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8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知远道:“那些话是他放出来的,但无凭无据的,他又是在本地有大额投资的外商,我也不好轻举妄动。”又道:“我分析他要灭许大棒满门,其实也有杀鸡儆猴的意思,有矿的小老板不只许大棒一个,但没有白马会点头,谁都不敢卖给他,灭门这种事说起来容易,但在法制环境下,真没几个人敢这么干,可如果他真能神鬼不知的把许大棒满门给灭了,不单是小矿主们会害怕,可能连我也没办法继续坚持。”

  这件事的脉络越发的清晰了。
  李牧野思忖片刻,忽然问道:“包世民的斗狗场你去过吗?”
  安知远一愣,摇头道:“那是余东风的势力范围,我去那做什么?”
  李牧野神秘一笑,道:“走,陪我去一趟,今晚请你看一出好戏。”
  特调办的权利很大,有多大,陈炳辉给了一句话,特殊事件办案需要的情况下,可以便宜行事。
  阿辉哥给了权利却没有给足够的经费。特调办成立后除了必要的行政职能部门外,李牧野个人还打算设置两个工作组,分别是新式便携武器研发组和作训组。目前因为经费问题还都停留在口头阶段。跟陈炳辉要经费,结果阿辉哥却说,该给你的都已经给你了,再给别人就要查一查我跟你的关系了。

  他给了什么?两个字:权力!用好了就可以当钱花。
  以李牧野个人的财力,理论上是可以暂时支撑起这笔费用的。但实际上袁成德和焦小凤也有难处。古香斋运营需要钱,前阵子又被红云集团抽走了大半的现金流。
  白无瑕那边完全是一副女主人的架势,在她眼中小野哥的产业就是白云堂的产业。焦小凤得了她的机械义肢后一定程度上恢复了行动力,现在简直把这老板娘看做了再生父母当代活菩萨,而袁成德也不知中了什么邪术,同样对她言听计从。甚至没有她这老板娘的话,小野哥自己都没办法花自己的钱。
  李牧野苏醒后,逐渐想起许多故人旧事,却唯独想不起与她有关的,自然也不好开口跟她化缘。所以只好试着按照阿辉哥说的,想法子合理合法的引入民间资本,把权力换成金钱。
  白马会的钱够多,虽然来路黑了点,但只要小野哥愿意,还是能够帮他们洗白。
  安知远一听说要去斗狗场看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我就不问您是做什么的了,该说不该说的我也都告诉您了,总之从今天起,我把跟您有关的事儿都烂肚子里,您就只当是放个屁把我放了吧。”
  李牧野把工作证拿出来给他看,道:“在决定找你之前我是做了两手准备的,杀鸡取卵和养鸡下蛋,白马会是个不错的团体,我觉得咱们可以建立更深入的合作关系。”
  这家伙吓的一个劲儿往后缩,道:“霍族那么大势力都垮了,我这区区白马会可跟您玩儿不起,你们这种江湖人放个屁都带着血腥气,您要是缺钱就说话,我个人一定尽力让您满意,至于您的真实身份,我没兴趣知道。”
  这家伙的确非常聪明,但也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

  李牧野嘿嘿冷笑道:“你真以为不跟我走到一起,白马会干那些违法勾当就没人追究了?”
  安知远道:“您真会开玩笑,我们白马会的成员都是正经生意人,说我们违法,光凭您一句话可不成,您要说捉了我安知远开口要钱,这个我认也能忍,但您要说白马会有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我可不承认。”
  李牧野道:“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人居然还有几分义气,宁肯被我捏死,也不愿带着白马会跟我混?”
  安知远倔强道:“人活一世,草长一秋,没有人能永生不死,我这辈子有老婆孩子,有朋友,值了,不想再要更多,让我出卖朋友换活路,我宁愿被你捏死。”
  李牧野点点头,忽然出手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窒息的感觉一点点袭来,这家伙不大会儿便开始手刨脚蹬痛苦万状的样子,嘴巴里嗬嗬发声,似乎是有话要说。李牧野松开手,安知远一边咳嗽一边带着哭腔说道:“我,我我想给老婆孩子打个电话,交代几句,免得她犯糊涂,害了一家子的小命。”
  这厮分明是怕死了,可到了这地步却还能坚持义气,倒真够个汉子。换做从前的小野哥,根本不可能给他说这么多的机会。但现在苏醒后的李牧野却变得更有耐心,也更懂得感情。
  李牧野啪的一下将工作证打开给他看了一眼,道:“你理解错了,我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但也许比你想的还可怕,还是那句话,我对你们白马会这个团体感兴趣,你眼睛没瞎,心里更有数,白马会的问题不是有没有证据的事情,而是我说你们违法了,你们就违法了,我说你们没事儿,就算相关部门觉得你们有事儿也等于没问题,懂了吗?”
  安知远被迫双手捧着接过小野哥的证件,仔细反复瞧了数遍,面色数变,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又恭恭敬敬的递了回去,道:“我懂了,老板,咱什么时候去斗狗场,容我准备准备。”
  识时务者为俊杰,真正的聪明人都最懂得进退之道。意识到小野哥不但能轻易捏死他,更能轻易捏死白马会的时候,这哥们儿终于意识到,除了跟特调办合作,他根本别无选择。
  “就现在,不用准备。”李牧野轻描淡写道:“我听说那里今晚会有一场热闹好看,咱们去瞧瞧。”
  安知远迟疑的:“那安全问题?”
  “有我在,就算天底下最狠的人想你死,也不存在安全问题。”小野哥想到那个让李中华那种人都谈虎色变的白衣丽人,吹了个半真半假的小牛皮。假如白无瑕想宰了他,小野哥自然是可以拦得住,但如果换做是李中华,恐怕就未必行了。
  夜幕下,奔驰吉普车在暗中无数关注下飞驰驶入斗狗场的停车场。
  安知远从驾驶位置下了车,动作麻利的走到后面拉开车门,李牧野负手从车上走下。
  “老板,咱们就这么走进去?”安知远还有点犹豫。

  李牧野道:“等一会儿如果看见余东风就告诉我是哪一个,其他事情不必你担心。”
  二人买了门票,在不知多少安保人员关注下走进场地,李牧野选了个视角最好的位置,那里已经坐了几个鄂城商界出名的大赌徒,刚打算撵人,安知远从身后抢上来,把眼一瞪,丝毫不留情面的:“滚别的地方坐着去。”
  这几个人都认识他,一句废话没有就起身离开了。
  李牧野笑道:“你这排场还真不小。”
  安知远等李牧野落座了才小心翼翼坐到旁边,道:“都是些井底的蛤蟆,我这点威风也就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抖一抖。”
  李牧野笑道:“不用这么客气,你有多大影响力我可能比你还清楚,你要是个付不起的阿斗,跟特调办合作这么好的事儿也轮不到你头上。”
  日期:2018-06-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