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7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新桐一呆,就有些讪讪的松开了手,但口气依然很硬:“回答我,为什么不报警?绑架胁迫,这可是大罪,你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请注意,我的田大警官,小雪的人到达美容院的时候,伯母正惬意的做着面膜,绑架事件还没发生呢!”
  “那……那也是未遂!也该报警!”
  “然后呢?”萧晋拉着她走到沙发前坐下,柔声道,“以刘家在本地的影响力,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且我们也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给他们定绑架未遂罪的,撑死判个非法拘禁未遂。

  以你对法律的了解,应该知道,这种轻罪一般都是缓刑,跟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闻言,田新桐的小嘴儿就撅了起来,固执道:“起码也能让他们受点罪吧?!”
  萧晋笑笑,说:“确实,在案子审结之前,他们肯定是要在拘留所里住上几天的,可你仔细想想,仅仅只是因为这点对他们而言不痛不痒的惩罚,就让伯母承受警方盘问、一次次揭开当年往事的伤疤,值得吗?”
  田新桐低下了头,口气也弱了下去:“难道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吗?我妈现在所承受的痛苦,又该谁来赔?”

  “打断腿够不够?”
  “哈?什么打断腿?”
  摸摸鼻子,萧晋笑着说:“我在几十分钟前把晁玉山的腿给踹断了,虽然后来又给他接好,但好歹也让他受了不少的罪。”
  田新桐眨巴眨巴眼,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就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紧接着便将红红的小脸儿转过去,像往常一样轻车熟路的傲娇道:“这是给你的奖励,和昨天的那个一样,不代表任何意思,明白吗?”
  这姑娘,是昨天亲那一下把胆子给亲大了吗?
  心里这样想着,萧晋摸摸脸,却故意做出后怕的表情说:“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会因为我随便伤人而生气呢!”
  “不就是刚认识的时候对你态度不好嘛!这么久了还记着,小气鬼!”女孩儿嘟起嘴,不满道,“就算我会觉得你这样触犯法律不应该,但你毕竟是在为我母亲出气,于情于理,我都没有指责你的资格吧?!话说,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可理喻么?”
  “那倒没有,”萧晋嬉笑,“只是觉得你一直都惦记着要把我打成猪头,现在给了你这么好的一个由头,怕你借题发挥。”
  “诶?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田新桐转回脸来,凶巴巴地说,“萧晋,你无故伤人,如果不想进监狱的话,就乖乖地不要动,让姑奶奶打成猪头。”
  “好啊!”萧晋双手呈龙爪状,掌心对准她鼓囊囊的欧派,一脸猪哥相地说,“按照咱们来之前的约定,打一次,摸一下。”
  女孩儿慌忙抱住胸口,红着脸怒骂:“臭色狼,去死!”

  发生了那样操蛋的事情,庆祝什么的自然就很不适合了。中午的时候,田新桐回房间陪母亲,长老们也都一直呆在医馆里,倒是窦良驹、韩学林和牛修齐三人还没走,特意和他一起吃了一顿饭并表示了祝贺。
  饭后送走三人,萧晋回到医馆,刚穿过花厅,就被詹青雪给拦住了。
  女孩儿一脸兴奋的八卦之色,将他拉到一边,神神秘秘道:“知道吗?刘爷爷将家里的产业全都赔给了女婿庄永元,只留下了这间医馆和他女儿开办的几家美容院。”
  萧晋意外的挑了挑眉,接着便斜乜着女孩儿说:“老爷子处理家事都这么清楚,你是变态偷窥狂吗?”
  “你才变态呢!你们全家都是变态!”詹青雪推他一下,不满道,“这是刘爷爷处理完事情之后跟其它爷爷奶奶在一起时自己亲口说的。”
  “那你这么偷偷摸摸的告诉我干嘛?”
  “你不想知道么?”詹青雪奇怪道,“你是刘爷爷的弟子,就算没有财产继承权,刘爷爷的与医药相关的产业也能给你的事业发展提供很多便利呀!现在全都成了别人的,你以后从刘爷爷这里也就只能得到一个‘五运六气针’了。”
  “有个针法已经很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萧晋摇头,然后又问:“话说,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詹青雪眨眨眼,冲他皱着鼻梁撇嘴道:“你真的很容易自作多情。”

  萧晋哈哈一笑,抬步向后院的堂屋走去。
  敲响房门,得到刘青羊的允许之后,他推门进屋,见老头儿独自坐在正中八仙桌旁的主位里,圆圆的胖脸依然像颗削皮没削干净的冬瓜,但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没了之前的爽朗和亲切,充满了无力和落寞,人也像是突然苍老了十岁一样。
  “师父,事情已经发生,您再怎么发愁苦恼也是无益。”萧晋走上前安慰道,“况且,儿孙自有儿孙福,师姐人已中年,完全有能力为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您养她教她这么多年,人父的义务早已尽到,何必还这么操心呢?”
  刘青羊苦笑着摇摇头,说:“你还没有孩子,不懂,这人呐,一旦成为了父母,也就等于背上了一个到闭眼都放不下来的包袱,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没有想通想不通这一说,永远无解。
  再者,你师姐会做出这等蠢事,也是我的教育之失。你师娘去世的早,当年我又一心沉迷于改良‘五运六气针’的研究,忽略了对她‘礼义廉耻’方面的教导,以至于她犯下了这种无法弥补的过错……唉,我这个当父亲的,难辞其咎啊!”
  萧晋确实不知道自己未来能不能对孩子做到彻底放手,所以也不好再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就问:“那您打算怎么做?”
  刘青羊沉默片刻,又摇了摇头,说:“在这件事里,最无辜的就是永元那孩子。这二十多年来,他对我始终恭孝有加,公司也打理的有声有色,跟淑然更是几乎都没有怎么红过脸。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刘家愧对于他啊!”

  “听小雪说,您将家里的产业都给了他,让他与师姐和离?”
  “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叹口气,刘青羊说,“家里的产业也没多大,不过是个有点小名气的制药厂子罢了,而且还是和别人一起投资的,从最初的时候就由你师姐夫打理,若是就这么把人家给踢走,莫说刘家的名声会完蛋,就是厂子的合伙人也不会同意。
  索性,不如直接将股份全都给他,也算是好聚好散。我老了,要那么多钱也没用,你师姐有这家医馆和几家美容院,只要不走邪路,一辈子舒舒服服的也够了。”
  萧晋点点头,说:“师父您处事公道,想来师姐夫应该也没理由再要求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