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4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广仁冰冷的目光转到了吴勉的脸上,这位大方师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大方师曾经下过法旨,不许我前往船队驻地。你想让我违背大方师的法旨吗?”
  吴勉有些不屑的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犯了法旨又怎么样?要你的命还是如何?”一句话问住了广仁,这位大方师从小便在徐福的身边长大。对自己的师尊奉若神明一般,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违背徐福的法旨会怎么样。顿时被吴勉的一句话问的哑口无言。
  这个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接过了吴勉的话继续说道:“不犯你们大方师的法旨,你又怎么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谁又知道徐福是不是再等着你能违背他的法旨?方士一门虽然消亡了,不过门规还在禁锢着你。或许徐福就等着你能违反门规……”
  广仁只是犹豫了瞬间,随后马上摇头说道:“方士一门虽然消亡了,不过大方师是广仁的师尊。广仁做不到忤逆大方师的事情,违背法旨的事情我做不到。”
  “那你就在这里待着,永远都别出来。”
  这个吋候,吴勉开口说了一句。随后他又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取了我们要拿到的东西,赶紧了离开这里。我们都是愚笨之人,不配和广仁大方师在在一座岛上同住。”
  这个时候,归不归也知道无法再说动广仁,重新召回火山为徒。当下嘿嘿一笑,正打算客气几句便去取回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之时,突然看到了广治脸上的表情怪异起来。当下老家伙回头向着远处一艘孤零零的小船,正以飞快的速度向着饵岛这边行驶过来。
  只是眨眨眼睛的功夫,小船已经行进了数十丈,这个时候沙滩上的人也看清来人满头的红发,一身崭新白色的方士吉服穿在身上,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檀香木盒。来人正是刚刚归不归提到,而广仁装作没有看到的火山。
  看到了火山之后,广仁微微皱了皱眉头。
  随后他转身便想向树林里面走去。就在这个时候,船上的火山开口说道:“请大方师留步……弟子带着徐福大方师的法旨。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大方师见谅……”

  听到火山提到了自己的师尊,广仁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的身子好像定住了一样,看着火山说道:“你去见过了徐福的大方师?大方师有何法旨?广仁一定尽全力照办。
  火山你还不快快训读法旨吗?”
  看着火山手捧盒子庄严肃穆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红发男人说道:“老人家我现在明白占祖说什么了……”
  “老的欺负大的,大的欺负小的。真是好家风……”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他不再理会火山带来的法旨是什么,转身一个人向着海岛上面走了过去。
  剩下的几个人、妖都在等着火山宣读徐福大方师的法旨,都想看看徐福会对自己的首徒说什么。归不归猜到了火山可能会借自己师爷的势,不过徐福能说什么老家伙也猜不出来。
  在广仁的一再催促之下,火山恭恭敬敬的打开了手里的檀香木盒。从里面拿出来一卷发黄的竹简,清了清嗓子之后,说道:“吾徒广仁,自始皇帝三十七年别一,你我师徒八百五十余年未曾一见。其间国运几度轮回,方士崩塌汝不负大方师之名,吾甚感欣慰。奈何其后再逢大事,吾远处海外无力处置。托汝固守中土,不可擅自离陆……”
  被人还好,只有那位新妖王百无求听了一个懵懵懂懂。它一个劲的拽着自己‘亲生父亲’的衣袖,在老家伙的耳边嘀咕道:“老家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飞得这么文绉绉的,听着不解气还不如骂街痛快。你给解释解释火山说的是什么……”
  “哪是火山说什么?那是他在宣读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归不归嘿嘿一笑,一边侧着耳朵继续听徐福的法旨,一边向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道:“开头都是瞎客气,徐福对广仁说咱们爷俩分开八百多年了,你做的事情当师尊的我很满意。不过后面还要出大事,需要你在陆地上看着,可不以擅自离开这里。等到事情处理完了,你来我这里,咱们爷俩再团聚……”
  “老不死的,这里面也没有火山的事儿啊,还以为他能和广仁重归于好,念完了这个什么法旨,不还是老样子吗?”没等归不归说完,小任叁开口打断了老家伙的话。

  “那是你人参没有听明白话里的意思”归不归继续解释道:“徐福已经说了后面陆地上还会发生大事,让广仁留在陆地处置。凭着他一个人吗?就算这些年来又收了新的弟子,没有用顺手了的火山相助,他这位大方师也不灵光。而且老人家我敢打赌,现在火山说的都是不用背人的。后面徐福还有背人的话,要单独交代广仁……”归不归的话说完之后,火山那边也宣读完毕大方师的法旨。他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竹简交到了自己师尊的手上,说道:“弟子日今拜见了徐福大方师,之后不敢有一点耽误,立即便将法旨送到您的手上。请师尊检验竹封……”

  说话的时候,火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之前广仁已经和火山断绝了关系,现在红发男人这样自称弟子,由称呼他师尊已经越礼。虽然有占祖的提示,自己应该可以过得了关,不过一旦有什么偏差。广仁说出来一句师尊不敢当,请火山先生自重的话,那就功亏一篑了。徐福大方师法旨都不好使的话,自己今生便真的无望再回广仁门下了。
  好在广仁只是叹了口气,从火山的手里接过了竹简。按着方士一门的规矩,检查了竹简上面的封记。确定这是当年方士一门特有的竹简,事被徐福带出海外的那一批之后,他这才收好了竹简,看了一眼火山之后,说道:“你去见了大方师……他老人家安好?还有什么要交代广仁的话没有?”
  这句话说出来,算是广仁默认了和火山的师徒关系。红发男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后陪着笑脸对自己的师尊说道:“徐福大方师安好,还是当年主持方士一门时的样子。徐福大方师还问了广仁大方师您的近况,还有几句私言要火山单独传给师尊……”
  说话的时候,火山回头看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眼。虽然没有明说,不过言下之意已经再明白不过:现在有你们不能听的话,你们几个可以离开了。快点走,不要耽误我向广仁大方师传话……
  这眼神百无求都看明白了,妖王陛下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子说什么来着?这一对师徒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不是火山他之前哭着喊着要借占祖占卜的时候了,老家伙,五年之内他们爷俩不坑咱们,老子就跟你的姓……不对,老子好像原本就应该跟你的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