,王红叶,何晓琪,却唯独就是想不起跟她之间的过往来,其实我最想记忆起的人就是她。”
  叶弘又道:“这恰恰说明了你的潜意识里在刻意忘记跟她的感情,你最在乎的人也许是张娜,但那不是爱情,而是亲情,跟你一直记着陈局是你亲生母亲是一个道理,而那个你曾经为之拼命的女人才是你的最爱,因为太爱了,所以你才不愿意回忆起她,也许你是害怕再去面对可能失去她的局面,也许你是自我保护,怕自己想起她的好,再为了她去拼命。”
  李牧野嘿嘿干笑,道:“老叶,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心理医生了?说的神神叨叨的。”
  叶弘又道:“我只是太了解你了而已,根据你以往的个性分析,与你相好的女人那么多,你真心实意的曾经为哪个豁出性命过?”

  李牧野想了想,道:“如果是为了娜娜,我想我不会犹豫。”随即又道:“也许还可以算上小芬,我不太确定从前的自己的真实想法,但现在,我其实觉得挺对不起她和狄安娜的。”
  叶弘又道:“为了张娜拼命是因为在你心里一直把她当成最重要的亲人,那种陪伴和温暖是无可取代的,但要说成熟以后的男女交往,只有那女魔头真正打动过你,她为了你敢跟天下正教为敌,你为了她也曾真的舍弃过生命,这叫什么?这叫矢志不渝,生死不弃,这种事,我老叶活了六十年,听过的多,见过的就你这一个。”
  “被你说的我简直成了情圣。”李牧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话锋一转道:“最近又想起一些往事,我好像答应了狄安娜什么条件,因为昏迷失忆很可能食言了,她女儿还在白无瑕手里,我有点担心她会因为这个事情走上极端,我的意思是忙完了新教的事情,这边的工作暂时请你代我负责一下,我去一趟莫斯科跟狄安娜解释一下。”
  “行,你放心去吧。”叶弘又满口应承,话音刚落,屋子里的灯突然黑了。
  酒店外面忽然传来瓮声瓮气一声闷吼,接着便是玻璃破碎和凌乱的犬吠声音。
  叶弘又神色一变:“这声音是什么奇物发出的?”
  李牧野道:“三足金蟾,是冲着楼下那哥几个来的!”说罢,闪身之间从窗口跳了出去!

  大千世界,千奇百怪。世人不知虫事之奇,看到奇异事件往往以为是妖孽作祟。其实许多所谓妖物作祟事件,不过是物感生克的规律被人掌握,借虫力作祟而已。
  李牧野飞身从二楼后窗跳下,又直接钻进安知远等人隔壁房间,透过碎裂的窗口,只见酒店门前的停车场当中一井盖子上蹲着一大蛤蟆,正是在煤城带着辽东大仙伊福龙逃走的三足金蟾。在那里鼓着个肚子咕咕连叫,竟生生将酒店的玻璃震碎好多块。围绕它的周围,数十条鬼眼獒虫,低吼呲牙,正快速奔向酒店,目标直指安知远哥几个所在的房间。
  姬雪飞从屋子里奔了出来,左手龙息喷雾,右手拿着玲珑流星锤,见此情景也是吃了一惊,道:“这是搞的什么鬼?”
  安知远和崔京浩高峰哥仨更是吓的面无人色。袁泉从外面进到房间,叮嘱三人不用害怕也不要轻举妄动。
  他随手拿起桌上一瓶白酒,从窗口一跃而出,对姬雪飞道:“不管什么鬼,肯定是冲着这仨人来的,你护着他们三个先走,我挡着这些畜生!”说着,长鲸吸水将瓶中白酒一饮而尽,抢步来到姬雪飞身前,对着当先冲上来的一头鬼眼獒虫呼的一喷。酒化作一条白线如箭射向那只獒虫,竟出口成一团寒雾将那獒虫的头裹住。
  獒虫依然前冲,袁泉一个箭步过去用酒瓶子对着脑袋一砸,竟一下子将急冻的狗头砸的粉碎。
  另一边姬雪飞见此情景不禁喝了一声彩!与此同时,她手中的龙息喷雾也对准了另一条冲上来的獒虫喷过去。此物歹毒不逊于世间任何剧毒,当日小野哥也曾遭她暗算,只沾了一星半点就几乎被辣瞎一双眼。那獒虫不知利害,首当其冲被喷了个狗血淋头,只一瞬间便发出惨叫,一头栽倒在地,顺着眼睛鼻孔和嘴巴往外狂喷黑色液体。
  獒虫前赴后继扑过来,二人一左一右,联手抵抗,姬雪飞还好些,袁泉肚子里的酒水有限,他制造寒雾靠的是口中一颗假牙里暗藏的异宝能与酒精产生化学反应,酒水喷没了也就哑火了。
  姬雪飞随身又取出一瓶丢给袁泉,道:“小哥哥别喷了,你再能喷也不如这个厉害,拿着这个靠到我身后来!”
  袁泉赶忙接过,退到姬雪飞身后,二人背靠背并肩作战。姬雪飞将玲珑流星锤举过头顶,缓缓抡动,空气中一股奇异的香气散发开来。那些狗子嗅到味道后纷纷低头大气喷嚏,摇头晃脑晕头转向。
  “臭丫头,道行不高,却着实有些宝贝。”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黑衣长发面色惨白抱着个铁傀儡的女人从黑暗中走出,在她身边一条巨贵妇犬如影随形,另外一边却是个身穿阴阳鱼袍子的矮子。
  日期:2018-06-1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