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8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选了一个下午时间登门拜访,去之前先确定了安知远在家,也没打招呼便单枪匹马直接找上门来。
  开门的是安知远的妻子,一个身材明显走样,严重发福的女人,模样属于温婉型的,五官端正,即便是年轻时也算不得什么惊艳人物。言谈随和有礼,问了一句您找谁?李牧野说了安知远的名字,她回身喊了一声找你的,然后对小野哥点点头让进客厅,便转身去了里边。
  市委大院有门岗,理论上能走到这门口的,都已经是登记在册,证明了身世清白,说明到访目的,得到确认的人物。安知远的老婆以为这个陌生人是安知远的朋友,她素来知道安知远交际复杂,有的人适合介绍给家人认识,有的人却不适合,所以她极少过问这些事。
  彼此见面,安知远认清楚小野哥模样后,顿时大吃了一惊,立即下意识的去抓电话。又忽然意识到这是徒劳之举,如果李牧野是带着恶意来的,等丨警丨察赶到的时候,他们一家的尸体都凉了。
  他神情格外凝重,示意李牧野坐下,然后轻声征询道:“可以允许我妻子和孩子暂时离开一会儿吗?”

  李牧野没有动,道:“没有那个必要,如果你觉得打扰,不如咱们两个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聊聊。”
  安知远明显松了一口气,道:“我去穿外套,顺便跟她说一声。”
  李牧野笑着提醒道:“我不是来找麻烦的,并不等于我怕找麻烦。”
  安知远身子一僵,对着里边喊道:“把我外套拿出来,我有事要出去一会儿,老四的奶温度调好了,你自己喂一下。”
  里边传来妻子的声音:“你那外套不就在沙发边上放着呢,有事就去办,天天都有事,我什么时候敢指着你了?”又道:“别忘了车钥匙和包带上......哎,对了,你的包在我这呢。”
  安知远尴尬一笑,拿起外套道:“家里外头的事儿太多,忙的我一天糊里糊涂的。”
  李牧野轻轻嗯了一声,道:“你有个很幸福的家和一个聪明的老婆,告诉她,别做无用功了,包里有枪,但在我面前不管是报警还是拿枪都没用。”说着,屈指一弹,一枚琉璃珠激射而出,扑的一声,竟将安知远身旁的沙发打了个对穿。
  安知远的脸一下子白了,扬声喝道:“拿个屁的包,你把孩子带起,老老实实在家等着就是了,不要瞎联系不相干的人,也不要跟老头子讲,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说到最后,已经是带着哭腔了。
  李牧野道:“走吧,别打扰到孩子。”
  安知远点点头,无限留恋的环顾室内,轻轻一叹,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二人来到外面,上了安知远的车。
  安知远主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李牧野驾车离开市委大院,一路开到了城外。
  车停稳了,四目相对,安知远颓然道:“我谢谢你没有惊扰我的家人,是余东风请你来的吧,动手吧。”说着闭上了眼睛。一副等死的架势。

  李牧野道:“给你老婆打个电话,告诉她你没事,如果一切顺利,很快就能回去。”
  “放心,她不会报警的。”安知远道:“我已经交代过了,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李牧野道:“我是有事找你帮忙的,不是来杀你的。”
  安知远一愣,问道:“你不是余东风高价请来的杀手?”
  李牧野笑问道:“余东风是谁?如果我是来杀你的,会蠢到去市委大院让那么多人见到我的样子?”

  安知远稍作思索,接着神色一松,声音陡然提高,道:“闹半天原来你不是余东风派来的杀手啊,哎我去,你快把我吓死了。”随即整个人都放松不少,坐在那往后一靠,道:“说罢,找我什么事儿?”
  李牧野笑眯眯看着他,道:“谈事儿之前我受累提醒你一句,我若想捏死你不必捏死个臭虫复杂多少。”
  安知远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点头道:“我明白。”又补充道:“什么事儿您说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李牧野道:“有个人叫许大棒你听说过吗?”
  “鄂城搞矿业的圈子不大。”安知远点点头,道:“一个土鳖,耀庭矿业的老板。”

  “对,就是这个人。”李牧野道:“听没听说最近他跟包王爷对上了的事情?”
  安知远道:“两个土流氓而已,您怎么会关心这俩人?”随即又道:“这包世民倒是拜在了余东风的山头下,勉强算个人物吧,那许大棒则根本不入流,这种人我连捏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李牧野笑道:“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别夹枪带棒扯没用的,我问他并不表示我是想捏死他。”又问道:“包世民想要弄他全家,按说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的事情,不至于闹到这么大,所以我就想这许大棒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还能是为什么,肯定是为了他那两块发现稀土矿的煤田呗。”安知远愤恨道:“这背后肯定有余东风在捣鬼,在鄂城,凡是跟稀土有关的事儿,这假洋鬼子都想插一杠子。”
  “你总说这余东风,他又是个什么人?”

  “三皇集团旗下的水源工业您听说过吗?”安知远道:“这余东风就是水源工业的理事长。”
  李牧野一皱眉,问道:“南朝鲜的那个电子巨头三皇?”
  安知远点头道:“对,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李牧野感觉自己问对了人,顿时来了兴致,道:“说说看,这余东风为什么要针对你,又为什么会对许大棒感兴趣?”

  安知远道:“还能为什么,就俩字,稀土!”又道:“这两年国家开始实行出口管制,他拿不到出口配额,就只好在民间私挖渠道上想办法,许大棒的煤田下边有稀土,但许大棒知道他如果敢私挖,我就不会放过他,所以......”
  “是你还是白马会?”李牧野插言问了一句。
  安知远愣了一瞬,道:“你连白马会都知道了,按说打听这点事应该也不难吧。”
  李牧野道:“余东风这个名字我是从你嘴里知道的,一事不烦二主,还是你先给我科普一下吧。”

  “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一斯文败类,臭不要脸的汉奸,跟民国时候的买办差不多。”安知远没好气道:“这孙子知道我们在外蒙有采矿的路子,在本地也有一点影响力,所以一直想跟白马会合作,我拦着没同意,他就怀恨在心,通过别人放出话来说迟早要我全家人的命。”
  李牧野道:“据我所知,你应该不是任人宰割的性格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