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7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永元自然是很明事理的,当时还坚持要给老头子留下一半的股份,被我回绝了,倒是你师姐……”说到这里,老头儿脸上浮现出一丝夹杂着怒火的无奈,又道:“她还有脸不同意,想跟永元闹,被我狠狠扇了几巴掌,这才消停。”
  萧晋眉头一蹙,想说这样武力的镇压很可能只会加深刘淑然的怨气,但考虑到老头儿此时内心的苦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过,我也能看得出来,这事儿一时半会儿是很难解决清爽的。”刘青羊接着说,“趁我现在还有精力掌控这个家,得抓紧时间把它办完,只是如此一来,就要委屈你了。”

  萧晋愣住,不解道:“我有什么好委屈的?”
  刘青羊又叹息一声,说:“你师姐是个蠢货,偏偏自高自大,后面还不知道会怎么跟我闹呢!我老了,没那么多精力,要是短时间内解决不了,十几天后你的拜师仪式可能就无法举办了。”
  “嗨,我以为您说的什么事儿呢!”萧晋笑着说,“弟子原本就不在乎那个仪式,办不了正好,我自己心里知道您是我的师父就行了呗!”
  “你确实是个好孩子。”刘青羊笑笑,站起身抓住他的手,说:“跟我来。”
  萧晋跟着老头儿走进东边的偏房,一眼就看到了北墙前的供桌,供桌中央有一牌位,上书“恩师蔡叔阳之灵位”八个字,慌忙规规矩矩跪下。
  不跪不行,这个蔡叔阳正是刘青羊的师父,也就是他的师祖、以及“五运六气针”的发明者,于情于理,他都得恭恭敬敬的下跪磕头。
  机灵的孩子谁都喜欢,刘青羊微笑着点点头,站在供桌一旁,面向他正色道:“拜师仪式可免,但门规师训不可不传!萧晋,你听好,入我门下,需铭记四字当先:修学练艺当以勤字为先;侍长奉师当以孝字为先;治病救人当以仁字为先;传道解惑当以德字为先。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医者父母,一视同仁!
  这些,你可能记住?”
  萧晋郑而重之的拜下:“勤孝仁德,四字千金,弟子必刻骨铭心,终生不敢或忘!”
  “好!希望你真的是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刘青羊又细致讲述了一遍门规禁忌,然后让萧晋上了香,这才带着他回到堂屋。
  “这个你拿着。”将八仙桌上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布包递给萧晋,老头儿说,“里面是你师祖亲笔写下的‘五运六气针’要义、以及我这几十年的心得注解,你拿回去好好研习。

  切记,这东西将来你可以传给你的孩子、弟子,甚至办学教授都行,唯独不能示于你师兄师姐。”
  萧晋一怔:“为什么?”
  刘青羊无力的叹息一声,说:“你师姐那个样子就不说了,愚戆窳惰,心胸狭窄,如果让她知道我将刘氏的立足之本给了你,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辱没祖宗的事情。
  至于你师兄,天赋资质都是绝佳,只可惜为人好高骛远,贪图享受,利益心太重,这也是我始终将他困在医馆,迟迟不准他出师的原因。
  如果将要义交给他,可以预见的是,‘五运六气针’的名气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层楼,但与此同时,也会彻底成为达官贵人的专属。那样的话,针法也就没了价值,你师祖若是在天有灵,估计也会大骂为师是不肖子孙。
  说起来,为师一生医人无数,从未有过丝毫污点,在华医界勉强也能称得上是一代宗师,可在育人一道却是一塌糊涂。
  小子,既然你本来就是当老师的,那可要记住千万别学我,收徒首重品性,其次才应该是根骨,宁肯断了传承,也绝不能让老祖宗的心血落在奸人之手,明白吗?”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萧晋弯腰受教,直起身又笑嘻嘻的问:“那师父您怎么就觉得弟子值得托付呢?毕竟,弟子昨天才是第一次见您呀!”
  刘青羊呵呵一笑,说:“为师虽然眼神不好,但这几十年也不是光吃干饭的,你昨天在医道上的表现确实令人惊艳,可为师最看重的却是你对待病人的态度。

  不管是性别倒错的小李也好,还是沉默寡言的老张也罢,你在面对他们的时候,眼睛里没有丝毫的轻视或者居高临下。
  优越感一直都是从医者的通病,习惯以病人的恩人自居,说话颐指气使,呼来喝去,新闻上总提起的医患关系紧张,难道就全都是病人的错?不见得。
  生病本来就是一件晦气的事情,谁碰上了心情都不会好,花钱来找你看病,你还跟个大爷似的,碰到脾气火爆一点的,不打你打谁?
  商人讲究和气生财,医者也一样,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若是大家都客客气气的,就算不能完全杜绝医闹,起码也能得到百姓的支持和同情,而不是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了。
  在这一点上,你做的很好,晁玉山、韩学林、窦良驹和牛修齐都比不上你。在为师看来,一个对陌生人能够做到尊重的医生,就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医生。”
  “师父的话可谓一针见血,道尽了医患关系的真髓。”萧晋嘿嘿一笑,说,“不过,您也不用太为这个揪心。
  现如今,医生们是不是都能和和气气的不好说,但在高层的刻意宣传之下,只要出现了殴打医生和医闹的事情,百姓们已经变得会一边倒的攻击病人一方了,但凡有明白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都会被指成居心不良的坏蛋。”
  刘青羊闻言一呆,随即便哭笑不得的用手指点点他,说:“你小子,这话的味道可很不对劲哦!年轻人热血一点没关系,但别忘了,你是一名教师,也是一名医者,先做好你自己的本职,才有资格谈论其它,懂吗?”
  “弟子记住了。”
  “嗯。”刘青羊点点头,又长出口气,说:“好了,为师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你要是没事的话,今天就可以回龙朔,要义中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随时都可以给为师打电话,或者过来也行,反正咱们离得也不远。”
  萧晋想了想,问:“这里没有什么需要弟子的地方了吗?”
  刘青羊反问:“你能帮什么忙?把你师姐嫁给你,你要不?”
  “这个……”萧晋挠挠头,为难道,“师父,您外孙都跟我差不多大了,让他管我叫爹,那不得跟我拼命啊?”
  刘青羊哈哈一笑:“那还不赶紧滚蛋?”
  萧晋也咧嘴笑笑,再次躬身施礼:“那师父您要保重身体,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您有需要,请一定要给弟子打电话。”
  “行,为师不会跟你客气的。”刘青羊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微笑说,“快走吧!天黑之前还能到家。对了,好好照顾你丁奶奶,她苦了大半辈子,晚年能有你这么个孙子孝顺,也算是难得的福气。”

  “这个师父您就放心好了,能有长辈在身边疼爱,是弟子的福气才对,弟子又不傻,怎么可能会放着福气不要?”
  日期:2018-01-16 07: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