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司机的晚间生活》
第189节

作者: 汉德DI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叔叔?
  我的扮相看上去有这么老吗?
  刘琰波无奈失笑,这称呼还不如姐夫呢!
  “快点回去吧,不然一会你姐姐该担心了。”刘琰波摸了摸高冬辰的脑袋,语气还真热如叔叔般的宠溺。
  其实在心里,他其实还是挺喜欢这个傻小子的。
  心灵干净的人总是更容易招人喜欢,这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高冬辰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刘琰波让他离开,他自然真的会走——
  孩子心性嘛,谁对他好,他就听谁的。
  想走?
  被一巴掌扇得七晕八昏的郭少急忙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跟个醉汉似的扯开了嗓子骂骂咧咧道:“你TMD竟然敢打我,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表姐是谁吗?”
  打不赢就搬后台,没本事的二世祖是不是都只会这一套狗血操作?
  臭显摆!
  打都打了,谁还管你TMD是谁啊!
  刘琰波连正眼都懒得给一个,嘭地一脚,将拦路的郭少揣进了小便池。

  这么猛的吗?
  郭少的两个同伙一看,彼此面面相窥,谁也不敢再站起来过嘴瘾。
  刘琰波伸手拍了拍高冬辰的后背,催促道:“还不快走。”
  高冬辰显然也被刘琰波这暴躁地一脚吓得有点懵圈了,低着头急忙小跑着离开,一直跑到洗手间门口时,他大概是想起了老师说过要讲礼貌这类的话,又才转回身来,弯腰低头,认真道:“叔叔再见。”
  这傻小子,还挺可爱的!

  刘琰波笑着挥了挥手,待到高冬辰离开后,他才慢悠悠地点上了一支烟,然后旁若无人般开始放水。
  杀人不过头点地。
  刘琰波没有往小便池里尿,因为那位郭少还躺在里面喊“哎呦”,这种败自己人品去羞辱别人的事,他自然做不出来。
  当然了,对这三个二世祖来说,现在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羞辱,绝不能善罢甘休。
  刘琰波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撒完尿以后,他一边洗手一边说道:“拍卖会结束后,我会在大门口等你们。”
  说完,他背着只手跟老干部似得悠哉悠哉地扬长而去。

  从始至终,刘琰波都没有问这位郭少何许人也,也没有问过他口中的表姐是何方神圣,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
  对于一个漠视生命、甚至是不尊重生命的人来说,这世上所有的人大概只会被他分为两种——
  活人和死人。
  管你家势滔天,管你是谁的谁……
  在他眼里,没什么区别。
  刘琰波跑这一趟洗手间用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十分钟,拍卖会仍旧还在继续。
  正在展拍的是一件清代乾隆年间的瓷器,起拍价是一百五十万华夏币。

  汤玉凌好像对它挺感兴趣。
  不过还没等他叫价,后排有人起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然后——
  汤玉凌转眼看向站在墙边的刘琰波,皱起了眉头,就像是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疯子一样。
  很快,李绯语也察觉到了不对,她看了看左右两个男人,问道:“什么事?”
  唉~

  汤玉凌叹了口气,如实说道:“绯语,你的这位保镖惹上了*烦,他刚刚把郭子强给打了。”
  “郭子强是谁?”李绯语又问道。
  汤玉凌眉头越锁越深,一脸担忧道:“一个二世祖,是唐玉凤的远房表弟。”
  唐玉凤是何方神圣?
  可能也就刘琰波这种孤弱寡闻的人不知道,不然他还敢打她表弟吗?
  那可是京城四大豪门之一,唐家的千金大小姐,人送雅号“玉凤凰”。

  把她表弟给揍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在汤玉凌看来,刘琰波此举无疑是闯下了滔天大祸。
  这祸到底有多大?
  大到能让他顷刻间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程度。
  李绯语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好看的柳眉锁得比汤玉凌的眉头还紧,都快拧成麻花了。
  这事,她不能不过问,或者说不能不管。
  就当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吧!
  心里打定主意后,李绯语起身走向坐在第一排正中央的杨树人,应该是去告别。
  在这期间,汤玉凌看着一脸没事人似的刘琰波,不由问了句:“刘先生,你知道唐玉凤是谁吗?”
  他怎么知道我是谁?
  难不成是李绯语偷偷告诉他的?
  刘琰波心中一惊,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他汤玉凌连山狗组昨晚企图绑架李绯语,还有李家即将要打压本田在华市场,这些这么机密的事情都有获知的渠道。
  像自己这只是在脸上做过表面装扮的人,他又怎么可能查不出真实身份来呢?

  看来自己还真是在掩耳盗铃啊!
  刘琰波苦笑着摇了摇头,把思绪拉回到对方现在的问题上,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我不知道她是谁,不会是出自京城那个大名鼎鼎的唐家吧?”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答案吗?
  除了那个唐家,还有哪个唐家值得李绯语如此紧张?

  汤玉凌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想应该留点时间给刘琰波自己去消化这个消息,只是——
  他不会被撑死吧?
  刘琰波的笑容看上去更苦涩了,这还真是一个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消息。
  自己竟然得罪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那可是跺跺脚,华夏商界就要震三震的超级家族啊!
  这要是让家里的尹大总裁知道了,怕不是要闹离婚了啊?
  刘琰波精神不振地背靠着墙,看着正走过来的李绯语,喃喃道:“看来这次还真是闯大祸了。”
  京市唐家,中富榜前三的存在。
  这真的是一个很恐怖的存在,刘琰波在海市这三年多来得罪的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及其十分之一、甚至是百分之一。

  换个更能理解的说法就是——
  倘若这次唐家真的要为郭子强追责到底的话,刘琰波为外人所知的最大依仗——
  白彬。
  那位前途无量的白中校,都难以保住他。
  所以在外人眼里,刘琰波今晚是真的疯了。
  你上个洗手间,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闯个这么大的祸出来。
  闯祸精也不过如此吧?
  李绯语下午的时候还觉得他这人做事稳妥、能给人安全感,但现在,她觉得这家伙真的是——
  人不可貌相。

  还是一个不鸣则已,一鸣就能惊死别人的那种人。
  李绯语是想要帮刘琰波度过这一关,但她也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女人,所以离开展览厅后,便问道:“刘先生,为了什么?”
  打人总需要一个理由吧?
  刘琰波也没有藏着掖着,但他也没做详细说明,只是淡淡道:“算是路见不平吧!”
  路见不平”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勇气之一,因为它总是充满着未知的可能性。

  比如——
  你好心扶起一位摔倒在地上的老爷爷、或者是老奶奶,有可能会收获感谢,也有可能会被讹钱;
  你在公交车上检举揭发一些小偷小摸、猥琐行为时,有可能得到人们的赞扬,也有可能被旁人说是多管闲事……
  “路见不平”一直都是一种值得推广的勇气,但同时也一直都是一种自作自受的惹祸行为。
  日期:2018-12-2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