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74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只是,我可能需要一点钱,买点礼物过去。”柳香说这样一句话说了半天时间,看起来很难为情。大概是从来没有找王四喜要过钱,所以才会有现在这种状况吧。

  “柳香姐,你需要钱直接拿就是了,不需要和我多说什么的。”王四喜说道。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却把柳香忽略了,王四喜觉得很对不起人家。
  柳香嗯了一声然后答应了下来,王四喜这么信任他,他当然很高兴。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呢?需不需要我开车送你们去啊?”王四喜说道。
  “不需要,距离并不算特别远,不需要你送了。你还是和陈宝怡多温存一会吧。”柳香晃了晃脑袋。
  不自觉的温柔,让王四喜心里面激动了起来,一口吻在了她的脸蛋上,吻了一下然后就分开了。
  之后两个人继续种植着蔬菜,没有多长时间,陈宝怡走了进来,观察了一下下,发现王四喜和柳香并没有什么反常之处然后就出去了。种了大概三千多斤蔬菜,我们才一起走出了大棚。
  左静在这里,显得轻松了许多。她很喜欢小白猫,于是总抱着它。
  几个女人都很靓,作为这里唯一的男性,王四喜有一种躺在万花丛中的感觉。
  吃了饭,王四喜没有事情可以做于是就到院子里面洗起了电动车,洗了一会电动车就干净了,变得就好像新的一样。平常的王四喜并没有这么勤快,只是觉得时间比较难过,想要找些事情来打发时间。

  抬起头看了一眼厨房,发现柳香此刻也和王四喜差不多,洗个碗洗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洗完。
  过了好长时间,陈宝怡才拉着左静走进了房间锁上了门。月儿想要多赖一会,却被柳香叫去洗澡了。
  只有王四喜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手上是电话,看着屏幕亮了起来,王四喜脸上露出了笑容。把门拉上以后,王四喜还是觉得不够安心,因此就爬上了库。
  被子里面,手机屏幕的白光,照得王四喜眼睛很是难受。回忆了一下陈梦瑶的手机号码,然后一个个按了下去,之后心情也开始忐忑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里面传来了一首曲调忧伤的歌曲。

  “多想提起勇气,好好地呵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苦也愿意……”
  这首歌,王四喜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演唱者叫做张雨晴,歌曲名字叫做《春泥》。王四喜知道这个打电话响起来的音乐声叫做彩铃,之前打她电话都只是哒哒的声音,现在变成了这个?难不成和自己有关系?
  电话并没有马上接通,彩铃一直在循环播放着。王四喜有些疑惑,难不成她现在不能够接电话?还是说现在正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
  一秒钟的时间里面,王四喜脑海里面飘过了几百种结果。
  响了好长时间,王四喜打算挂电话了。正打算离开被窝里面,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王四喜按下了接听键。
  “四喜,对不起哈,之前我在餐厅里面吃饭,手机按了静音按了停止震动,不知道你给我打了电话,现在才知道……”陈梦瑶说道。
  “四喜,我想你啊。”她又说道。
  “我同样想你,也想要见到你。”电话这边的王四喜,同样有些思念。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人家说的话,王四喜向来是不信的,然而现在不得不信了。
  “哎,现在我做什么都觉得没有兴趣,于是就请了个病假,在家里面放松两天。”陈梦瑶说道。
  “你身体不舒服了?”王四喜问道。
  陈梦瑶说道,“没有,只是因为见不到你,所以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什么事情都不想做。然而想到和你在一起时做的事情,就很开心很激动。”
  话说到这里王四喜就不想要再说下去了,因为他已经听到诱人的娇yin了。
  “最后,我再……”想要匆匆把这场挑逗结束,电话却滴滴叫了几声,然后黑了下去。糟了?王四喜连忙甩开被子,想要下库到烛光边看看情况。
  却没想到,门已经锁上了,月儿和柳香站在门口,紧紧瞪着王四喜。
  幸好不是陈宝怡,不然的话就糟糕了。
  原来还有些嫌弃这个卫星电话,不过后来转念一想就释然了。这种充电电池本来就是这样,不充电就不能用。给电话充电倒不是最紧要的问题,紧要的问题是如何向月儿和柳香她们两个人解释。
  “柳香姐,月儿,你们洗完了?”王四喜小声说道,刚才自己也算是比较出格了,竟然在电话里面用语言来挑逗陈梦瑶。
  “老师,你在被窝里面做什么呀?为什么说那么多奇怪的话呢?”月儿问道。

  “你都听到了?”王四喜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听到了一小部分。就是因为只有一小部分,所以我才觉得很奇怪……诶,老师,你的身体都不正常了?”月儿说着就伸手按住了王四喜的小腹,王四喜一个激灵,连忙躲开了。
  “月儿,你一个小学生不要问那么多和学业无关的问题,明白吗?四喜和别人打电话说些奇怪的话,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上库睡觉吧,明天还要早点起来呢。”柳香是一个女人,自然知道王四喜说了些什么。给了王四喜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就开始脱衣服了。
  “姐姐,老师,今天你们睡一个被窝行不行啊?你们任何一个和我睡一起,我都很容易醒来。”月儿脱了裤袜然后爬上了库,之后对王四喜和柳香说道。这句话一说出口,王四喜和柳香的脸立马变成了红苹果。月儿只是一个小姑娘,却把这样的事情说得如此平常。让王四喜和柳香,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按照王四喜和柳香商量的,我们是打算等到月儿睡着以后,再悄悄摸摸满足一下彼此的需要。可当月儿大大方方让我们睡在一起之后,我们反而感觉有了束缚。
  话音刚落,月儿就钻进了最里面的被王四喜,把大半张库让给了王四喜和柳香。

  “月儿,你一个人睡在一个被窝里面,不会觉得冷吗?”王四喜问道。
  “不觉得冷啊,反而觉得这样睡很舒服。老师,你们大人一定有自己的需要,不能因为我而影响了。”月儿说道。
  王四喜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好把目光放在了柳香身上,柳香恰好也在这个时候,把目光送了过来。这种事情,给谁来说,都不合适,因此只能选择默认了。
  几分钟以后,王四喜和柳香睡在了一个被窝里面。虽然睡在一起,但是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因为月儿已经知道我们打算做什么了,所以就没有那种想法了。每当有那个想法,就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瞪着我们看一样。
  “柳香姐,我到洗手间去一趟。”说着王四喜就从库上爬了起来。
  柳香同样没有一点睡意。从前,月儿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因此两个人才要偷偷摸摸的。很害怕被发现,却偏偏很喜欢那种感觉……

  可当月儿说出这样的话时,我们就没有任何心思了。因为月儿已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所以一切都变成光明正大了。我们做着那种事情时,往往会想,在月儿面前做着这种事情影响是不是不太好?会不会导致她性格逆向发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