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69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楠扫视了一圈,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对左静说道,“左静呀,你做什么事情,哥哥都会支持你。可是有些事情,你总要给家人一个理由吧。比如你上一次回到家说要给家里面一笔钱,却不愿意交代这笔钱的来历,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对家里人说吗?”
  如王四喜所料,正事来了。
  左静听到了这话,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色不由自主,头就低了下去。
  “究竟是什么事情?”丁校长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于是便问了出来。可丁校长并不知道,他不知不觉之间中了左楠的圈套。因为左楠就是想要借他人之口,把这件事情问个明明白白。王四喜看透了左楠的心里想法,却也并没有说什么,任他发挥着,出了什么事情,等下一一解决就是了。
  “丁校长,是这样的。左静嘛,不是有十岁了么,在大山深处,十岁已经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于是我爸爸就帮左静说了一门亲事,可谁知道她不答应……丁校长您也有学生,也知道把一个女孩养到十岁也不容易,吃吃喝喝加上上课的钱,已经不算少了。”左楠说道。
  陈宝怡皱起了眉头,正打算说什么,可看到王四喜的手放在了她大腿上,她停了下来。
  “作为她的哥哥,我也去了解了一下。在我看来,爸爸给她安排的这门亲事非常好了啊。对方家里面有钱,她嫁过去了之后,必然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想要。拖了一天两天,也一直没有了结……”
  丁校长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原以为这一次回来,她会答应呢。却没有想到她说给家里一笔钱,然后就不要在意她结婚的事情。我爸爸刚开始没答应,毕竟这种事情,又不是小学生的游戏。”左楠颠倒黑白的能力让王四喜相当吃惊,在他的嘴里,他父亲几分钟就成了一个为女儿思考的楷模。
  如果左静没有和王四喜说,王四喜也没有到她家里面去过。那么,王四喜一定会相信左楠的鬼话。
  “我站在她的角度上想了一下,还是劝父亲答应了。毕竟左静也不是小学生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了。只不过,必须要把钱的来历弄清楚。万一是赃款之类的,该怎么办?”
  “好话都说尽了,左静还是不愿意把话说出来。丁校长,你说左静这样做对不对?”左楠问道。
  丁校长说道,“你说得对,确确实实应该让家里人知道钱的来历。左静,你把钱的来历说出来吧?你说出来,大家才放心啊。”
  左静看了看王四喜,然后才说道,“这些钱是四喜给我的。”
  “四喜为什么要给你这么多钱呢?”左楠问道。
  “四喜上一次……送我回家,结果踩到了猎人布置的陷阱伤到了腿,我不想四喜有事,于是,不顾一切跑到周医师那里去买药,幸好有村民骑着拖拉机路过,让我及时买回了药……”左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这套虚假的说辞说完了。
  陈宝怡并没有仔细思考,完完全全相信了,之后一直用眼睛盯着王四喜,那样子就好像是在说,这样大的一件事情,你怎么能够瞒着呢?还有没有把王四喜当你女朋友了?
  见到王四喜一直没有说话,她伸出手给王四喜拧了一下。王四喜心里面有苦说不出,只好把陈宝怡的手握住了。
  “真的是这样吗?”左楠问道。见到王四喜并没有出口否认,他彻彻底底相信了这套虚假的说辞。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又舒展开了。
  “四喜,来,我敬你一杯!左静救了你,说明你们之间很有缘分。作为她的哥哥,和你多喝一杯酒,总没事吧?”他的话让王四喜没有办法拒绝,于是王四喜端起了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左楠一仰脖子,把酒杯里面的果酒倒进了肚子里面。照猫画虎王四喜用同样的方式喝干了酒。刚放下杯子,左楠再一次给王四喜和他的杯子里面倒了酒。
  “四喜,我这辈子从来没有佩服过任何人,你是唯一一个。难得有时间聚在一起,来,我们再喝一杯。”看左楠的态势,似乎是想要灌醉王四喜套王四喜的话了。
  “丁校长,我妹妹在学校里面承蒙你照顾,我敬你一杯,算是表示一下对你的谢意了。”左楠给王四喜敬了酒,又拿起了杯子,对丁校长说了起来。丁校长并没有拒绝,和他喝了起来。
  “陈宝怡,我也敬你一杯,若不是有你们在,左静哪能那么快就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老师呢?”左楠又对陈宝怡敬起了酒。因为想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所以陈宝怡就和他喝了一杯。
  “四喜,丁校长年纪大了一点,酒量只怕不比壮年了。而陈宝怡又是妇道人家,应该并不擅长饮酒。偏偏果酒还剩下许多,不如我们多喝几杯吧。”王四喜说道。
  过了七八分钟,陈宝怡对王四喜说道,“四喜,我不行了,你送我回家,可不可以呀?”她脸红彤彤的好像大苹果,看样子果酒的后劲上来了。
  “陈宝怡,四喜和王四喜哥哥,只怕还要喝一会,你不如随王四喜到后面去休息一下吧。”左静的脸也红了,不过她的眼神却是清明的。看样子,左静对酒津的抵抗能力相当大。
  陈宝怡嗯了一声,然后就和左静往后面走去了。
  “我们继续喝,继续喝。多喝一点,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果酒。”左楠说道。
  “四喜,十三万对于大山人来说,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妹妹救了你没有错,可是……有千两黄金在身,不如让我学会……”左楠开始东扯西扯了。
  “千金在手不如一技随身,意思是有许许多多钱在身上,还不如学会赚钱的本领。”王四喜喝着喝着就有些糊涂了,牙关也没有之前那么紧了。

  “没错没错,我就想要说这样的话。因此,我就想要了解一下四喜究竟是做什么事情的,不知道方不方便说呢?”
  “左楠啊,不是什么事情都应该说出来的,人家……”丁校长听出了点不对,便说道。
  “哎,丁校长,这件事情算什么?我只是好奇四喜的职业罢了。”左楠打断了丁校长的话。
  王四喜脑子虽然糊涂了,但是并没有蠢。小酒瓶的秘密,不能给不熟悉的人知道。因此思考了一下下,便说道,“左静既然救了我,那就是我的恩人。因此不管是多少钱,只要我能够拿出来,都会拿的。”
  “这样啊,我明白了。来,我们继续喝……”左楠说道。
  喝了两杯酒,王四喜感觉自己的身体烧了起来。

  “四喜,你是怎么样认识陈宝怡的啊?”左楠问道。
  “就……就是那样认识的啊。”王四喜说道,“我们在一个学校工作,自然而然就认识了。”
  “那你想好结婚了吗?应该是想好了吧,毕竟像陈宝怡这样的女人,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呀。只是城里人要求都高,听说必须要有房有车才能嫁女儿啊。四喜,你给我妹妹十三万,那你自己该怎么办呢?”
  诡异的话,让王四喜脑子暂时清醒了一些。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并不是所有城市人都要那么多聘礼啊。”
  左楠脸上露出了笑容,“该担心的事情,总是要担心的。我有一个朋友,花了大价钱娶了一个城里姑娘。婚后两年,这个城里姑娘就嫌弃夫家了……”
  左楠说了很多话,可是一句有价值的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