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7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此后,她就开始了充当贾思杰情妇的日子。贾思杰的办公室,成为两人唯一偷情的场所。那种随时随意,战战兢兢的滋味,让两人充满了快感。开始的时候,贾思杰几乎每隔几天都要找机会要她,好象要长在她的身上一样,每次都是激烈而短暂的**。亲吻拥抱更是家常便饭,每次送文件,贾思杰就借机把大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到处乱摸,乱咬,似乎她成了一个随时听候使唤的工具。可是她就是不反感,甚至有些沉湎的快感。

  沉迷在爱情中的日子飞快消逝了,一年后,她就被提拔当了党政办副主任,后来又被提拔为党政办主任。
  侯沈玉心事翻滚,对自己的将来也很迷蒙。家庭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变得不重要了,她只想过属于自己的生活。还真得感谢贾思杰,心里不觉回味着贾思杰的粗鲁动作,嘴角微笑了一下。理了一下思绪,侯沈玉开始想到如何落实贾书记的任务。
  七月七日是中国情人节,却远远没有国外的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来的热闹,即便是市区最繁华的街头也很难看见一两个卖玫瑰花的人。
  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
  这些年,随着众多西方国家各种节日大举进军,每年的圣诞节,情人节倒是成了国内年轻人最为追捧的洋节,反观国内的众多节日,除了八月十五和过年稍微热闹些,其他节日基本没多大动静。
  外国的月亮真就比中国圆吗?
  智者当然明白其中不无分别,可是为什么现代社会太多人崇尚洋节?宁可跑到日本购买马桶?宁可去国外大把大把购买奢侈品?......
  国富民强绝不是一句挂在嘴上的口号,只有全中国十几亿人万众一心同心协力劲往一处使,思想统一为建设祖国尽绵薄之力,才有可能真正实现中国梦!
  有时候,看到一些文章指名道姓在公开刊物上报道中国游客这样那样不文明的行为,有多少人看了能无动于衷?同胞之耻辱雷同自身,因为大家同为黄皮肤,同为中国人!
  七月里,全国各地南北逐渐陷入高温季节,尤其是两淮湖南湖北一带,通常迎来一轮抗洪防汛的时节,今年亦不例外。
  港口公司地址距离定城市防洪大堤大约两公里的距离,站在公司楼上的办公室里,远远可以看见一片碧浪汹涌。
  港口公司的董事长徐匡忠这两天心情非常郁闷,自从发生保安打人事件过后,定城市纪委一干人等就按照市委书记朱家友的指示堂而皇之进驻港口公司。
  这种从未有过的现象让徐匡忠心里说不出的担忧恐惧,港口公司的账目原本不清不楚,哪能经得起纪委那帮人调查?

  说起徐匡忠,其实他原本是领导司机出身,当初胡副省长在定城市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他便是胡副省长的专车驾驶员。
  宰相家奴七品官。
  胡副省长这几年官运亨通,他身边的亲信一个个也相继鸡犬升天跟着受益,作为胡副省长最最信任的得力下属,徐匡忠因为多年对领导忠心耿耿,在胡副省长提拔到省里后,便被安排到港口公司当董事长。
  从一个服务领导的司机到一个公司的众人景仰的董事长,这其中的待遇显然天差地别!但这却又是让人不得不汗颜的现实。
  升迁之道,无关你是不是有渊博的知识?是不是有足够的领导经验?这些都不重要!领导提拔下属头一条看重的是什么?
  忠心!
  对领导死心塌地的忠心,言听计从,叫往东绝不往西,哪怕明知领导的指示是错的仍旧坚决执行,这种人才是领导内心深处真正提拔下属的标准!

  市纪委的人进驻后,徐匡忠曾经打电话向胡副省长汇报此事,原本以为胡副省长必定会勃然大怒,最起码想办法给定城市的领导施加压力,让纪委的人不敢胡作非为?
  却不料,胡副省长对此事的反应极为平静,他在电话里对徐匡忠做了几点指示:
  一:既然港口公司的保安打人在先,港口公司领导班子成员一定要亲自向被打的王书记公子积极认错,勇于承担一切责任,对于相关责任人,包括分管领导都要严肃处理,给足王书记面子;
  二:定城市纪委进驻港口公司调查一事,他会亲自给定城市委书记朱家友打电话协调沟通,倒是要弄清楚,朱家友有此一出究竟意欲何为?
  三:关于深水港项目的事情,前任港口管委会一把手贾思杰也做过相关规划,既然秦书凯一心建设深港项目,会向定城市委书记朱家友建议,规划不妨按照以前的规划执行,让港口公司全权负责整个项目,外人不得插手。
  四:要做好和市内相关部门领导关系和谐工作,同时和是公丨安丨局长胡文武配合好,绝不能再出现上次突发事件,倒导致胡局长当众被领导训斥出糗的情况。
  五:秦书凯一心想要重新规划深港项目,省政府常务会议上自己已经明确提出反对意见,牛省长和常务副省长常崇德对此事都未再提。
  毕竟到了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更注重表面领导班子和谐,绝不会因为秦书凯一条小泥鳅造成内政不合的印象,但是港口公司绝不能再出现任何问题,否则他在上面不好说话。
  胡副省长一席话,徐匡忠一边听一边小鸡啄米点头,这家伙原本是个没多少主意的主,胡副省长便是他的衣食父母,是他头顶一棵大树,只要是胡副省长说的话,他一向是坚决执行的。
  又是一个周一的清晨,港口管委会地势偏远的抗洪堤坝附近,秦书凯一大早正陪着柳嘉惠和林亚楠考察地形。

  凉风习习吹过岸边,一旁水面微微荡漾,秦书凯一边陪着柳嘉惠考察一边伸手不停指着身边不停出现的景物详细介绍。
  “柳专家,你看,这是差不多十年前港口修建的小型港口,这个港口的规模很小,每年吞吐量有限,一般的大型船只根本进不来。
  尤其是近两年,随着航道加深,河面上大型来往船只越来越多,这个港口简直成了瞎子点灯的摆设,即便如此,我们政府却还是每年不得不拨款对这个小型港口进行维护管理,实在是得不偿失。”
  柳嘉惠上上下下仔细端详已经建成多年的小型港口,心里对秦书凯的看法非常赞同,她微微点头道:
  “这样小规模的港口的确是无法跟其他深港相媲美,你说的没错,这个港口无论从地理位置到修建规模已然跟不上是定城市经济发展步伐。
  一个类似定城市中型发展城市,有一个与之匹配的一定吞吐量的深港迫在眉睫,要致富先修路,无论是陆路还是水路都很重要。”

  秦书凯见柳嘉惠跟自己想法不谋而合,心里也很高兴,正准备继续介绍,听见手机铃声响起,掏出手机一看却是王家新打来的,赶紧冲着柳嘉惠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后,摁下接听键:
  “家新,这一大早的,你不在医院里好好养伤,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尤其是最近一系列事件的发生,王家新和秦书凯之间关系相互熟络起来,彼此兄弟相称,说话倒也不见外。
  日期:2018-12-2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