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18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套鸭?”闻一鸣轻笑道:“风消樯碇初下,雨罢鱼薪市未收。”
  “芜湖乃鱼米之乡,历史城内东门有水气氤氲的鱼市街、河豚巷、螺蛳巷,城南长虹门外有干鱼巷。极负盛名的芜湖三鲜,盛产于芜湖段江面的刀鱼、鲥鱼、螃蟹。”
  “清明挂刀,端午品鲥鱼,金菊飘香螃蟹矶。可惜现在生态恶化,三鲜前两鲜已濒临绝迹,但芜湖的鱼鳖虾蟹等水产品仍是极其充沛,不说那些名目繁多的煎、煨、炸、炖、糖醋、溜丝、清蒸鱼之烹调口味,单是传统美食蟹黄包子、虾子面,提到名字让人食欲大动,几不自持。”
  这番话一出,不只是苏大厨,连马定祥也忍不住一挑大拇指,感叹道:“先生不愧博古通今,老朽佩服!”
  闻一鸣放下筷子,淡然道:“不过说到芜湖,我最喜欢当地小吃,那真是百般滋味,万种风情,色、香、味样样考究,无论哪个季节你来这里都会有一份惊喜。”
  “早春二月,在油锅里炸得焦黄的春卷,芹菜肉丝馅、豆沙馅以及鸭血豆腐馅,叫你不知选哪个好。”
  “夏季里有莹白的刨凉粉,卖凉粉的用一个铜质的小粉刨子,在白如积雪、滑如炼脂的凉粉砣子面轻刮几周,漏勺里便涌出些面条细的白丨粉丨条,装碗入盘,浇酱油、米醋、麻油、水辣椒、大蒜汁、虾米汤等,看一眼心底起了丝丝清凉。”
  “秋天有铜锅煮出的深紫色藕稀饭,还有解馋又润燥的老鸭汤,装在白瓷碗里是一只丰腴的鸭腿,下面垫着粉丝和数茎水灵的绿菜。”
  “冬天里花样更多,鸡蛋饼、牛肉面、薄皮小馄饨、锅贴配鸭血汤,还有爽滑醇甜的赤豆糊……最有情致的,当然还是坐在寒夜的街巷哪个避风处,对着一碗酒酿元宵,起劲地吸溜着,一股酡颜的温热,分别在心底和脸颊萦开。”
  “好!”苏大厨一拍手,激动道:“贵客真乃美食家,苏某敬佩!”
  说完端第三道菜,红白相间,居然是炸藕丸子,闻一鸣鼻头微动,笑道:“花香藕?”

