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1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2-26 21:54:40
  (正文)
  既然确定瓜岛为主要方向,那么大部兵力都被配属给了百武的第十七军。贵为军司令官的安达手下暂时只有已被打残的南海支队和第四十一联队,论兵力连一个普通师团长都不如。一直到11月26日,安达才得到了第三支部队—原驻菲律宾的第六十五独立混成旅团。后来第五师团的三个步兵大队、第三十八师团步兵和炮兵各一个大队陆续被编入第十八军战斗序列。安达得到的指令是:在莱城、萨拉莫阿和布纳一带确保作战据点,增设整备机场,加强航空作战,为日后再次进攻莫尔兹比港和米尔恩湾作好准备。同时尽速占领新几内亚岛东北岸马丹、威瓦克等地,扫荡并戡定重要地区,作好持久战准备。

  接到任命,安达于11月16日中午到方面军司令部拜访了今村均中将。两人以沉重的心情听完了参谋们有关前线战况的汇报。安达茫然地请示今村:“阁下,让我立即去布纳吧。美军已开始正式反攻了吧?”
  今村没有正面回答,微笑着说:“如此看来,东京已彻底忘记麦克阿瑟了呀!”
  安达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今村这才收起笑容,严肃地说:“可是,我不赞成你立即到前线去。战斗越来越激烈了,我们必须保持冷静,修建起真正不败的阵地。现在我们应该暂时耐心地等待时机。”
  “目前已到了这般田地,还要继续等待时机吗?”

  “正因为已到了这种地步,所以才要耐心等待。我知道安达君很有责任心,但我们现在没有士兵呀。军司令官到一线指挥战斗,至少要带上一个师团,否则很可能战死在沙场上。况且现在海军正忙于往瓜岛运送兵员补给,用于新几内亚的驱逐舰只有4艘,制空权还在敌人手中。此时强行南下等于自杀,总之,先等等吧。”
  “那么说,这是命令了?”安达不愿就此罢休。
  “对!这是命令。”今村一点都不含糊。
  “那就是说,即使先遣队全军覆没,也要继续等下去了?”
  今村笑了笑,“暂时向布纳派去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吧。据说堀井少将已经阵亡。”今村选中的南海支队新支队长是丰桥预备士官学校校长小田健作陆军少将,文质彬彬的小田看上去像一位小心谨慎的教育家。
  在小田离开拉包尔前往布纳之前,安达对他进行了一番谆谆教诲,末了握着他的手说:“我们在布纳后会有期,拜托小田君了!”

  小田对司令官慷慨陈词:“我军在瓜达尔卡纳尔意外与敌遭遇,战局恶化。但新几内亚不同,这里是绝对不能退让的战场,所以我决定寸步不退。”但小田尚未抵达战场,盟军的三路大军已经发起了迅猛的攻势。
  11月16日清晨,美军第一二八团的三个营开始向预定攻击阵位进发。目前制约美军的核心问题依然是补给。除紧急空投外,现在主要补给必须依赖麦肯尼中校在波洛克港仅有的6艘小帆船和渔船。当天下午17时,3艘小帆船往前线运载弹药补给,师长哈丁少将和炮兵指挥官沃尔德龙准将也在其中一艘船上。傍晚时分,船队突遭日军18架零式战斗机和15架一式陆攻机的袭击。日军战机根本未将帆船上的几挺机枪放在眼里,低空掠海发起了狂轰滥炸。3艘帆船被悉数击沉,所运物资全部沉入大海。哈丁和沃尔德龙狼狈地游泳上岸,包括麦肯尼中校在内的24名官兵阵亡。次日上午,日军4架零式战斗机再次击毁了盟军2艘帆船,如此就仅剩“克尔顿”号为吉鲁亚河以东的盟军运送补给了。