  苏大厨暗自点头,介绍道:“我们老家那里,是青弋江、孤峰河和资福河圈出的圩区,所多的是鱼虾菱藕。何处江南可采莲?当然是我老家那边!”
  “清清水塘,田田莲叶,翠盖翻碧,红裳飞衣。密密匝匝的荷叶从近处向远处铺陈开去连天接地,风翻叶背白浪涌,形成一片清碧世界。”
  “大暑过后荷花开时采来如婴孩手臂一般的藕,我们称花香藕,白嫩嫩,水汪汪,嘣脆嘣脆,肉嫩浆甜,入口全无一丝渣滓,可与最好的鲜梨媲美。”
  “而到冬腊年近,荷叶败尽,把荷塘都抽干,鱼虾捉来,肥硕多杈的大藕挖来。各式特色的藕肴便于餐桌呈现:红椒炒藕丝、走油藕蹄、焖藕、糯米蒸藕,最多便是家家户户过年前炸藕丸子。”
  闻一鸣放进嘴里,满口留香,点评道:“炸藕丸子具有藕的本身香醇,且因淀粉多而入口滑爽。在藕泥伴入肉糜,炸出来的藕丸子香酥紧凑,青褐稍带焦黄,食后唇颊格外清爽。”
  众人分别品尝,果然风味独特,苏大厨送第四道菜,好似勾起马定祥无限感叹,回忆道:“咸鸭蒸糯米饭,在我童年记忆里,每到冬腊岁末,家家户户屋檐下吊着的腊货,白天被暖暖的阳光熏晒,夜晚经朔风干冻收味,连色泽都是那般酣畅浓烈。”
  “夕阳傍山鸟雀噪林的时分,奶奶微笑着从一个小米坛里舀出新碾出壳、晶莹圆润如珍珠般的好糯米,让我拿到塘边水跳淘洗,沥干后,待其吸入二三成水分,下锅添水,水不可放多,将米淹没约一指甲深即可。”
  “幼年的我转至灶下点火烧锅,烧开锅涨米汤,视水稍干,在锅心用筷子掏出一洞,倒水至洞平。奶奶将切成方丁的暗红的咸鸭铺于锅米饭,盖严锅盖,嘱我续火再烧。至锅热气蒸腾,改小火烧五六分钟,再焖七八分钟饭锅。”
  马定祥闭眼睛,沉浸在回忆,喃喃自语道:“此时已是满屋咸鸭浓香,待揭开锅盖,咸鸭深红,吸透油汁的糯米饭在煤油灯光的映照下,粒粒饱满雪白……未待入口,那浓烈的香味早已让你垂涎欲滴。”
  睁开眼睛,眼角略有湿润道:“咸鸭蒸糯米饭,饭越干越好,亮晶晶、热腾腾的糯米饭里吸入咸鸭的醇香浓鲜,令你吃过一次终生难忘!”
  不只是马定祥,连凌君生也被感染,仿佛勾起童年回忆,不由得唏嘘不已。二老年过古稀,自然最容易陷入回忆,无法自拔。
  苏大厨悄悄端第五道菜,凌天成眼前一亮,轻声道:“居然是糟鱼?我喜欢!”
  这句话把二老拉回现实,苏大厨介绍道:“故乡的腊月里,家家户户除腌腊货挂屋外熏晒,当然少不了还要用酒糟糟一坛子鱼,到春节待客时,桌子会多出一道浓酽香醇的风味菜。”
  闻一鸣突然想起什么道:“说到醪糟,我曾经吃过另一道美食,糟猪大肠。因猪大肠自身出油,故格外的腴软丰润。每到春节的饭桌,当我母亲从蒸饭锅里端出一碗粘着白糟渣的红汪汪的猪大肠,你伸筷子夹过一块搁进嘴里,小心别咬掉舌头!”

  众人哈哈大笑,刚才愁苦之情一扫而空,气氛越发融洽,苏大厨水平不低,不但菜肴味道鲜美,还能代表家乡风味,口味清雅,最适合两位老人的口味和健康。
  最后苏大厨送满满一大瓶淡青色酒,刚打开盖,闻一鸣神情微震,好道:“梅子酒!”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这个时节挂在枝头随风摇晃的梅子开始由青变黄,味道也由青涩转向酸甜,正逢江南细雨缠绵的季节。”
  “盛产于家乡湖边东西群山的梅子,以光福邓尉的最为著名,有邓尉梅花甲天下之说,相传香雪海即由此而来。每逢下雨便称之为黄梅天或黄梅雨,偶然走在梅子树下,也许梅子逸出的清香味会浸染雨季里的心情,给人带来丝丝快意。”
  苏大厨给众人满一大杯,闻一鸣喝下,丰腴清爽,饱含汁水,仿佛一口咬下去,酸酸甜甜的味儿会流进心底。

  感叹道:“此酒兼容果酒的温柔缱绻和蒸馏酒的酣畅浓烈,两样风情糅合一体,微酸甜美里透露着一种分外醇厚的质感。因为梅子汁渗透到酒,加糖化的作用,酒在嘴里,有点黏稠,有绵长的回味,又颇有几分女儿家的袅袅清韵。”
  凌天成最喜酒,难得品尝到如此清雅之物,回味道:“江南梅子不是入口的佳果,却是不错的蜜饯的原料,可制作糖渍青梅、奶油话梅、陈皮梅、甘草梅等,还可做成酸梅汁。江南女子都喜欢吃蜜饯梅,所以她们都有些缱绻妩媚的酸甜,真引人向往……”
  众人哄堂大笑,凌君生瞪了儿子一眼,笑骂道:“令人向往?你还有什么歪心思?”
  “不敢!不敢!”

  凌天成赶紧摇头,讨饶道:“一时口误,一时口误,我说的是酒,不是女人!”
  这顿饭吃的惬意,特别是最后的梅子酒,最能化解油腻之物,令人神清气爽,回味无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