  11月18日,第一二八团第一营、第三营分别在博莱奥和西梅米就位,哈丁下令次日凌晨7时发起进攻。因澳军在之前战斗中减员太多,麦克阿瑟下令第一二六团转隶澳军第七师师长瓦西少将指挥。原本这个团将承担布纳左翼进攻的任务。紧急关头一个团被突然调走,沮丧的哈丁只好派第一二八团第二营前去填补该团离开留下的空缺。
  11月19日,发起攻击的时候终于到了。可惜天公不作美,大雨倾盆导致能见度极差,炮兵只是胡乱放了几炮就预示着攻击的开始。因补给短缺,美军士兵只带了一天干粮,弹药也仅有一天多的用量。罗伯特麦考伊中校的第一营在博莱奥和种植园的半路上遭到日军顽强阻击,不知从何处射来的机枪子丨弹丨使美军每前进一米都要付出惨重代价。美军试图发起反击,但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使他们根本无法探测敌人的方位。狡猾的日军打得极有耐心,他们一直保持沉默让美军走到跟前才突然开枪,甚至将小股美军放进阵地从背后开火。军事观察员大卫帕克少校如此形容美军当时的窘境:“到处都是敌人的狙击手。他们隐藏得是那么好,我们几乎无法辨别方位。敌人惯于让我们接近到非常近的距离上,有时甚至会放入机枪火力点前四五英尺才突然开火,他们还时常放我们的部队过去,然后从背后向我们打枪。我们的步枪和机枪火力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手雷和迫击炮也很难使用。”

  初次走上战场的美国大兵完全没了之前的轻松嬉闹。一天激战下来,他们在日军强悍的阻击面前伤亡惨重,粮食也吃光了。凯尔西米勒中校的第三营情况更糟,被日军火力牢牢钉在一个狭窄的前沿地带动弹不得,弹尽粮绝。让美军稍感庆幸的是,当晚日军并未发起惯常的夜袭。
  20日清晨,在一些B-25轰炸机和A-20攻击机进行炮火准备之后,第一营再次发起进攻,一天激战不过将战线推进了数百米。当天下午司令部安排空投下一些弹药粮食,很快被分配到前线两个营手中。傍晚时分,埃德蒙卡里尔中校的第一二六团第一营和哈考特少校的澳军第六独立连前来增援,总算使攻击在第二天能够持续下去。
  翌日清晨,盟军轰炸机再次实施炮火准备。一颗丨炸丨弹落在第二营先头连头上,导致4人死亡2人受伤。由于地空协调不力,地面攻击并未在轰炸结束后立即展开。飞机飞走50分钟后第二营的攻击才勉强发起,第一营比第二营还晚了50分钟。哈丁只好下令暂停进攻,联络空军在12时45分再度空袭,随后在地面炮火准备后于13时发起冲锋。但预定时间到了航空队根本没有出现。哈丁不愿白白浪费一天时间,下令当天必须发起一次进攻。飞机总算在15时57分飞来了,但仅扔了6分钟丨炸丨弹就匆匆离去。一架B-25将丨炸丨弹扔在了第一营两个先头连正中间,当场炸死6人炸伤12人,近70人近乎被爆炸扬起的沙土活埋。一些美军士兵挣扎着从沙土里钻出来,拍着身上的灰土对天空远去的飞机破口大骂:“这些狗娘养的,你他妈的都在炸谁呀!”

  意外事故导致攻击到16时30分才勉强发起。冲锋的步兵很快就发现,之前的炮击弹炸几乎未对日军造成任何伤害。战斗成了前两天的翻版。因为重武器极度缺乏,沿海岸推进的美军只能用步枪、冲锋枪、手雷和敌人坚固的碉堡作战。第一营的三个连在两天多的战斗中损失了4名军官和59名士兵,连日本兵的影子都没见几个。当天也传来了两条好消息,多博杜拉简易机场投入使用使得空运效率明显提高,从米尔恩湾紧急赶来的4艘小帆船使糟糕的补给状况略有好转。当天沃尔德龙准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运来了两门25磅炮和200发炮弹,但在布置阵地时被1架突然杀出的零战打烂了瞄准器,一连几天无法使用。这样美军可以投入作战的火炮达到了三门—2门山炮和1门25磅炮。

  日期:2018-12-26 21:55:54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